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68章 下地府(四)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一种奇怪的“嗒嗒”声音回荡在这空旷的溶洞中,好像是有人正在以飞快的速度跑向这边似的。

    在右侧,高举着一把血迹斑斑的大砍刀的男子正向他飞奔,身上的衣物早已碎烂,扯着一根根布条,唯有从颈部以下的交领右衽,和头上飘舞的纶巾,依稀能辨别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男人口中含糊不清,说面孔也许并不适合,因为那根本就不能称为“脸”了。在那仿佛被火烧毁而布满疤痕的脸上,耳朵、鼻子、嘴唇都已经被割去,而两个眼珠也已不见所踪,所见之处只剩下了两个黑黑的大洞。

    看他也是虚形,秦子骞忍不住避让。

    呼地一只手抓来,将那男子拖入黑暗。压抑的嘶嘶声中,黑暗中伸出了无数只手掌,在空中挥舞!

    魏修杰!

    秦子骞暗暗叫苦,无论自己选择那条路,都会遇到这些碍路的“大神”。

    无路可避。

    他极快的向石门奔去,那石门在他摇晃之下,从头顶落下一层灰尘,秦子骞感受到的是发霉的泛着湿气的铁锈味。正在怀疑石门是不是含铁,身后的嘶声更近,肩膀上传来火辣辣的灼痛,魂魄就轻飘飘的选择离石门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扭曲得血肉模糊死人脸,带着无数只手臂,从侧面凑上前,哪里还有魏修杰方正的国字脸孔?分明就是一只步入混沌的怪物!

    就像大片里恶心的多肢变异品种,在石门前张牙舞爪。

    “魏修杰!我是秦子骞!给我让开!”他大吼了一声,估计它是再也分辨不出人话了,那血肉模糊的脸逐渐发黑,像是黑色的泥浆,爬满细小的白色虫子,有几只还在不断蠕动,说不出的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“我的时间不多,前辈,求你让让路。”秦子骞见他挡住去路,皱起眉头,再次耽搁又跟第一次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即使自己能活,蒋雅南还是死路一条。

    难道真像阎君所说,人死自然,一切有天定?

    “嗵嗵!”两声,溶洞上崩开两处大洞,日游和花北同时跳下,它们亦有感觉,已经追上来了。

    日游见秦子骞真的去而复返,果真到了皇城地下的石门,心里不少触动,“你又死了一次?”

    她一生之中,没有见过一心求死的人像秦子骞一样炽热,就算是活着时候的感情,也没有到达可以为对方奋力求死的程度。

    “这次不用争了吧,他是我的。”花北说着,搓搓受伤的手,放到嘴边,伸出猩红的舌头舔了舔。

    日游呼了口气,手中锁镰哗啦一响,“你赢了,当然是你的,不过我要问几句话。”

    花北盯着鬼门关的那团黑雾,“老东西,你要跟我争吗?”

    没有回答,黑雾不停缓慢伸展手臂,像是一座安静的门神,就守在石门之前。

    “秦子骞,为了救个女人,值得玩命?真爱吗?”日游不解,秦子骞不缺女人才对,犯不着死在一棵树上。

    “玩啊,我还没碰到她,总不能看着她死吧?”

    “玩?你缺女人吗?从头到脚,你活着都不缺女人,想要填补多少人的空虚都可以,需要为她卖命吗?”日游又问。

    “懒得理你。”他扭过头,“魏修杰,你到底让不让开!”

    蒋雅南的命危在旦夕,他无瑕去回答无关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问完了吧?”花北话一出口,脚下啪地激起气浪,向秦子骞扑去。

    轰地巨响回荡四周,惊天灭地的力量肆虐狂卷,在他落地的一瞬,脚下的石地硬生生踩出一只圆形的大坑,石粒飞溅,竟没能击中闪避的秦子骞。

    他气得咒骂,伸出白森森的指甲,就是一抓。这一把抓的着急,却丝毫不重,但也让秦子骞的魂魄无法承受,像是被他抽走了力气,轻飘飘的落地。

    受损的魂魄像是蓝色的水滴,在地上飘洒。

    “多挨几下吧,我被你折腾的好苦。”花北嘴角勾起残忍的笑容,接着,秦子骞就发现自己的魂魄竟然歪到一边,成了弓形。一只拳头抵在自己的腹部上,那也正是他的身体弯成弓形的原因。

    魂魄的灵光,从嘴角迸出。身不由己的飞退,撞上钟乳石块旁的石壁。从口中喷出的灵魄在空中凝聚成一条蓝色的丝线,仿佛时间静止,悬在半空。

    魂魄的疼痛,比活着的时候来得更加刺激更为长久,感受到那种让人恨不得立刻死去的恶心感,让秦子骞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只是一拳,他就被打的毫无招架之力。深深的嵌在破碎的石块中间,别说是还击,他现在就连把自己的手臂从石块中拔出来的力量,都完全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趁你病,要你命!你知道惹了我是什么下场!如果不是你,我现在早就长成了!会是十二罗帝中最强的!”

    花北抬起刚才轰退秦子骞的左手,看着那青筋遍布的肌肉,笑得狂妄。

    秦子骞用了他的血,差点把还孱弱的他逼死在阳光之下,这笔账得慢慢的算。他从地上跃起,又把秦子骞从石块中间扯出,狠狠的砸向地面。

    嗵!地面的巨坑又深入了不少,一股黑水从里面渗了出来。

    见到有水,花北的眉毛又挑了挑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!”日游突然恍然,“你,你吃了自己的同伴水帝!”怪不得自己跟它完全不在一个层面战斗,原来自己挑战的,是月帝和水帝的双重神力。

    在花北的嘿嘿笑声中,黑水被赋予了生命,捏着秦子骞的魂魄,变成了一条黑色的巨手,箍紧了秦子骞的四肢,逐渐收紧。

    “你会弄死他的”日游话说了一半,突然住口。

    她内心深处喜欢吕博,隐隐就对秦子骞爱屋及乌,何况秦子骞待吕博不薄,加上为了一个女人两次勇闯地府,还是以一个凡人的魂魄身份。单是这份勇气,都令人心生感动。

    花北抬起手,向着秦子骞凌空一压。那黑色的巨手再次收紧了五六厘米。他的魂魄被强大的压迫力挤出了灵魄,身体的各个部分也出现不同程度的破损。如果再不想想办法的话,恐怕他真的要就这样被挤得魂飞魄散!

    嚯!一声沉重的门响吸引了日游和花北的目光,石门在这一刻,露出了一条不大不小的缝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