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4.第254章 工匠暗道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秦子骞落到下层,抱着蒋雅南在地上连打几滚,磕得后背生疼,但也卸了下坠之力。本以为这洞口下面会是一条通道,或者是一个巨大的空间,没想到这牌坊砸开的墓道下面,竟然是个狭小的空间,差不多也就五六平米左右的面积。

    空间内狭小,所有壁面上面都刻画着复杂的纹路,看上去色彩斑斓,闪烁着淡金色的光芒。

    小四脱下迷彩外套,把衣服甩了出去,拽起两人胳膊,就冲进了隔壁的墓道岔路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一阵响像是被炸药崩塌,石块崩裂彻底的把这五六平米的长方形墓室掩埋得的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程江涛扑开灰尘,在墓道里走了两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你疯了,用炸药!”秦子骞向小四怒吼。

    “我有什么办法,那蛇兵动作太快,碰到了我身上的手榴弹保险,不把它们全扔掉,现在我们就挂啦!”她穿着防弹背心,扣在身上,胳膊上有一条长长的切口,已经紧急包扎过。

    “我就说准备不充分,念琪姐就压根不听,先下了通道,结果蛇兵就来。不是程道长找出一条生路杀下来,我们现在早就被蛇兵撕碎了!”小四说着,用细长的胳膊抹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“你们不用杀,事实上蛇兵俘虏之后,还要确定你们的身份,陆念琪在,它们就要带她去见镇宫尉。”秦子骞补充着。

    他见灰尘渐渐沉下,靠近了那崩塌的墓室,隐约可见这墓室边上有着色彩斑斓的壁画,看到了一根粗壮的廊柱和房梁,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这墓室上的壁画可能很关键,说不定就是表达蛇兵和女鬼的来历,要不就是地下皇城建造时重要的格局信息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被石块堆满,再也无法看到原貌了。

    就像是命运,越想知道的事情,明明就在面前,也无法得到。魏修杰已经变成了不知名的东西,想要再从他口中知道当年的故事,已经不可能。

    就算是传承下来的魏家人,也不可能转述清楚,所有的故事原貌。

    不过好在,有程江涛和小四在,他们两个身怀道术,对抗女鬼就不用再纠结它们的出处了。

    “小四,下次你缺钱,可以管我要。不用和其他人合作。”秦子骞转过身,走到了三人中间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的确羡慕你们神官的能力,一是想搞清楚地下皇城的秘密,二是王氏集团也给我承诺,能够给我一笔钱,所以......我跟他们合作。事实上我见过的势力,没有比王氏集团更具有实力。跟她们合作,我也清楚王氏集团做法,他们也想搞清魏家的秘密。”小四呼了口气,一路的逃亡可谓九死一生,保密似乎没有那么重要。

    也许下一刻,连命都没了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五只女鬼,原本是王氏集团的术士们渗透到地宫带来的。主要目的就是保护潜伏在皇城的术士安全,同时也可以震慑埋在鼓里的魏家族人,但是在几年前,突然没了术士们的消息。所以王氏集团不止一次的遣派小队来进行调查。只是结果石沉大海。来调查的人也都折在了地宫。”

    程江涛从兜里掏出剩下的两只烟,丢了一只给秦子骞,自己点了一根,对于小四的讲述,他听得很仔细。

    “王家人也对魏家的蛇兵感兴趣,所以想方设法,想弄清这地下皇城隐藏的秘密?”蒋雅南问。

    “也许是,但是他们一点也不急迫,所以我也怀疑,王氏集团也清楚魏家的秘密,只是他们要在地下皇城里找什么东西。”小四说着。

    “没有比长生不死,更令人感觉诱惑。”蒋雅南插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小凡人说的对,他们要找的东西,就在魏修杰的墓里,所以,他们带着女鬼探墓。但是女鬼失控,术士们遭到了反杀。王氏集团的计划也就搁浅。那些女鬼盘桓在此,领导魏家的蛇兵,不愿离开了。就是派更多的人,也都会被女鬼灭掉。”秦子骞回答。

    “长生不老?”小四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程江涛眼睛发亮,想听听秦子骞怎么能扯出这个话题。

    “我在墓里,见到了墓主魏修杰,他活了一阵。”秦子骞抽了口烟,觉得有些上头,不过已经四天没有烟抽的他,觉得很畅快。

    “但,只是活了一阵。至于现在是什么,我也不知道,反正我是不打算去打扰那东西。”

    程江涛低下头,“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通道里同样漆黑一片,什么都看不到。但是此时,他却可以感受到,从墓道传来一阵阴森冰冷的气息,查看附近的石壁,已经完全不太平整,活脱脱像是一个盗洞,坑洼不平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盗墓贼挖的洞么?”蒋雅南摸着石壁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。你看着石块的颜色,起码挖了上千年了,就算是盗洞,也是上千年前的人挖的。”小四说道,“也许是千年前,王家人挖出来的。为的就是挖到魏墓里去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把王氏集团看得太神通广大了。”程江涛踩灭了烟头,“顺着路走吧,一定能见到不少尸骨。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?”秦子骞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古往今来,修建地宫的王侯将相,最怕的就是被人盗掘。除了运用风水和机关术阻止盗墓以外,所有牵扯建造的工匠也往往在建设地宫之后,采取殉葬的方式保留在地宫里。有些工匠聪明,为了保命,会边建筑边挖地道,为的是给自己一条活路。你们看这些石块,在此风蚀已经上了年头,又是在魏墓之下,如果我猜的不错,应该就是工匠给自己留出来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这条路就可以出去了?”秦子骞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不一定,有的地道能挖出去,有的时间仓促无法完成,当然也得包括,挖到一半,就被人发现重新填实的。所以得堵运气。或许,这地道只是离开墓穴挖到地宫里。我们一路闯了整整八层,才到地宫,想要出去,估计很难。”

    “无论这地道去哪,我们也得走走看,就算出不去,重新进了皇城,也离活着近了一步。”蒋雅南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念琪还在它们手上。要是见到镇宫尉,她一定发难。”秦子骞说着,扔了手上烟头,“我们出墓,去给她帮忙,只要杀了五只女鬼,地下皇城,就是我们的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