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59.第259章 蛇兵来历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窄小的墓道里不断注水,逐渐水面涨高,秦子骞和蒋雅南调整着位置,一只阴尸也抬起了脚,水压又把它的腿推了回去。

    那股憋闷感再度又至,秦子骞吸了最后一口气,潜入水里,黑暗中,有飘飘渺渺的呼唤声传来,在这墓道里,带起了一片淡淡回音,就像勾魂摄魄一般,让人不由得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不知道身后的阴尸会不会有一两只没了水压,迅速的扑来?

    就算是,也要先学会游泳。

    蒋雅南被他推了一把,开始向墓道深处潜游,秦子骞微微停顿,脚脖子猛地一凉,好像踏进了冰窖,在水中急忙扭身,一只阴尸伸出利爪,缠住了他的脚脖,紧接着整个身体都想上附。

    即使在水中,阴尸模糊的脸孔也狰狞恐怖,张开虚渺的大嘴,不断的把他身体后扯。

    有几只阴尸有样学样离开墓道口,也张开双臂,趴在墓壁之上,一步步的靠近。

    秦子骞大吃一惊,掏出匕首,就朝着脚脖上的阴尸手上扎去,却见阴尸另一只手抓来,深怕被它抓住手臂,也不敢下劲扎了。

    这个档口,他的身体被阴尸扯下了五尺,顷刻就与阴尸面对面!

    咕噜噜的喉咙进水,他口中吐出一串气泡,阴尸不知何物,突然停顿。

    越来越多的阴尸离开墓道口,向他游来,殊不知阴尸贴着墓壁前行,避开了水压,却给压在墓道口的阴尸巨大压力,手脚上越来越重,终于咔嚓一声,生生挤断,身体被挤出洞口,一连几只连贯而出都被水流冲挤压在对面墓壁,高压的水流冲着已经腐烂的五脏六腑。

    墓道的水面立减,水位迅速下降,秦子骞吸到空气,忍不住剧烈呕水咳嗽,抓他脚脖的阴尸毫不客气,张开獠牙,向他头上咬来。

    秦子骞又咳又急,但这剧烈的咳嗽片刻也不能停,除了拼命扯着身体后退,半点反抗能力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哗啦啦”一阵刀响,一把手刀飞至,切断了阴尸手臂,他肩头被人大力拉扯了一把,算是千钧一发,有人从阴尸巨口下夺了他一条命。

    他脑海里迅速植入手刀的技法,不用回头也知道,是陆念琪救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比起他这个“武林高手”,阎王的神力强出太多,杀个把阴尸,不再话下。那阴尸再度扑来,手刀寒光闪过,陆念琪毫不费力,就把面前的阴尸卸成了八块。

    片刻功夫,墓道里水位微微上涨,他被陆念琪拖行,走到了墓道深处。

    “好歹你也是阎王,怎么现在反倒次次让别人来救!”陆念琪见水柱不断灌水,一时也无法冲进水流,只能等着水位上涨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阎君,除了我的仙籍,要不我怎么这么狼狈。”秦子骞又咳了两声,听见墓道里的阴尸尖啸,这个时候,已经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“你被除籍了?”陆念琪吃惊不小。

    秦子骞被除去仙籍,倒不奇怪,他吊儿郎当,迟早都会有这下场,只是自己一路感知,觉得地下有人,纵深了半个皇城,神感不会撒谎。明明是感觉到他在这里,要是他已经没了神力,恢复成了凡人,应该感应不到才对。

    忽地一闪,一只阴尸追到面前,猛觉劲风照着头顶下来,陆念琪知道来势凶猛,挡既不能,避又不可,当下双足一点,身体贴上墓道顶部,躲开了阴尸这一把,只听身后腾的一声大响,泥沙纷落,阴尸这一抓的劲力都蹭上了墓洞石壁,击碎些石块下来。

    她自墓顶落下,抬起就是一脚,阴尸受不起,咚咚的摔了出去。

    再踏实地,墓道的水已经过膝。

    阴尸发出一声怒吼,墓道里隐隐相合,数十只阴尸嗷嗷怪叫着冲来,陆念琪见到阵势,也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么多的阴尸,这三个人是怎么活下来的?

    “阎王遣使复降世,万方皆为鬼哭声。”陆念琪用了阎王帖,与秦子骞的不同,自双脚之下,展开了一张蓝色的圆圈。逐渐扩大,将所有阴尸罩在圆圈之中。

    这一招杀手锏,无往不利,阴尸还未冲到面前,噗噗几声,就四散成片。

    陆念琪收了手刀,“你阎罗的阎王帖更强,其他阎王的,只是辅助,可惜你也没有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算我还是阎罗,这阎王帖也用不了。在虚村的祭坛,我已经用过了。”秦子骞伸手摸了一把额头上的伤口。

    “小四呢?”

    秦子骞低头下去,这个问题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陆念琪神色黯淡,“也对...没有神力,你们根本无法抵挡......能活三个,就已经大造化了。”

    两人看水流慢慢胀满,把墓道的阴尸残肢冲刷回去,知道被水填满还需要更多的时间,索性就在洞里等待。

    “雅南中了尸毒,程江涛屁股受了枪伤,如果不干净医治,也活不下来。”秦子骞对此完全无能为力。

    “五只镇宫尉,我杀了三只,有两只逃出皇城,蛇兵是我们的了,他们两个游到岸边,已经被蛇兵带走医治,应该不会死。原本阎王帖是留给两只镇宫尉的,现在用在这里,估计要除掉那两只十分困难。”

    陆念琪微微一顿,“它们拥有阎王帖的威力,一定吸食过某位阎王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没有吱声,他清楚吸食的是自己的前世,“你是怎么下来的?”

    陆念琪一怔,“说到杀镇宫尉,多亏了一个蛇兵。”她慢慢开始讲述她经历的一切。

    她被蛇兵廷尉带领蛇兵捉住之后,开始一层层的从盈央山顶逐步下行,一路上没有蛇兵滋扰,但是也始终没有见到小四、蒋雅南等人。

    这个地下世界,足以让她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一路古村落,处在风水宜居之地,这是前人的经验与智慧。背贴盈央山、民居面向南方,面域开阔,地下水从村前流过。古村略呈方形,北高南低,村道三纵三横。

    村道向下延伸,遗存着丰富的明代建筑,蛇兵廷尉魏英在身边知无不言,似乎对她并不过分担忧,想来她也无法逃走。索性她问什么,也就回答什么。

    魏英将村落统称“魏家古居”。建于清初的“轩门”和清中期的“百威堂”占据村中,北有上轩屋、百戒堂,南有下轩门,东有魏秦房、小轩门等十余座大院落。

    从百威堂的密道下第一层后,到了二层,又见捉迷藏的鬼孩,蛇兵取出铜镜照射,安全通过,这第二层,也是村落,只是院落不似一层的单房,全是四合院结构的大房院落。

    期间蛇兵穿梭往来,似乎在储备物资,沙沙声不绝,看似极乱,却井而有序,陆念琪看着惊讶,张口便问:“你们生下来就是人身蛇尾么?”

    “不。”廷尉魏英见她问到魏家蛇兵的来历,有些谨慎,“是做手术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