252.第252章 魏墓壁画(一)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秦子骞握住了蒋雅南的手,脑海里开始接受截拳道的格斗技巧,却一点也没有影响他的思路。

    镇宫尉既然有一只是女鬼,那么其他几只也不会是异类,应该都是女鬼。

    魏家占据皇城,从魏修杰的态度上,对鬼怪十分排斥,所以魏家不会安排女鬼来领导族众。

    千年之前,王家建造地下皇城,工程巨大,耗费的时间、人手,留下这让人惊叹的一座城池,为什么要交给明明对他们不屑的魏家手上呢?

    答案一定在那个孙恩的人身上。

    魏修杰的师父、师娘一个姓傅,一个姓尤,并没有孙姓和王姓,可能他处在一个中间的位置,他一心想把地下皇城交给仙官接管,根本没有想过给王家归还。

    王氏集团的术士惧怕魏家族众,这种关系是从千年以前就已经定下的。

    “我们怎么出去?”蒋雅南看着蛇兵的尸体,环顾四周,竟没有一件趁手的兵器,又没有手枪。

    “出去不难,只是出去该怎么办?我们对这里的情况一点也不了解,可能还不如现在小四清楚的多,不搞清这地下皇城的来龙去脉,活活累死,都是糊涂鬼。”秦子骞接口。

    蛇兵像是停止了进攻,好一阵子没攻进来了。

    透过蒋雅南身体,他看到了幽暗墓道里的长明灯。

    “雅南,身上有明火没?”

    蒋雅南上下摸了一遍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扁了嘴巴,这些蛇兵燃点极低,只要点燃一条,就能把墓室两边照的通明,说不定这一路长明灯的两侧石壁会留下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“啪!”蒋雅南拧亮了强光手电。

    “我去。你有手电怎么不早说!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要火,又不是手电。”蒋雅南没好气的回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谢谢。”秦子骞笑着,感激的抱她在怀里,在额头吻了一下,接过手电照在了石壁上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动手动脚,”蒋雅南砸了他后背一拳,“把手电还我!”

    “别别,你看。这里有壁画。”秦子骞揽过她肩膀,把电筒的光圈拧大,光线虽然黯淡了些,但是墙壁上栩栩如生的壁画能够看清了。

    蒋雅南看着眼前的壁画,刚刚看到个身着官服的男人冲着一个书生模样的人下跪,光线就被秦子骞移动,“这个好像不是第一幅。”

    她正要发怒,手却被秦子骞拉动,走到了长明灯的另一边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二男一女?”秦子骞从右至左,握着手电来回闪过比对,蒋雅南哼了一声,从他手上夺了过来,定在右边的第一幅壁画,仔细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这壁画想表达什么意思,一片云纹的石阶上,白衣的女人用剑指着一堆各种表情的人脸中的轻蔑男人,满脸的怒气。

    第二幅,画着一间居室,男人背对女人正在书架上翻找什么东西,而女人站在一口黑缸前,右手伸进了黑缸里。

    第三幅,黑云卷积着一座大殿,殿里摆放着五口棺材,白衣男子正趴在正中的棺材上,看不到脸,只见一头乱发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秦子骞恍然状,“第一幅是说两人仇家,女人上门找男人是非,估计是欠了钱不还,所以男人就到屋子里的书架找私房钱,女人怀疑他把钱藏在水缸里,就去翻找,然后男人没办法,就只好盗墓还债......”

    蒋雅南翻了一眼,壁画上刻着云纹,一定不是他猜测的这种理由,得把另一面墙上的壁画看完才行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对面,看第四幅。

    男人背着一口红色棺材,细长的脸庞带有怒容,高高在上,一手握着宝剑,脚下横七竖八,躺满了尸体。

    “看,没错吧,盗墓归来,别人就来抢他的宝贝,他就杀光了所有人。”秦子骞说道,又朝石像间的缝隙瞅了一眼,蛇兵像是都出了墓,听不到任何声响。

    估计是抓住了陆念琪、程江涛和小四,急着去处理了。

    第五幅,就是第一眼瞧见的那一副,背着棺材的男人端坐,有两人在座下磕头,一人穿着官服,腰胯佩刀,另一个手握折扇,头上戴着纶巾。

    “这你怎么说?”蒋雅南想听听秦子骞又怎么胡说八道。

    “呃——,盗墓的传弟子,不分官阶和平民。”

    “呸!”蒋雅南啐了一口,将手电移到最后一幅,这幅壁画少了半截,剩下的半截是自己滑落的暗道,原本的半幅壁画缩进墙里,没办法看到了。

    剩下半截,露出女人的脸,肩头两边画着黑色的水滴,一个哭诉的男人露出了头,在她腰部的右侧。

    “看,女人还是找到了,所以只能哭着还钱。这女的猛啊!”秦子骞笑道,算是把一个完整的故事兜圆。

    他口里开着玩笑,其实脑海里已经有了些头绪,这最后一幅,画的正是他刚到皇城边时看到的女神石像,那些水滴,就是女神身上自带的。

    倒数第二幅,画着官服跪拜的人,很有可能就是魏修杰。

    这是他的墓,就算有壁画,也应该跟他有关,不过他出现在第五幅,这些画,应该是他师父、师娘的故事。

    魏家的主墓,最高身份的,应该是这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“你胡扯。这里应该是一个完整的故事,肯定不是借钱不还。”蒋雅南说着,又用手电照着第一幅图,“这一男一女,可能有仇怨,女人上门兴师问罪,男人的表情轻蔑,代表完全不放在眼里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眨眨眼,小凡人的想法听听也好,可以拓展自己的思路。

    “就是第二幅,我看不太明白,男人在找什么?女人伸手到黑缸里...跟第四幅的男人趴在棺材上痛哭,完全没有关联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什么痛哭?”秦子骞眼中一亮,指着第三幅说道:“他趴在棺材上,又看不到脸,怎么是痛哭?”

    “他的头发很乱啊,证明就是趴在棺材上哭。”蒋雅南说道。

    秦子骞豁然明朗,“想不到,这里是个爱情故事......”

    他脸上一笑,“其实第二幅和第三幅关联很大,一个是起因,一个是结果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蒋雅南一头雾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