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8.第298章 搅屎棍?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所有食物用票供应,是近六十年前的全民粮食定量制度。可见亮村即使再封闭,还是跟外界保持着一定联系。

    只是不管进行什么祭典,都不被外人所知。

    “咚——!”他脚下的木板,不轻不重,传出一声响动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段鸿哲首先惊恐,耳根变得酥麻,双眼死死盯着秦子骞的脚下。

    蒋雅南脸上也变色,“这下面还有什么东西么?”

    “除了毕子晋,再没有了。”秦子骞扭动脑袋,“赶紧走。快点离开。”话这么说,但是他的脚不敢离开木板。

    “哒哒......”牙齿打颤的声音就从他耳边传来,嘭,木板之下,陡然数十只惨白的手臂就穿透上来,攀住了秦子骞的腿。

    “快跑!”

    蒋、段二人这才醒过劲儿,拔起双腿向屋外跑,轰隆的一声响,木板碎裂成片,秦子骞反倒比两人还快,直接撞碎了房门,先摔了出去。狠狠撞在对面的木梁!

    蒋雅南怔了一下,突然觉得身后冰冷,一回头,就见一双如同竹竿般的手,正朝着后背抓来。

    嘭!炸裂的烟雾在她面前扬起,从地下窜出的东西退了几步,黑暗中她看不见物,只看到那怪物的胸膛穿了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“不怕符咒!”段鸿哲咬了牙,用匕首划过左手手腕,手心不知道什么时候,捏了一把生锈的长钉。血溅得那把钉子都是鲜红。

    沉重的黑暗像是一块高大的黑云,乌压压的就扑来。

    “你姥姥的!尝尝血吧!”段鸿哲吼了一句,在大衣里摸出了一把红色的鞭子,这鞭子一甩,啪啪的声音清脆无比,三人精神都是一震。

    他极快的把左手染血的长钉递给蒋雅南,继而挥动了长鞭,手腕上鲜红如注,长鞭挥甩几下,就裹带了不少,“提生染血!”

    他吼了一声拿鞭子往上一撩,溅起血滴,染成了一条线打向了那团黑云!啪的一声,那黑云退了丈许。

    秦子骞站在门口,见他手上有些手段,也赞了一把,忙不辄的把蒋雅南扯出门外。

    “封棺裂骨!”段鸿哲向左踏罡,站稳了脚步,又是一鞭甩出。啪地一声抽着那黑云不退反进,这一下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僵尸,你术士这一套镇不住他,赶紧跑!”秦子骞捏紧了蒋雅南的手,就直往走廊外冲,迎面寒气逼人,一只倒挂在房梁上垂下长发,身着红色汉服的怨灵猛扑下来。

    顾不得犹豫,伸手扯了它的头发,就向祠堂里丢去。

    “鸿哲,鸿哲还在里面。”蒋雅南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救他!”秦子骞吼道,话音刚落,段鸿哲也出了祠堂,在蒋雅南身后推了一把,“快跑!快!”

    秦子骞没有料错,毕子晋无论成了什么东西,遇到什么就消化什么。这红衣怨灵比段鸿哲强,自然在它面前是第一消化的对象,把它丢进去,段鸿哲就被解困。

    “呜——!”强烈的风压挤着木头的房间微微颤动,无数的惨白手臂,挥舞着抓住了门框,嗵嗵心脏的跳动声,夹着嘈杂的惨呼,那一团黑云极快的出现在了门口。

    一个低着头,眼鼻都埋在头发下的高大西装男人,像是无所凭依,飘荡在半空,凝聚在黑云的中央若隐若现,黑云的背后,无数手臂像是极其愤怒,也像是在寻求什么帮助,痛苦的挥舞着。

    蒋雅南回头望了半晌,刚皱起眉头,就被秦子骞扯动,“发什么呆,赶紧跑。”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听着身后毕子晋的嘶吼,蒋雅南竟越跑越慢,段鸿哲甩了一把符咒,但凡寒气过重的角落,都掷去一张。

    听着身后越追越急,他真是懊悔刚才用符咒除了不少怨灵,要是留了几只小的,这个时候用在抵挡,还能微微阻止大东西一把。师父说的不无道理,抓鬼这行当,就得抓大放小。

    “有多少符咒,一把甩了!”秦子骞一声吼。几人闯过走廊,不住辨别着路线,处处可见高高的天花板和圆窗精雕的玄关。这宅邸居然四通八达,看不到出口。

    “我有一颗手榴弹!”段鸿哲吼着,然而被身后的嘶吼声压去了声音,根本没人听到。

    “雅南,从哪里出去?”在秦子骞说话的档口,段鸿哲甩出了身上最后的一把符咒,那黑云暂时停下了追赶。

    一只淡绿色的眼眸中从黑暗中泛起了暴戾之色,嘶吼一声,如一头野兽,凶悍地向微微停下的秦子骞扑来,两只手的指甲如刀子一样锋利,以合抱之势,从左右包抄。

    秦子骞对怨灵这种攻击姿势再熟悉不过,身体半缩,避开了那怨灵的一扑,几乎同时,右手如钩,由下至上,戳向了怨灵的下巴!

    他心中一阵叹息,奈何可惜他的菜刀留在车内,否则这一下,这怨灵的魂魄就要被切割成了两半。不过他来不及过多细想,在捏住怨灵之后,迅速的后甩。

    黑云微微困顿,就不再被道符所困,并没有就此停下,在临近之时,那怨灵惨呼着就扑了过去,立刻被黑暗吞噬!

    秦子骞头皮发麻,这坨大东西离他最近,想要转身逃跑,已经不太可能,一脚踢出,向黑云中的高大男人踢去,顿时只觉如踢上了一台高速奔跑的摩托,论力量,这玩意至少是他神力的三倍!

    这一脚又快又准,一命中便飞快收回,根本不给它抓住的机会,而秦子骞也被反冲之力震得向后倾仰,那黑云的扑击之势也被他踢得顿了一顿!

    利用机会!

    秦子骞的眼眸爆发出强烈的光芒,顾不上说话,狠狠把蒋雅南推了一把。

    扑通!蒋雅南被他甩出了走廊,扑进了大屋。

    段鸿哲眼皮一跳,从怀里掏出一只防步兵手雷,拉了扣环。这是他身上最后一件保留的家底了。

    轰!一声炸响。

    秦子骞只觉黑云扑到了身上,牵引剧烈的刺痛。在黑雾之中,他看见了毕子晋惨白的脸。

    那脸像是挤出一丝笑容,头颅像皮球一样滚在地上,黑色的血液从断颈处流下,泛着血腥气味。而失去了脑袋的身体,像是有了意识和生命,反而从他身上弹起,不住后退,最终挣扎了几下,便无力地软到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子骞脑袋轰响,可也终于卸力,早知道身上多呆几块炸药,也就不用费力的跑了。

    他捏了一旁段鸿哲的手,赞道:“这次你没搅屎棍,弄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一声惨呼。使得他从地上坐起,去看蒋雅南惊恐的脸,却感觉段鸿哲的手异常的轻便,低头去瞧,段鸿哲只留下了一只手掌。小臂跟大臂的关节处,有一截白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