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0.第280章 隐藏的罗帝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凭着多年的办案经验,吴双清楚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线索来源,急忙问道:“爸,给我讲讲,就算要我走,也让我搞个清楚明白。”

    吴承教一张苦脸,凝视了他半晌,本欲张开的嘴巴又闭紧,从沙发前糟乱的茶几上取了烟盒,点起火的一瞬,像是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“这世界上有鬼,就有除鬼和镇鬼的人,我和你妈认识的时候,她就是其中之一。起初,我小看她的灵感,不相信她能认出我的身份,直到我找她对峙,才知道亮村的她真的能行。”

    “亮村?那是什么村?”

    “亮村就在旗岭县城的东边山麓里,现在应该是座荒村了。那张老照片,就是你小的时候,我在村口照下的。原本亮村不叫这个名字,因为秦姓居多,叫秦家村,只是不知道从那个时候起,突然改成了亮村。全村上下近四百人,是个大村,也有不少大户。”

    吴承教抽了口烟,开始了讲述。

    “全村自古以来,盛产铜镜。据说比现在的玻璃镜面还要纯净,可能也是这个原因,改名叫亮村的吧。如果我不是遇到你母亲,根本不知道,亮村里还有一种奇怪的风俗,那里的人把铜镜叫做‘监’。对月亮有着古怪的崇拜。家家户户,门口都会挂着铜镜和月亮的个个时间段的形态雕塑。”

    “至于‘六祭’,你母亲忌讳莫深,就是到死,也不愿吐露一个字,我之所以知道,源自你母亲的一次梦境,在梦里她大呼小叫,像是躲避什么东西。之后她碎碎的念了一首歌谣,这个内容具体我不得而知,只是听到几个清楚的字句,细思极恐。”

    “提到了什么?”吴双有点焦急。

    “她当时的哼腔我学不来,只是听她隐约唱着,睡吧,睡吧,切了脸,刻入...久远的...六祭乘上小舟,寻回...终之路。坏孩子送到...哪里去。”

    他抽着冷气,停顿了一阵,“你母亲当时唱的非常的长,听起来也十分押韵,只是太含糊不清,能听清的就这几个字,应该是首童谣,告诫小孩不要学坏之类的,不管是什么,我想都是令幼小的孩子持续感受恐怖词语。就好像要是做了坏事,就得像六祭一样,切掉了脸,去找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六祭...是六个人吗?

    吴双展开了想象。切脸这种残忍的做法,听起来完全不像是祭祀,而是像一种责罚,或是某一种奇怪的牺牲。

    可以推论,这六个人有着不同于其他村民的职责和使命,要达到某一种事实的成就。

    “您刚才提到了吴的母亲,她是姓秦...吗?”克莱尔用着很蹩脚的咬字,才说清楚“秦”字的发音。

    “对,她母亲姓秦。”吴承教双眼盯着这个美丽的外国女孩,眼神里充满了赞许。

    “您刚才提过,不相信她能认出我的身份,直到我找她对峙,才知道她真的能行。您是怎么来确定她就能行呢?”克莱尔一句反问,吸引了吴双的注意。

    他对于神鬼的好奇心,从幼小时就已经深深种下,但受到高等教育的他,却产生了排斥。懂事以后,更是对父亲所尊从的不屑一顾。突然听到亮村的古怪祭祀,已经引起了兴趣,忽略了父亲开始说过的话。

    身份?父亲是什么身份呢?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你父亲是天朝人,还是母亲是天朝人?”吴承教眯着双眼,看着克莱尔。她的五官有着混血特征,自己猜测的也**不离十。

    “我母亲是。”克莱尔回答,脸上也浮现出诡秘的笑容。

    吴双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,似乎生命里重要的两个人,都对自己有所隐瞒,“你们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儿啊,信仰不分地域,直到今天,你才遇到第一个该遇到的人。只有我们抱成一团,谁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!”吴承教眼中精光暴射,黑色的瞳孔逐渐的淹没了眼白。

    头顶的灯光突然不规则的闪烁起来,呼地一声,灯泡啪地炸裂了。

    月光照进厅堂,吴双的两臂感到了彻骨的寒意,等他的眼睛在月光下逐渐适应,看着父亲一张发青的脸孔上,双眼已经变成了两只黑洞,身上正腾腾的冒着黑色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你!是什么东西!”他身子一缩,屁股就离开了沙发,右手抓住克莱尔的手臂,又是彻骨冰凉,扭头过去,克莱尔脸上同样泛出诡异的笑容,脸色发青,瞳孔与父亲的一模一样!

    “幻帝,杀了日帝之后,你就一直留在这儿?”克莱尔一反常态,说出吴双听不懂的话来。

    “看来雾帝也吸收了金帝的力量了是吗?”吴承教用着嘶哑的声音回答。

    “实际上,我还弄死了木帝,所以当我看到吴双,就知道早晚会遇到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...你们?”吴双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一切,“你们都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十二罗帝,我们同属神族部将,只是十殿阎王占据地府,我们只能屈居地藏门下,伺机转世。”吴承教解释了一句,“你也不例外,小时候我就已经把风帝的力量,注入你的身体,如果不是你排斥,早就觉醒了!”

    “十二罗帝再也不是以前的十二人了,人多嘴杂,相互辄压,现在只剩幻、冥、雷、雾、火、风六帝,我听说许婧觉醒成为冥帝,已经拉拢了雷、火二帝,我们正好三对三。”克莱尔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见到无常了?”吴承教向克莱尔发问。

    “不,在旗岭酒店里,我见到三个神感强烈的人,一个是带着面具的日游神,剩下两个一个叫毕子晋,还有一个叫秦子骞,可能都是阎王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在说什么!”吴双觉得无形的压力让他根本迈不动脚步,肩膀猛地一沉,被父亲按住。

    “儿啊,听我给你说,千百年来,地府由道家仙官掌管,阎君之下共分十殿阎王,再加上鬼判、钟馗和十位阴帅,统领阴兵。我们是本是佛将,在地藏门下,只是菩萨好心,不争不抢,十殿阎王也就变本加厉迫害我们。逼得我们无路可去。趁着阎王转世,我们也都纷纷上来,假如能在阳世与其一较高下,证明佛法高深,地府应该是我们的!”

    “对!”克莱尔在一旁附和,“十殿阎王都不是好东西,也都相互排斥,我们变得越强,才会有胜算!前几天我遇到月帝花北,筹谋夺取五殿阎罗的命,谁知道他突然消失了,我猜测一定是旗岭酒店里两个阎王同时下的手!就是不知道谁是阎罗。”

    “等一下,亮村又是怎么回事?”吴双额头淌出冷汗,本来只是抱着怀疑的态度,现在居然神叨叨的就成为现实,说什么风雷火的,这种信息量叫他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亮村有一种寻回祭,我当年进到村子,爱上其中一个祭品,也就是你母亲,她能识破我罗帝的身份,仪式失败之后,我就把她救了出来。这是阳世的人搞出的玩意儿,我不清楚真正的意图,但是力量之巨大,确实世所罕见。”

    “黄泉现世吗?”克莱尔身体突然一抖。

    “是。鬼门大开,黄泉现世。”他停顿了一下,仿佛像是回忆当时的情景,情绪瞬间低落下来。

    “有时候,人要更可怕......不能小瞧这阳世祭祀的力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