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76.第276章 大手指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谁跟他睡啊,他又不缺。我就是好奇问问。”慕清说着,及时的刹住原本的意念。

    她亦有感知,过于心急,显得轻贱,事实证明这个“及时刹车”,效果是恰到好处的,毕子晋低垂下了头,开始专心吃肉。

    不要说女人难缠,就算是心思缜密的男人,一样不好对付。要拿下秦子骞,得避开这个男人才行。

    她从包里掏出一只烟,叼在嘴上,开始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这么当学生会主席的?”秦子骞翻了白眼,看得出来,她是真把烟往肺里吸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了解我,我也不了解你吧。以前的事,就算了,现在我只想妹妹好好的,跟她一起见见真正的世面。”慕清笑着,盯着手上的烟卷,“我看过一篇报道,每天临睡前抽两根烟,反而能保护嗓子。”

    “胡扯八道。”秦子骞举起酒杯,跟毕子晋轻轻碰了。

    “真的。”慕清抽了一下鼻子,见两人连一瓶啤酒都没喝完,知道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是喝不起来了。

    三人一时无话,各自想着心事,就听见一串警铃响过,两辆警车在狭窄的县城马路上驶过,向着另一个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毕子晋微怔,“日游独自留在酒店,应该没事吧?”

    秦子骞不以为然,撇撇嘴,一脸狭促。

    除了蒋雅南,现在已经没有人能够影响到他,想起蒋雅南此时正和程江涛在一起交谈,一定知晓了自己来亮村的事。

    他不停的眨眼,这个小丫头可千万别搞什么幺蛾子,再像上次一样,火急火燎的赶来。隐约的有些担忧,觉得赶来亮村,有点仓促。这个情绪波动着自己又有些烦躁。

    “回去看看。”毕子晋下了决定。

    一个芝麻大小的小县城,动用两辆警车,去的还是酒店的方向,这让他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“打包,结账。”慕清喊了一嗓子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烤肉摊的老板,手里提溜了两只烤饼,把桌上的剩肉打包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们没有要烤饼。”慕清指着烤饼说着,看着老板光洁明亮的光头脑袋。

    “生意不好,这两个饼送的。”老板嘿嘿笑着,示意这两个饼并不收钱,慕清这才环顾四周,烤肉摊的生意很冷清,除了他们这一桌,只有一对男女在吃喝。

    “生意差劲吗?”她多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最近死人闹得嘛,村口那家酒店,连二连三的死人,死了好几个跑长途的司机了。有人说闹鬼,专门杀外来的人,也有人说是流窜犯跑到这旗岭县城了,反正怎么邪乎怎么说,最近的生意,就惨淡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慕清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最近大手指都来了,说是调查这恶性案件。”烤肉老板手脚麻利,已经把剩肉打包,递给了慕清。

    “大手指?”慕清给老板递了钱。

    “锦都省警队的,是位老干警了,破获过无数大案要案,因为手指比一般人又厚又长,所以被人称为‘大手指’。”毕子晋平淡的说着,这个‘大手指’真名叫吴双。具体是个什么样的人,并没有见过。只是从刑警们兴奋忐忑的提及中,大致有个印象。

    是位神探。

    “早不死晚不死,一定要我们住进酒店才死,也真是够了。”秦子骞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假设刚才的警车就是奔赴案发现场的,无疑就是村口那家刚刚登记入住的酒店。出了命案,少不了要处处盘查,只要一回去,就得接受询问。

    “走吧,回去看看。见见这个‘大手指’长什么样。”毕子晋离开了座位。

    旗岭酒店的大堂内,挤满了住宿的客人,一个个的正在接受警方的询问。日游正站在酒店的二楼,盯着面前这个查看死者的‘大手指’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独特的气息一直吸引着她,有几次他抬头凝视窗口,她甚至有了刹那的错觉,觉得这个英俊的男人能够看见她。

    跟吕博的感觉一样,这个沉默的人也同样书卷气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里发现什么?”低沉的男声传来,慕静珊吓了一跳,以为被他识破,却见毕子晋看着自己,慢慢走近房间。

    原来这一句提问,是毕子晋说的。

    ‘大手指’抬起脸,却还是凝视她的方向,停顿了近两三秒,这才转身,去看毕子晋。

    毕子晋双眼一红,在瞳力下暗暗吃惊,这个‘大手指’果然与众不同,身上透发着浓重的黑褐阴气。

    “你好,我是江州市警局的民事顾问毕子晋,”毕子晋伸出手。

    “秦子骞。”面前的男人没有同他握手,眼光锐利得像只鹰,一眼就认出了秦子骞。

    “你认识我吗?”

    “江州的富豪,谁不认识?你好,我叫吴双。”他伸出手掌,与毕子晋握了握。

    “我们下榻酒店不长时间,这里出了命案?”毕子晋看着床铺上的尸体疑问。

    席梦思白色的床垫上,铺满了血迹,尸体趴在床上,脑袋埋在两只柔软的枕头中间,看不到脸。

    整个后背,肥而多肉,从黝黑的肤色和双脚厚厚的老茧上判断,这个人应该有近四十岁,是位司机。

    “是啊,这个人死了近一天半。是酒店服务员发现的。本来可以发现的更早一些,但是房间门外一直挂着请勿打扰的牌子,所以早上的时候,服务员并没有打扫房间,直到刚才,觉得不对劲,才发现了这人已死。”吴双卸下了手套,“我听说秦先生也是断案的高手,就任江州的民事顾问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毕子晋识趣的朝后靠了靠,这个吴双,对秦子骞的兴趣颇浓。

    “他的脸被人切下了吗?”

    吴双听到秦子骞的提问,双眼一亮,原本冷漠傲然的眼睛里,忽然生出些湛湛精光,一张书卷脸也显得有些兴奋,“秦先生是怎么看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猜的。”秦子骞回答,这个回复更令吴双吃惊不小,只是扫了一眼,就能猜出死者被人切去了脸皮,可见这人的心理学知识超群,观察入微,也是个推理的高手。

    毕子晋就开始偷笑,秦子骞能一眼看出女人穿什么型号的内衣,这个自叹不如。但是论起断案决策,他是外行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是从卫生间走到床上的。”一声清脆的回答,更是吸引了吴双的注意。

    长发飘飘,气质出众的慕清像是一位画报上的模特,让人眼前一亮。

    “这是嫂子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