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99.第299章 软柿子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秦子骞一沉。

    段鸿哲死的是他最感意外的一个,这个令他讨厌的跳梁小丑,死得竟比任何一个人都要干脆。更没有想过,原本最认为不应该在脑海留下印象的人,却给了他一场震撼。

    他捏着那残缺的一截手臂,奇怪的悲从中来,鼻子一酸,竟要落泪,像是死了多年好友一般,正慌促间,蒋雅南的手已经伸来,“你发什么呆!赶紧跑!”

    阴气袭来,那团黑云就在眼前,离他不到五公分的距离。

    “这大家伙,不怕炸药,不惧符咒,是不是被炸蒙了?”段鸿哲的声音就在耳侧。秦子骞突然醒觉,那小丑好端端的就在眼前,正扯着蒋雅南的衣角。

    “你...你不是死了?”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。

    “你才死了!”段鸿哲没好气的大叫,他看着秦子骞眼中有了泪光,冷峻的额头紧紧扣紧,几句对答刚落,黑云突然朝着走廊外的庭院飘去。“这东西怎么不捏死你?反而跑了?”他大感奇怪。

    “你们出去等我!”秦子骞眯起双眼,反而推开了蒋雅南的手。

    段鸿哲听见,拽着蒋雅南就跑。

    秦子骞见两人离开,张开瞳力盯着那一坨阴怨的黑云,它的后背全是伸展的手臂,和正面一样无懈可击。

    记得在地下皇城,他见过魏修杰这幅模样,可是那时,只是感觉喘不过气,从未有过幻觉。这玩意儿突然舍近求远的换了目标和方向,那一定是有更强的人缩在暗处偷袭。在生死关头,那人缩在暗处,给了自己一个幻觉,要他死在这怪物手上。

    “子晋,我们一起上!”他瞅见走廊栏杆不过手腕粗细,飞快的踹了一脚,咔嚓响过,一根好好的栏杆已经被他握在手上,算是当了武器。

    黑云呼地穿墙而过,他却使了蛮劲,硬是狠撞木墙,硬是撞出洞去,左眼闪过一只人影,面前是一张苍老而布满皱纹的脸。

    秦子骞手上使劲,就要轮他一棍,不料脚下全是湿滑的淤泥,他冲势又快,身体无法保持平衡,一交坐倒在泥泞之中。

    眼前的大叔嘿嘿一笑,“滚开!”他握着一根短矛,向秦子骞咽喉挑刺。

    吴承教原本想在这里,偷偷给秦子骞致命一击,借怪物之手,解决阎罗,却不想那怪物反倒感觉到了自己的神力,将自己列为了第一目标。

    秦子骞眼见矛尖刺到,手扶地根本没法使力,倘若伸出木条相格,立刻会被他长矛击飞,仓促间也不反应,提着劈裂的木头一尖也向他喉头刺去,这是个同归于尽的打法,虽然这一刺并不迅捷,但部位却妙到巅毫,逼得吴承教不得不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万万不料这个满身泥污的阎罗突然会使出这一招来,情急之下,着地打了个滚,直滚出丈许之外,才得避过,但已惊险万分。顿时狼狈不堪,跃起身来时,头上、脸上、手上、身上,全是泥水淋漓。

    秦子骞稍加思索,觉得除了这么一滚之外,实无其他方法能避开他木头的一刺。

    吴承教脸上羞怒凶狠,连人带矛,向秦子骞直扑过去。秦子骞已从地上站起,只是脚下虚滑,满地淤泥还是无法站稳。但见他突然扑来,生死系于一线之际,脑筋突然清明,魏修杰的刀法中种种繁复神奇的拆法,霎时间尽皆清清楚楚的涌现,看他势如疯虎的拼扑而前,早已看出他招式中的破绽,木尖斜挑,戳向他腹部。

    要是他手上有刀,这一下应该横劈小腹,只是栏杆侧面可没刃口,只能改成斜刺。

    吴承教原想他这一扑,对方如不趋避,就得用木条挡架,不但无法攻击,这一架挡不住他这短矛的重重一拍,非得断为两截不可。因此自己小腹虽是空门,却不必守御。

    谁知道秦子骞不避不格,只是木条斜指,等着他自己将肚腹撞到劈裂的木尖上去。他身体跃起,双足未着地,已然看出自己陷入险境,忙动了矛头往秦子骞的木条上劈斩。秦子骞料到他这变化,右臂轻提,木条提起了丈许,木条尖头一抬,又刺到吴承教胸前。

    吴承教这一矛劈斩,希望和秦子骞矛木相交,便能借势跃避,谁知道对方突然会在这要紧关头耍了花招,他一矛劈空,身子在半空中无可回旋,口中哇哇大叫,直愣愣朝着木条上直撞过去。

    蓬!

    黑乎乎的一坨狠狠撞了他肩头一把,扑的一声响,吴承教撞上一旁的木墙龙雕,那木制龙头从肩胛一穿而过。他虽然受伤,暗叫一声万幸。

    只见黑压压的一片缭绕,数只手臂不断挥舞,也惊得没敢上前。纵使他见识广泛,也没有见过类似的东西。

    黑色的压力又调转了方向,转向秦子骞逼压。

    “毕子晋”已经没有了人的意识,成为这种死而复生的怪物后,只是遵循动物间的守则:捡软柿子欺负。

    秦子骞无可奈何,反手刺出,又指向黑云中“毕子晋”的肚子。似乎又是同归于尽的拼命打法,但他的反手部位奇特,风声又急,黑云不进反散,深怕一根木头刺中自己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保护意识,就跟段鸿哲刚刚拍咒,它会后退;刚刚甩起鞭子,它会后退。但是这种歪刺,最多也就能吓退这东西几次,要是试探过后,不过就是一根木头而已。那“一坨”还是会立刻扑上。

    “哈哈,阎罗,你的帮手改帮我了。”吴承教从最初的吃惊,开始瞧出端倪。

    他挣脱了肩膀刺入的木雕,神力聚集在右手短矛,如风如雷般再次攻来,突然听见秦子骞嘿嘿笑声,还没来得及反应,一股大力又是撞来,这迫人的力量,完全不亚于自己迎面撞上了一辆承载两吨正在疾驰的大卡。

    他像是一只飞出的箭,把木制墙壁钻出一只人形,滚进了另一个房间。

    秦子骞扶着木墙终于站稳,再次看着黑云调转方向,这倒是一个保住性命的好机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