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82章 暗语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第282章 暗语

    “发什么呆?”

    酒店内,毕子晋和秦子骞同一房间,秦子骞没有吱声,继续吞云吐雾。脑海里是蒋雅南裹紧着被子,忍着疼痛抽动嘴角在被窝里的模样。

    她的脱水症好全了吗?这个时候应该最虚弱。

    毕子晋知道他的症结,也不劝解,他没那个义务提醒秦子骞该珍惜什么。有些东西,得他自己历练体会,无论怎么说,都有可能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“今天那个大手指吴双,气息不太正常。”沉默良久,秦子骞突然冒出了一句,他脑海里像是炸了窝,就像是孙悟空舞着定海神针在随意敲打,索性不去想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有股子阴气。”毕子晋低垂下眼,也点了一只烟,“他的生火不旺,不是八字属阴,就是离死不远。派来办案,也是因为镜鬼事件在旗岭县城蔓延。”

    “不过他好像不清楚锦都前面发生的凶杀,是不是阎君做了手脚?”

    “镜鬼不断的杀人,阎君大人身为江州市长,压力颇大,我估计上面不知道,得尽快找出答案,给她解除麻烦就是了。你去过虚村,是个什么情形?”毕子晋问。

    “无论是虚村,还是我无意闯入的地下皇城,都跟着繁复的祭祀有关,并且这个亮村,似乎也有着不小的关联。逃不开残忍的活人祭仪式。它们就像是紧密契合的齿轮,要达成什么祭祀的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蒋雅南去了地下皇城救你,伙同陆念琪把我困在了事务所,如果不是见到欧若兮,我根本不知道你去了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见了若兮?”秦子骞几乎失声,“她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觉得奇怪,欧若兮为什么不来找自己,而是去找毕子晋。

    “她幻化成残魂,只是一团像极你的黑影,给我讲述你在地下,震惊的不在这个,而是她走之后,我居然发现浴缸里有一只水鬼!差点被你们害死。”

    他长吁一声,“好在我反应快,结果你猜我发现什么?浴缸下直通一所地下医院!”

    “这不奇怪,我在殡仪馆、隔离区也见过地下医院,那是王氏集团的研究设施。说不定,整个江州地底到处都是。”秦子骞回答。

    毕子晋点头,自己得窥了冰山一角,从那地下医院的塌陷处看,应该会四通八达,“王氏集团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秦子骞正要给他讲述四个家族的关系,就听见了咚咚的敲门声。毕子晋走去开了房门,出人意表的,吴双竟然站在门口。

    “吴警官,请进。”

    吴双脸色极为难看,也不吱声,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“赶紧走。”房门关闭的一瞬,他说的极为小声,两人还是听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秦子骞对他的深夜来访,感到意外,更别提这一句莫名其妙的话。

    吴双伸手指着门口,朗声道:“你们是来找亮村的吧?”

    他手臂奇怪的动作没有放下,不停的冲两人眨眼,秦、毕两人登时醒觉:门外有人!

    “看来吴警官知道我们所行。”毕子晋警戒着盯着门口,果然阴气更重。

    “是,被人切割掉脸,来自亮村的一种祭祀仪式,叫寻回祭。”吴双转过身,在酒店的方桌上取了平摊在电视机机顶盒旁的一本空白稿纸,从兜里掏出签字笔,边说边划。

    “寻回祭是什么?”秦子骞看着他把稿纸双手摊举,上面写了七个字:十二罗帝、赶紧走。

    “祭品一共六人,可能都是女子,要参加村庄的古怪仪式,至于这个寻回祭,我也不清楚来历和目的。我只是打听到了不少关于亮村的传说,才来跟大家沟通一下。”

    毕子晋嘴角冷笑,从他手中接过笔和稿纸,也在上面写起来,“我们的确为了亮村而来,吴警官你有什么调查发现?”

    他翻过纸笔,只见他在纸上写着:你是谁?

    神不能泄露身份,这一点无论是地府仙官还是佛家神将都不能对凡人提及,而他写出了十二罗帝,也就是承认自己也不是人。

    “这个寻回祭有一个重要的步骤,那就是切掉脸皮,这个和我们见到的大货司机的死法一样,我调取了监控,从他进酒店到死,房门有人经过,却一直没有人进去。”

    吴双说完,皱紧了眉头,再次接过纸笔,迟疑了一下,还是写了字,嘴巴一直不停,“也就是说,死者在酒店,不可能是被人所杀,我记得秦先生曾经说过,那不是人,也提到了镜子,跟我听到亮村盛产铜镜的信息不谋而合,所以,应该是有不干净的东西,穿过了镜面,直接控制了死者,切掉了他的脸。”

    他再次举起稿纸,风帝两字写得清晰无比。

    秦、毕二人一凛,没有想到,站在面前的竟是十二罗帝中的一位。

    一个月帝花北,只是孩童的身体,就足够令秦子骞忌惮,最后还是仰仗地府,阎罗加身,才把它除去。

    吴双的心思缜密,绝不好应付。

    毕子晋冷眼看了酒店的房门,只怕这个时候动手,门外隐藏的敌人会立刻扑进房间,那浑浊浓重的阴气,不像是只有一位罗帝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风帝吴双表明了身份,只是劝他们离开,可见他不是有意来挑战的。

    很有可能,是受了其他罗帝的胁迫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,在十几天前,锦都和江州的公共场所里发生了匪夷所思的凶杀案件,为了避免公众恐慌,所以并没有公开,很多受害人因此遇害,被镜鬼切掉了脸。我们就是江州成立的专案组,专门到亮村来进行调查。”毕子晋说道。

    吴双伸手指着稿纸上“赶紧走”的字句,“我就说嘛,之前我从未见过这种怪案,你们是打算去亮村看看了?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子骞明白了,他被其他罗帝要挟,是专门来传递亮村的消息的,透露的越多,反而能引起更多的好奇,闯进亮村,九死一生。

    只要守住亮村的出口,就能以逸待劳,一网打尽。

    “咚!”隔壁房间突然传出了一声不大不小的声响,将房间的三人惊出一声冷汗,紧张迅速升温。

    隔壁的段鸿哲一丝不挂,从幽冷的混沌中醒来,看见身旁躺着正在熟睡的蒋雅南,大吃一惊。胳膊狠狠撞在床头,疼得直咧嘴。

    衣服呐?

    除了一条搭在身上片大的毛巾,他没有看到自己的那身行头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会在蒋雅南的床上?

    他慌张的想了想,最后的记忆停留在和慕清喝的一杯酒上,一定是她搞的鬼!他恼怒的用毛巾挡住两腿之间,又取了一只枕头挡住了光溜溜的屁股,蹑手蹑脚逃出房间。

    克莱尔站在秦子骞的房间门前全神贯注,听见隔壁门响,就见一只光溜溜的身体,在她注视之下,钻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