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88.第288章 汉服少女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他的一句话问到了点子上,对于发生过的自然灾害,克莱尔也是刚从吴双的父亲,幻帝吴承教口中得知。

    泥石流经过亮村,碧落天星镜一定是离开了原本存放的位置,再也无法镇压村子里的恶灵。

    正常的泥石流,根据物理作用,都会朝着低洼处肆虐,亮村是在山顶,这样的“泥石流”估计和他在虚村见到“黄泉”喷涌的情形应该差不多。

    所以,并不是村庄受灾,而是“黄泉”是从地底下冒出来的。

    秦子骞坐在毕子晋的车上,看着国道两侧的山路,再行进一段,就会下国道进入地图也没有标示的小路。

    克莱尔的精神委顿,被封住神力的她显得很慵懒,斜着身体靠在路虎的车椅上正在小酣。

    天色渐明,清爽的风透过车窗,冷灌入了车厢,毕子晋关上车窗,才暖和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割掉眼睛,会不会是让祭品丧失对俗世的想念?”慕清也一直在想,到底为什么非要夺取光明不可,“这样,就不会被看见的东西迷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也有可能。”秦子骞接上话茬,祭祀的次序,先“寻回”再进行“镇压”是情理之中,反过来说,“镇压”失败,只能“寻回”也是合乎情理的。

    要是这么看的话,当年的参与者见到了虚村祭祀的失败,归结为自己贸然出现的结果,继而对祭品进行了残忍的戒训,剥夺祭品个体人的属性,做强迫性的牺牲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和老程、雅南进亮村,见过一整队女祭品被提着砍刀的中年男子所杀,最后的动作,就是中年男人杀人之后,切割了死去祭者的眼睛。如果不是惧怕死者死不瞑目的表情,就应该是要求了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讲述了上一次进入阴面亮村的情形,他的思路已经想到了瓶颈,想听听众人的意见,或是一些思考的新方向。

    “要是要求的话,最后那个穿蓑衣的中年男人,也不会被红色丝线所杀。因为这是祭祀的一部分,所以,他一定是犯下了不可描述的过错,所以开始杀人。”慕清提供了一条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搞清楚祭祀的过程和用途,不然永远就是糊涂的。”毕子晋说着,将车驶进了国道边的岔道,开始在石子铺设的上路上颠簸,“坐稳一点,山路一定会越来越窄,到了无法驶进的程度,我们就得步行。”

    毕子晋说完,专心致志的开车,众人开始在视野里寻找荒村的迹象。

    秦子骞回忆起亮村的遭遇,想起了残破的电车停靠点,“注意看看,有没有架设在山间和地上的铁轨。”

    约莫了两小时,山路果然像毕子晋说得那样越来越窄,至于亮村的影子,还是没得见。

    秦子骞有些焦躁,正要发作,段鸿哲哼了一声,“怎么不搞清楚大致的位置,就贸然进山了!”

    “要是问清楚,某些人的猴屁股哪里坐得住,早就做俘虏,还有机会说话?”秦子骞回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“说什么你!”段鸿哲一怒,捏紧了拳头。

    秦子骞凤目圆瞪,“我给你一个道歉的机会。”他双眼一红,不知觉中就用了暗示。

    段鸿哲毫无察觉,说了一声对不起,就缩到旁边的座位,闭上眼睛开始休息。

    “子骞,你的暗示似乎强了。”毕子晋察觉到了这种细微的变化。他并没有听到秦子骞对段鸿哲的要求,段鸿哲却已经照做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瘪三,刚开始想缠着我的苏烟,失败之后,就开始缠着蒋雅南不放,还不是看着阎君是江州市长?”秦子骞回应着,不知为什么,他心里对段鸿哲的不满,就在临界点,随时可以爆发。

    “要是人家真心的呢?”慕清攀了过来,左手架在秦子骞的肩膀,“有时候人是会变的。”

    “扯淡,这种攀附权贵的小人能改变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能变的,我也看不出来,蒋雅南其实在你心里那么重要,能惹得你生那么大的气。”慕清非常识趣的抽了手回去,她心里清楚,秦子骞跟自己还需要一些催化剂,必须得发生些什么,以现在他心里关于自己的比重,还远远不够。

    蓦地,她觉得秦子骞正盯着自己不放,又抬起头,“怎么?我脸上有字?”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”秦子骞拨开她,朝着窗外观看,隐约的看到一座山顶的村庄。

    “子晋,向右边三十度角看,亮村是不是就在哪儿!”

    众人扭了脖子,向他所说的地方看去。

    白雾皑皑,一座村庄在山头上的云雾中若隐若现,能够看到的,应该是一栋非常大的屋子院墙。

    “好像就是亮村吧。”慕静珊说了第一句话。

    毕子晋熄了火,一眼先看到了路边残缺的石头雕像,雕像只剩下了半截腿的身子,孤零零的杵在细长浓密的杂草中间。

    那是雕刻着一双女人的腿,只是长裙的样式看来,像是汉服的下摆,脚尖朝向那山顶的方向,如果雕像完整,应该是面朝着山顶才对。

    “可能就是这里。”他推开车门,下了车。

    咯吱吱的像是一脚踏上了木地板,伴随着咕噜的流水声,四周突然暗了下来。他觉得双脚不稳,猛地回头,路虎车不知去向,自己正站在一间长方形的摇晃房间里。

    水声敲打的木头,这种轻微的摇晃感,就像自己正处在一艘木船。

    他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几乎能够确定,他遇到不干净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不会呀,自己并无冒犯,也是阎王之身,什么鬼怪如此胆大,连自己也不放过?

    眼前的石像已经不在,他皱起眉头,凝神注意着四周的情况,想着自己怎么就着了道。

    向前定神一看,只见秦子骞正在自己面前伸手摸索,他叫了一声,秦子骞并没有理会,他上前去拉,眼看距离越来越近,但他似乎着魔了一般,不仅对眼下诡异的环境视若无睹,更是对他呼唤充耳不闻。更让他大吃一惊的是,在秦子骞的身影上,隐隐约约有着一个穿着白色汉服的少女。

    一张惨白的脸,她漆黑模糊的双眼无助的望着天空,嘴巴干涸的发出声音,脖子上,一双手,正在越扼越紧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