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3.第273章 蹊跷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秦子骞也没有料到自己神力恢复,直到踹出的这一脚,确确实实已经告诉他,他的神力又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嗵嗵!”几声,酒吧的桌椅被怪力掀动,在刺耳的滋啦声中,扯开了一条出路。在灯泡啪啪的炸裂声中,一条锁镰从黑暗的酒吧仓库里甩了出来,勾住了那劫匪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慕静珊!你干什么!”秦子骞的一声吼,登时把正在有点发痴的慕清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妹妹的名字,从死后就再没有被人叫起。

    “他只是打劫,还没有死!”秦子骞呼叫声中,锁镰慢慢变软,日游带着面具,从黑暗中飘出,见到慕清时,微微一顿。

    在慕清的眼中,只是在众人如临大敌的注视下,仓库的房门吱呀呀地打开了而已。

    “对阎罗大人不敬,也是死有余辜。就算现在没死,再过十几秒,也该断气了。”日游轻轻说着,又撇了姐姐慕清一眼。

    秦子骞呼了口气,这个劫匪也真是不凑巧,赶着自己神力恢复时来打劫,刚才的一脚使了全力,可以说,是自己亲自送下地府的。

    慕静珊虽是敌人,但也有自己的感情,要吕博或是慕清受到伤害,也不会袖手旁观。

    “阎罗大人,无论如何,我现在都是日游。就算不送魂魄下鬼门关,勾魂也是我的职责,我是来向大人表明心迹,从今而后,跟着大人的。”日游盈盈一跪,说明来意。

    “子骞,她杀了薛老师!”叶柔惊呼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!”秦子骞吼了一句。他很清楚慕静珊犯下的过错,但是在地府,总算是留着魏安柒的魂魄,让他救回了蒋雅南。

    一杀一救,两抵了吧。何况,这个日游的身份特殊,留在身边,总比偷偷的受袭要好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有意追随我,就留在我身边吧。”

    多一个得力的下属,就算没有程江涛,拉上毕子晋,两位阎王和一个阴帅,要挖出亮村的秘密,不是易如反掌?

    “你疯了?”叶柔简直不敢相信,他会真的接受日游的请求。

    程江涛在一旁拍拍她的手臂,“让他决定。他是阎罗,惩罚恶魂是他的权利,当然这是阳世,我觉得他开始喜欢为好人追寻正义了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听得清楚,心里微微一颤,却也扭过头,去看程江涛,程江涛无声一笑,“喜欢和蒋雅南一起共事,对吗?”

    这只老狐狸,哪里都门清儿,一堆人里只有属他最聪明老道。

    “准备一下,我们去找毕子晋,去亮村!”秦子骞捏紧拳头,恢复神力,又有了日游,他有了底气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你们在说什么!你们到底什么人!”慕清清脆温软喊叫着,跟当初的蒋雅南一样,她开始混乱了。

    “小慕,给你姐姐好好解释一下,我去找毕子晋。”秦子骞又转过身,刚指到劫匪的身体,程江涛就举起了手,“我知道,我报警。”他很清楚,秦子骞有正事要办,不想劫匪的事耽搁时间。

    众人的目光,再一次聚焦着慢慢移动到慕清的身边,慕清感受到了一股冰冷,但却还是什么都看不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...什么东西?”像是真的看到面前的事物一样,慕清不自信的后退。咯吱一声,撞开了身后价格不菲的不锈钢椅子。

    那种粘着的、冰寒的气息,这个同她在妹妹慕静珊房间里缅怀时一模一样的感觉,已经不是第一次了。

    “她抱着你呢。”程江涛坏笑着吓她。

    “抱着我,什么抱?什么东西?”见众人的目光,慕清头皮发麻,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抱着。

    “你妹妹比较担心会吓着你,她现在是阴帅。”叶柔揽着秦晓佳,捂住了小佳的双眼,“她带着面具,就在你身后。”

    慕清不敢回头看,只是眼里突然出现像是电视机中的模糊斑点,像是黑白默片,一只白乎乎的模糊影子,没有头颅,在面前冲她展平着右臂。

    “别怕,是那个劫匪的魂儿。”左侧哗啦一声锁链响声,慕清突然觉得多了一个人站在身边。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她无法形容自己见到的面具,那瓷白的颜色偏偏配着细长的眉眼,诡异的红唇鲜艳欲滴,咧着诡异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姐。这是日游面具。你别怕,从今而后,妹妹会守护你。”

    声音还是妹妹慕静珊的,只是这幅鬼样子,实在叫她难以接受,关键的是,自己完全听不懂他们口中的“术语”,像是阴帅、日游什么的。

    当啷一声门响,秦子骞已经从酒吧离开。

    凭着对蒋雅南的了解,她没有多久,就会开始满世界的寻找自己。她是那种不到南墙不死心的女人,在她找到自己以前,必须出发。

    他马不停蹄,赶到了警局,刑警张国栋见他恢复神采到来,表现得很热情,不过其他的女警就有些冷淡。尤其是户籍室的刑警小叶,怎么说也有过那么一腿,连自己一眼都不敢瞄,就埋头工作去了。

    直到看着在办公室指手画脚、意气风发的毕子晋,他找到了原因。相比他这个我行我素的小鲜肉,毕子晋的大叔魅力在于成熟和亲近。

    他就像是一只优雅的公孔雀,每一句话都透露着温软,令人如沐春风。

    “子骞。”毕子晋见他到来,显得有些意外。这个时候难道不应该在医院陪着蒋雅南才对么?

    “镜鬼凶杀案有眉目了么?”秦子骞直奔主题。

    “说实话,我去过一次,只是遇到的阴灵太多,折了一个道士,薛队长旧病复发,只能退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们都是通过阴路去的亮村,所以出现在亮村的阴面,尽管得到的信息较多,但实在不好闯到亮村去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从阳面进入。蒋勇找过我,跟我提过亮村的位置,大概是在锦都到周县中间山麓一带。”

    “哦?他去过?”毕子晋闪烁了一下眼神。

    “他在年轻时打听过这个地方,可是没有找到。”秦子骞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毕子晋眼神一冷,似乎想到什么,“他专门找你说的?”

    “啊...是。我刚出医院......”秦子骞说了半截,隐约从毕子晋的提问中觉察出了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......”秦子骞眼光锐利,明白了毕子晋的意思。

    他极具魅力的一笑,“我可没说,那是你老丈人,你自己把握就好了。不管是不是某种利用,那一带确实要去查看一下。”

    他刚出医院,蒋勇就找到了自己,虽说把蒋雅南的事情放在前面向自己询问意见,只是突然就提起亮村,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像是特意的,赶来告诉他亮村的位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