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5.第255章 暂时困住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到底以小四和程江涛的实力,能不能帮助到陆念琪,秦子骞没有把握,也许反而会帮上倒忙,不过在这闷热而又幽暗压抑的墓道里,凡事都应该往最好的地方去想。

    说不定,陆念琪身手了得,一个人足以应付。

    蒋雅南和小四拧开了强光手电,程江涛走在两人中间,由秦子骞殿后。

    秦子骞正在犹豫,要不要接触一下程江涛去吸收学习他的道术,就听见小四的脚下喀吧一声脆响。

    众人停下,小四低头在潮湿的墓道上看了一眼,那是一个白森森的人类腿骨,可能留在坑道的时间很长,已经深黄而发绿,被小四踩断了。

    程江涛推测的不错,应该越往前走,死尸会越多。出人意料的是,走了近五十步,也没见到一具骸骨。

    “嗯!”在最前的小四突然急停,程江涛差点撞到她的后背,蒋雅南一声惊呼,秦子骞没有放过这个好机会,趁机在她胸前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“扑通!”墓道里传出了一声心跳,一瞬间,秦子骞以为自己的神力恢复,听见人的心跳声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下?”蒋雅南拍下那只捣乱的咸猪手,耳朵里清清楚楚,又听到扑通一声心跳。

    “别动......”程江涛小声告诫了一句,小四额头上冒出了冷汗,慢慢扭过头,不敢发出一点声音,大口的呼吸着,看着如临大敌的程江涛。

    程江涛眼皮不住跳动,一直听闻的传说,如今就在眼前,怎么能不信?

    蒋雅南见两人不说话,也就默数自己看见的绳子,“一、二、三...”一共九条帆布宽绳!

    秦子骞歪了脑袋,瞥开三个人头,向路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阴冷潮湿的墓道不停的滴水,前面一共岔开了两条路线,其中一个洞口,正被什么东西挡住。

    小四的强光手电,打了一束光,正照在那东西的身上轻轻颤抖,光线晃动中,隐约可见到烂成柳絮状的布条之下,白的像是泡沫一样的肉。

    秦子骞眯起眼睛,把蒋雅南轻轻抱住拨到身后,跃过她,上前两步。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!”两声心跳急促的跳动,这次是人人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“别动,别说话......”程江涛把声音压到最低,声音已经紧张的有了颤音。

    秦子骞靠近了些,也就看得更加清楚,小四的手电始终没有乱摆,只是照在那东西的身上,微微摇晃的光芒下,是一具被宽大的帆布绳索紧紧缠缚的一具尸体。

    秦子骞咝地抽了口气,这尸体身上的衣服,已经碎成了烂布条,但是看上去,惨白的身体皮肤仍有弹性,一缕头发垂在贴着白色符纸的胸口,可见毛发健在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......”小四身体不住发抖,冷风吹着,她竟流下斗大的汗珠,“我的腿快麻了......”

    尸体悬挂在岔路的一只洞口,双脚离地,由于小四没有照到它的头,也有可能不是悬挂,而是飘在空中。

    阴冷的墓道,它就暴露在空气里,并未采取任何防腐手段,这又不是沙漠干燥之地,古尸竟保存非常之完好,几乎可以断定,它就是小说里常说的“粽子”了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块白色的粘物落在地下,被蒋雅南拧亮的手电照住。

    “不是说了,别动,别说话吗!”程江涛又压着嗓子说了一句,他慢慢的伸手进兜,不知道小心翼翼在拿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秦子骞看了地上的白色粘物,那是已经泡化的一团糯米。

    糯米、道符、捆尸,就是“粽子”。

    “‘锁僵套’、‘裹僵布’,这东西是被人赶尸后设在墓道的。”程江涛小心翼翼的压着嗓门,见白粽子没有反应,从兜里掏出一把黑线。

    “没有法器,也没枣核钉,小四,你慢慢向后退,记着一定要慢,越慢越好......”程江涛放慢了手上动作,铺开黑线。

    秦子骞知道他是要设法来对付这粽子了,有心想问,却觉得说话不太方便。

    “扑通!扑通!”又是两声心跳,众人听着骨头抽着发凉,小四抬脚,向后退却,程江涛反而上前,左手握住黑线一端,按在了墓壁高处。

    蒋雅南也见过些道士施法,电视里演的也多,但大多都是用红线,这用黑线是什么讲究,她不清楚。想着后退总不是错,也开始学着小四,缓慢抬脚,轻轻朝后下落。

    她拽拽秦子骞的衣袖,示意他也后退。

    秦子骞见小四扭头,从程江涛手中接过黑线,转身过去,也是用线贴在墓壁之上。与程江涛的黑线低了丈许,料想是在布什么阵势,也就乖乖的后退。

    蒋雅南和他都向后退了几步,又听到了“扑通”的心跳声,不过这次似乎不太局促,也只有一声响过,慢慢稳定了一下情绪。

    洞穴里鸦雀无声,程江涛和小四,用黑线相互交替,慢慢的在墓道口“编制”着一张黑线的大网。

    “不是用红线么?”蒋雅南终于按捺不住,问了秦子骞一句。

    “哇——!”尖叫突然想起,伴随着“扑通扑通”的强劲心跳,白粽子算是彻底动了起来,小四尖叫一声,丢了黑线就往回跑。

    程江涛措手不及,最后一根线用了匕首,直接钉死在墓边之上。

    他极快的啐了一口,牙齿叩得哒哒直响,口中念念有词,甩了一张符咒,白粽子呼地一声,被黄符贴中,站在了墓道的黑线前。

    “叮铃铃......”程江涛这才后退,变戏法似的从怀里掏出一只铃铛,不住摇响着后退。

    白粽子听到铃声,也不追赶,就站在墨线前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什么东西?”秦子骞见墨线有效,边后退边问。

    “阴...是具阴尸。程道长,我替你摇铃。”她抹了抹被汗水蛰得发疼的眼珠,紧张的接过程江涛手中作响铃铛,不停摇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什么阴尸?”蒋雅南从前以为,自己见到阿飘阿扑才会害怕,现在知道其实自己怕得很多。

    “十八种尸变,阴尸的怨气最大!”程江涛搓了搓手,“就是在死于怨鬼缠身的人,由于是因为被鬼缠身而死,死亡时其实已经成了厉鬼。不能用木棺下葬,更不能无棺!否则其一接触生气,立刻尸变!”

    他将铃铛摇晃着交给小四,“不管什么样的僵尸,最怕的就是铃铛,这摇铃可万万能停,要是停下,就是墨绳,也困不住它。僵尸进洞,不仅我也再无制它之术,我们都得死!”

    秦子骞眼睛一翻,“怎么你用墨绳,不是杀它,只是暂时困住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