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6.第296章 争吵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子骞?”蒋雅南努力辨认着面前的男人,在这一刻,她同样惊讶万分。她总以为,侥幸逃脱,还是会死在这里,没有料到,居然还能看到念念在兹的他。

    秦子骞想起在虚村的木屋,在那个满是人头的屋子里,他和小四曾经对持,到了亮村,眼前出现的是突然闯入的蒋雅南。

    “我和鸿哲一起进来......”蒋雅南的话,还有“找你”两个字没吐出来,就被秦子骞打断,“跟踪你的那个小跟班?你怎么不和老程在一起?”

    秦子骞本来满怀欣喜,突然没了兴致,“老程道术精湛,他能够保护你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段鸿哲紧跟着就进了祠堂,“哇,你居然没死?”

    秦子骞听见他的公鸭嗓,更觉得生厌,从鼻孔里哼了一声,放下了手上的人皮。

    “好,看来我们活着的胜算更大了。雅南,外边的东西我已经用朱砂和道咒困住,如果你还要在这诡异的房间里寻找的话......”段鸿哲挺了挺胸膛,他本没有说这些话的打算,可是见到秦子骞,心里就像有团火焰,烧得他停不下嘴。

    “你能困住......吹吧,抱住自己小命就不错了。”秦子骞阴阳怪调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呢?还阎罗呢,跟个笑话似的。我真是庆幸,我及时把雅南从罗帝手上救了出来,你呢?还不是困在克莱尔的幻觉里无计可施?雅南,我们走吧,你要找的人活的挺好。”段鸿哲毫不客气,说出自己的不满。

    “你嘴巴给我尊重点,你有什么超能力?道术连个术士都不如,遇到鬼就缩着喊妈,如果不是我,你早就挂在隔离区里当腊肠了!”秦子骞怒火直冲入脑。

    见他上前,蒋雅南拦了一把,段鸿哲嗤笑一声,“你不过就是一个仗着有点神力的流氓、恶棍,雅南不需要跟你这么低俗的人在一起,她需要的是个真正的男人,能配得起她的能力和智慧的人,当她最需要帮助的时候,你和你的神力在哪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个什么货色,敢跟我这么说话!”秦子骞更怒,“你个贼眉鼠眼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够了,你们别吵了,”蒋雅南喊道,“行了,就到此为止,秦子骞,你先走。我和鸿哲一起进来的,我们自己会寻找出去的路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秦子骞不敢相信蒋雅南会忽视自己,“你要和他一起去死吗?他不是当英雄的料!”

    “你也不是。”蒋雅南盯着面前怒气冲冲的男人,“我做了选择,就会一直走到底,但是我既然不是你生命里需要珍惜的人,请你也不要浪费我的时间,我到亮村,是来查清事实的,而我和鸿哲一起,已经成功的进到了祠堂,发现了祭祀相关的一些情况,剩下的我们足够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走吧,便宜你了,外边的东西我都收拾了,还要厚着脸皮跟着我们不成?”段鸿哲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。蒋雅南,有你的,以后你想怎么活,那是你的事,永远跟我无关。”秦子骞心情差到了极点,拉开房门,立刻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以为他会厚着脸皮留下。”段鸿哲走到了蒋雅南的面前,“你看到了,他安然无恙。我们得离开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不,我们得找出真相。”蒋雅南回道,扫视了一下房间四周,“这里和虚村米氏大屋里的房间很像,不过祭祀的不同。这是人皮么?”

    段鸿哲顺着她的目光,看着桌上的人皮,“好像......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了,那些镜鬼就是出去切割人皮,用于这里供奉的。”蒋雅南秀眉拧到一起,“为什么要用人脸供奉?”

    “雅南,还记得刚才我们在走廊里碰见的女鬼吗?它们就没有脸。这是祭祀的一部分。”

    “不,祭祀不会在屋里举行,这个刚才我们已经在古籍祭书里找到了,实际上祭祀举行的地点,在紧挨着亮村的另一座山上。那里才是寻回祭的真正目的地。”

    她沉吟了一下,看见了房间中央的地板。秦子骞跟自己走的道路不同,他是从这里上来的,刚才他手上捧着人皮,应该也有不同的发现,应该跟他沟通一下得到的信息。

    “这里有地道,我们应该下去看看,说不定就知道为什么要割脸了。”段鸿哲在旁边补充。

    房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,秦子骞去而复返,“不能下去!你们要是想死,就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去,你就不能彻底消失?”段鸿哲翻了白眼。

    见两人交恶,蒋雅南呡了嘴巴,“鸿哲,我有些话要问他,给我一点时间成吗?”

    段鸿哲咧着嘴巴,自嘲般的哈口气,“只要你乐意,什么都行。”他走向房间口,狠狠瞪了秦子骞,走到了门外。

    “把门关上。”蒋雅南说着,手指在地板上的扣环,“这下面是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秦子骞带上房门,一脸的晦气,“我真不敢相信,你居然为了这个卑鄙邪恶的话唠赶我离开。你们什么时候站在一边的?”

    “我们没有站一边。”蒋雅南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为了这个跟踪狂过二人世界刚刚赶走我!”秦子骞气不打一处来,“你知不知道,这世间没人能把我赶走!除非我主动。”

    看着他走近,蒋雅南也没了好脾气,“你注意一下自己的情绪,已经开始失控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真相信他能保护你?他能做个屁,他连自己都养不活!你落难有他只能是雪上加霜!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什么落难少女!”蒋雅南驳了回去,“我自己能保护自己,更重要的是,我前面已经问过你了,是你不想跟我一起!实际上是没有你,我也一路找到了这里!证明我自己能行!”

    她转了身过去,觉得心里有些难过。

    “你处理的并不好,你有时候糊涂的根本无法判断!这是实话,我早就想给你说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!”蒋雅南又转过身,“所以你觉得我累赘,不想给我什么责任和承诺,不管我的死活,先选择进村?”

    “不,我选择进村,是因为留在外边没有用,就算我留在外边,也救不回你!与其如此,我必须进亮村!谁知道你跟这个蠢蛋......”

    “他不笨!”

    “你讲不讲理,你凭什么对我这么苛刻?对他呢?他一直跟个搅屎棍的存在你不知道吗?上次你住院差点死掉,他做了什么?你训他了吗?没有!一句没有,现在你为了他就要把我赶走?”

    蒋雅南哼笑一声,嘀咕道:“我的天,你居然吃醋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