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8.第258章 但愿不会游泳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这一照,看得三人面无血色。无数的藤蔓中间,挂着无数的尸体,纵深到洞顶,晃晃手电,四处可见惨白的脚板。

    呜呜的风声,吹得尸体们轻轻摇摆,秦子骞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。

    “扑通。”一声心跳声从洞穴深处传来,更是让三人感觉拔不动脚。

    这下,他明白阴尸都是怎么形成的了。

    “是我们在亮村里见过的,穿着汉服的女人。”蒋雅南回忆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别想那么多,赶紧选一条路逃跑,这里全是阴尸!”程江涛不知道从哪里来了力量,掏出身上一直带着的罗盘,指着右边的墓道,“走这条!”

    在地下不知时差,他仅仅只是看着罗盘定位,但是也比要留下等死的好。

    三人不敢耽搁,弓下身体,就钻进墓道,此时洞里的心跳声已经此彼起伏,扑通通的跳个不停。

    一条阴尸,就已经如此骇人,二三十条的阴尸,简直就是一队无坚不摧的士兵。

    秦子骞在两人身后,不住回头张望,一团黑影已经堵住了墓道的洞口,嗵嗵数响,墓道上边落下的碎石块越来越大,轰隆之声不绝于耳,脚下尽是碎石,一步一滑,落足十分艰难。

    “好在阴尸不擅长弯腰。”秦子骞吃惊着推着蒋雅南的圆屁股,催促她能更快些。

    “它们打洞!”蒋雅南回道,脚下不停的踩到碎石,墓道像是无限被延长,不知道什么地方才到尽头。

    全身所有的力气都用在了奔逃,听着身后嗷嗷的阴尸叫声,秦子骞浑身寒毛直竖。

    猛地跑了六七步,蒋雅南猛地一停。

    “跑啊!怎么不跑!要追上来了!”秦子骞一声大吼。

    蒋雅南靠着墓壁,程江涛回头过来,哭丧着脸,“没路了,再没路可去了。”他像是没了力气,也似乎忽略了屁股上的伤口,瘫软在地。

    秦子骞咬了咬牙,身后的阴尸应该进了墓道,凭它们的“聪明劲儿”,很快就能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电视上那点紧张气氛,跟实际比起,实在差得太远,阴尸的速度极快,脑海里要是没有套路和计策,要挂是分分秒的事儿。

    就算有计策,在几分钟内,要想在封闭的墓道里找出一条生路,根本做不到。

    一群尖啸声猛然在墓道响起,那些玩意儿已经进来了。让秦子骞发自内心的感到一阵恐惧,这感觉就像是迎面遇到一头猛兽,当猛兽对着你大声咆哮时,可能就是这种感受,这是种心理上的无形压力,这种压力,类似于动物们被盯上后,那种彷徨失措的无力感。

    秦子骞平时的讥诮聪明,在这墓道里一点也发挥不出。正皱着眉头,苦思出路,下巴被人托住,扭到另一个方向,一张嘴凑了过来,吻得结结实实!

    “我去,”程江涛见蒋雅南去亲秦子骞,捂住脑门转了头过去,“这个时候你们还搞这个玩意儿。”

    “死就死了吧,秦子骞,我喜欢你!”蒋雅南捧着他的脸,双手已经开始僵硬得失去知觉,在布条的包裹下,想动动手指,都异常艰难。

    秦子骞看着她的这张脸,有一刹那几乎让他忘记了所处的境地,尽管满脸脏污,但她的美丽已经不能用惊艳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就要死在这里么?

    蒋雅南曾见他受过数次伤,但从未有如这次险恶,看他注目凝视,一双星眸闪闪发亮,就直勾勾的看着自己,一颗心似乎要从口腔中跳出来。

    顷刻明白为什么会偏偏对他有了感情,对他又爱又怕,都是因为他足够率性,跟自己内心深处,隐隐相应。

    手上突然被塞了一个坚硬东西,低头去看,是那把只剩一颗子弹的微型手枪。

    “我...”想要说自己手掌坚硬,嘴唇又被秦子骞堵住,程江涛拧头过来,看着两人实在苦不堪言,“你们两个要搞出去搞,有的是酒店宾馆,犯不着在这儿恶心我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和道长在这儿,我去阻拦一下。”秦子骞看着程江涛歉意的笑笑,“老程,你的道咒有用,要是还能写,再多写一点吧。”

    刚才要不是和他扭在一起,使得铃铛损坏,可能小四就不会死。小四的死,他的责任不小。

    “手枪...我不能用!”蒋雅南急着将手枪递给秦子骞,不想僵硬的双手发麻,正巧秦子骞已经扭过身体,这手枪掉在地上,呯地走了火。

    墓道的尖啸声突然一顿,阴尸们可能停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谁中枪了!”秦子骞扭头回来,吼了一嗓子,枪声造成强烈的耳鸣连自己的声音都听不到。

    见两人茫然,估计子弹钻进墓壁,没有弹射。

    几人正在发愣,蒋雅南头顶突然流下一道水柱。程江涛看见水柱,又来了劲儿,“上面,头顶!”

    秦子骞抬头看去,墓道到了这里,的确比前面的更加潮湿,头顶上有水渗透,贴着石壁流淌。

    这一枪开的恰到好处,子弹射入头顶脆弱的石壁,估计上面是水路,要不是手枪走火,谁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注意头顶。

    “雅南你让开。”秦子骞和蒋雅南换过位置,躺在墓道一脚踹上了顶,脚下确实有松动之感,听见墓道尖啸声渐近,他发力连踹。

    轰地一道水流就随着石块碎裂冲下,他闪躲极快,挤到了程江涛身上。见水流如柱倒灌,忍不住狂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蒋雅南被强劲的水流顷刻冲的没了人影,她顺着墓道而下,急得胳膊乱舞,看到石壁上的突起,刚用双手攀住,就听见身边一声恐怖的尖啸,一具阴尸已经到了面前,挥舞着细长的手掌,朝自己拍落。

    一只黑影袭来,踢在阴尸胸口,强大的冲劲使得阴尸退了几步,连着身后的阴尸也倒。

    秦子骞额头被划出一道血口,却也一把将蒋雅南抱住,双腿踩住地上的突起,算是稳住了身体。水流轰地猛灌,料想程江涛没停下求生,始终拓宽出路,水流越来越大,把阴尸群推到了墓口。

    一只、两只......逐渐把墓道口堵的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阴尸没有人那么变通,还能知道在墓道后等候,只是死命困在墓道口不肯被冲出去。

    “雅南,赌吧,赌它们不会游泳。”趴在蒋雅身上的秦子骞吼道。

    蒋雅南点了点头,阴尸被冲走,暂时解了困,现在正在窄小的墓道口,被强大的水流冲击,无形中起到了压力舱门的作用。

    等水注满,就能游上去。

    但愿,它们不会游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