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6.第256章 杀阴尸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杀?”程江涛紧张的从兜里取出朱砂,在地上扑洒,“拿什么杀?我手上一没有法器,二没有糯米,连点民间黑狗血都没有,布下红线,惹恼阴尸,怎么应付?”

    原来他的墨线,只是布阵之用,防护而已,之所以没有用红线,是手上没有称手的法器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蒋雅南问。

    “你说怎么办!让你不要说话,免得阴尸沾染人气活过来,现在我们困在这里,早晚得死!”程江涛见她说话,气得不打一处来,“目前能做到的只是困住它,只是这铃铛也不是紫金大铃,总会损坏,我们找不到法器,就得死在墓道里。要是你能给我找把桃木剑,我才有办法!”

    他听着铃铛和阴尸的心脏不住跳动,也是惶然无措。嘴里继续嘀咕着,“桃木剑...也不行,上手就得紫青剑...对...紫青剑......”

    秦子骞哼了一声,要是阴尸真的扑上来,那里还有时间琢磨用什么法器?程江涛虽然是个道士,但是对付鬼怪的经验,远远不如他偷抢拐骗的本事大,经验还是不足。

    “你们谁有战术刀?”秦子骞想尝试一下。

    虽然没了神力,但是四人之中论起肢解尸体,却没有一个比自己还在行,有了魏修杰传授的迴梦,也使得他的行动更为灵巧,要是肉搏,没有人比他更合适。

    “没有手榴弹了吗?”蒋雅南又问。

    “有了我布阵干嘛!”程江涛有气,见她说话,就立刻挤兑。

    “好了,别吵了,怎么说哥也做过阎王,论实战,我也不致于一招落败吧。”秦子骞说着,从蒋雅南手上接过匕首就冲着恶臭的阴尸走去,“只要铃铛不停,它总是不会动的,对吧。”

    小四面向洞口,闭上眼睛,手里使劲的摇铃,不敢有一丝一毫的懈怠,“谁说它不动的,它只是不越线而已。沾了人气,就开始活,它现在不动,只是节约气力,等我手上的铃铛摇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说它太聪明了?那敢情是吸了我的气。”秦子骞向前缓慢迈着步子,思索着从阴尸身体哪个位置下手。

    阴尸的双眼如涂抹了一层雾气,整个面目晦气深重,直勾勾的看他过来,嘴角斜着张开,露出阴森的獠牙,嘴角深红腥臭的血液,顺着脖子向下滴落。

    蒋雅南捂住了口鼻,这味道远远的闻到,腥臭难闻。程江涛伸手入怀,取了张黄符,咬破手指,写起大悲咒。

    对于阴尸,他实在所知甚少,只是从师父口中听闻,大悲咒贴在阴尸额头,能够镇住一段时候。

    随着秦子骞靠近,阴尸心脏跳动的扑通声也逐渐加快,它终于开始移动,在洞口梭巡数次,始终不敢进来。

    “嘿,你又大,又残忍,不想进来无所谓,伸只手来抓抓我看啊,到底行不行?”秦子骞以前遇鬼,大多都能交谈上几句,面前的虽然是阴尸,总不出有形鬼的一列,正所谓“遣将不如激将”,要是它真的吸了人气,变得聪明,也应该能听懂。

    “阴尸不懂人话!我来帮你!”程江涛手中道符已成,冲了过来,秦子骞看见阴尸嘴角颤动,眯起双眼,谁说不能!

    “给我走得远一点!”他死死盯着墨线前的阴尸,高大的身体挡在墓道中间,把程江涛拦在了身后。

    程江涛心想:“这当口你还逞甚么能,摆甚么阎王的架子?还是贴咒要紧!”一缩脖子,抢向秦子骞左侧,一掌就往他侧脸拍去。

    他不向阴尸出手,却想动自己的地位,秦子骞怒火顿起,右手伸出,一把抓住他的后颈肥肉,向后直抛出去!

    这一抓,是魏修杰迴梦所授,虽然只是一抛,却有了宗师的架势,看得蒋雅南一愣,程江涛已经朝着自己和小四飞撞而来,好似腾云驾雾,急忙推了一把小四,靠在墓壁闪躲。

    一推之下,小四狠狠撞在墓壁上,手上铃铛登时滑出手,吓的一声大叫,急忙扑上急救。

    好在铃铛在空中响动,她在墓道上一滚,顾不得身上疼痛,把小铃铛接起,使劲再度摇起,仓促慌张之间,铃铛的铜舌嗡地作响,随即从铃铛里掉落。

    铃声猛歇,四人头脑都是发热,电光火石的瞬间里,好像听到铜舌落地的声响,都感觉心口嗵地被巨物砸中,就连刚刚落地的程江涛,都忍不住嗯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!”阴尸的嘴巴张大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,巨爪挥舞一把,扯断墨线,踏到了秦子骞的面前。

    秦子骞一刀戳了上去,插进它的脖颈,正要高兴的赞美匕首锋利,胳膊上咔嚓一声,瞬间脱臼,一股巨力袭来,击在腰上,呼地扑到墓壁昏死。

    “呯!”一声枪响,子弹穿过正要扑咬秦子骞的阴尸头部,击出一个血洞,黑色和黄色的脑汁乱流。

    阴尸停下了撕咬的动作,“嗷——”冲着三人一声怒吼!

    “跑!”程江涛反应最快,丢了符咒,刚在地上爬了两步,后背就被猛撞,五脏六腑像是没了位置,胆汁涌了一嘴,想要站起,已经不能。

    小四没有料到,阴尸的速度快得惊人,迅速扭了身体,把手枪对准停下的阴尸,觉得喉咙一热,嘶嘶的血声从脖颈下传来,她低头去瞧,只见脖颈下鲜红一片,还没抬头,阴尸又怒吼一声,“咔”!她的脑袋和身体分了家,无头的脖子上露出白色混血的脊柱,倚靠着墓壁倒下。

    “呯!呯!”小四的手枪还是射出了两发子弹,一颗穿过阴尸的膝盖,擦伤了半蹲在地上拾捡符咒的蒋雅南右手,另一颗穿过阴尸的左脚,在地上弹射,射进了躺在地上程江涛的右边屁股。

    “啪!”用鲜血写成的大悲法符,贴在弯腰捂住膝盖的阴尸额头上,蒋雅南手脚利落,双手并用,握住秦子骞留在阴尸脖颈上的匕首刀柄,咔嚓嚓的卸了它的头!

    “扑通!”阴尸倒地,无头的它算是彻底交代!

    这一切发生的太快,根本没有时间反应,四人中顷刻就没了一个。

    蒋雅南喘着粗气,看着双手被阴尸的污血溅得到处都是,喘着粗气在身上擦抹。

    “别...动!”程江涛艰难的翻身,见她已经在身上擦拭,垂下了无力的手臂。

    “那是尸毒......要命的毒!”他摸着屁股,长长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