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1.第301章 面如死灰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吴承教突然获救,完全在意料之外,见他在古屋里疾奔,好几次遇到怨灵来抓,都被鬼抓所伤,也触动不少。

    “你放下我吧,不需要你来救。”他来偷袭秦子骞,克莱尔就在附近,即使她是亲儿吴双的女友,也不见她出手相救,反倒是世敌阎王,却没有抛下他独自逃命。

    “老头,你刀法好,别多话,我带你出去。”秦子骞说着脚下不停,知道“毕子晋”没有多久,就会紧逼上来。这个时候绝对不能耽搁。连罗帝和自己不死之身都挡不住,更别说段、蒋两人。

    刚刚踏入大屋,秦子骞一眼就被正堂中的座椅吸引,那座椅像是金器,两侧扶手雕刻着二龙戏珠的形状,看上去栩栩如生,美轮美奂。旁边的几个铜灯台,比较规整的排列两侧,其余的桌椅凌乱不堪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原本是想尽快跑出大屋,却见到价值连城的宝座,他不由得一愣。

    “你身边的小姑娘是个什么?怎么能不陷入我幻觉?”吴承教在后背上疑惑不解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也不知道。”话音刚落,身后响起一阵沉重而雄浑的摩擦声,嗵、嗵、嗵……

    回头一瞧,“毕子晋”那家伙就出现在走廊口。失去胳膊的它浑身是血,还在“滴答、滴答”的不断滴落,再也看不清五官的面貌,只能瞧个人形。

    “阴魂不散!”秦子骞咬牙切齿。

    “还能怎么办,要么它弄死我们,要么我们弄死它。”吴承教的话语中多少带着点无所谓。

    当它咯咯吱吱飘得近些,秦子骞才真正看到它的样子,不是看不清它的五官,而是它五官全被后背半截手臂断口的喷溅的血液盖住,两侧肩峰骨突出在外边,显然是自己想要自断其臂,令手臂重生。

    全身不断滴答的血和模糊不堪的肉混淆在一起,双手双脚的指尖上还露着淡白色的骨头尖,发出痛苦的呻吟声,那声音不大,但却无比的凄惨。

    “跟他拼了。”秦子骞放下吴承教,握紧了手上的短矛。被它不断追赶,已经疲惫不堪,只有想尽办法解决,才有唯一的活路。

    没等他扑去,“毕子晋”已经呼啸着上前,不顾秦子骞急刺,呼地就撞在他的肩头。即使没有手臂,它的速度和力量依然惊人。秦子骞清晰的感觉短矛刺到了它身上的骨骼,那份触感是多年磨练得来,只是这一撞又七荤八素,后背磕在大厅的圆铜柱上,脑袋嗡嗡作响。

    奇怪,明明它的腿骨已经切了一半,按理说应该无法行走才是,怎么追上来的这么快?

    秦子骞看了刚才砍到的位置,可以说,它的腿骨几乎就是轻轻一下的事。

    此时“毕子晋”发出更为凄惨的叫声,越来越大,撞击使得他的双腿更加脆弱,似乎一撞之下,骨头在残肉上错了位,变得一瘸一拐。

    吴承教抓住机会,突然发力,他手脚皆断,这神力全用在狠狠的一撞,愣是做出了凡人根本无法做出的动作,扑了过去,在秦子骞惊呼声中,“毕子晋”的双腿咔嚓一声脆响,终于断裂趴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秦子骞大喜,但是见它后背手臂攀住地面,代为行走,反倒更是迅速,又吸了口凉气,忍不住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唔。”吴承教回过头,一只苍白的鬼手,已经捏住了他的喉咙。他闭上眼睛,等着受死,不料衣领被揪起,睁开双眼,还是秦子骞。

    对于他两次舍命相救,吴承教不知道说什么好了。再回头去看“毕子晋”,一堆手都被刺断了一半,不由得又在心里暗赞秦子骞刀法了得。

    秦子骞本想一矛扎死那怪物,却不料它后背手臂又生,只能作罢,收了短矛闯出大屋,在庭院水榭里绕弯前行,听见黑色的池水咕咕冒泡,怨气极重,水池里泛出绿幽幽的鬼火。

    呜呜的叫声随着池中左右轻轻飘起微晃的怨灵开始在水榭中传递,秦子骞眼皮一扫,满池飘着一具具白的尸体,有的干脆断手断脚,一颗脑袋在水中沉沉浮浮,一条条生了脚的怪蛇动物,在尸体间爬来爬去,噗噗的声响,泛白的泡沫和令人恶心的黏液混在一起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最诡异的地方,就是人人胸口挂着一面雕刻精美的金箔镜子。

    嗤!

    秦子骞肩膀被怨灵扣住,像是被电击中,浑身打颤,他忍痛晃动肩膀,算是摆脱,“放下我吧,你一个走,还有活路。”吴承教冷冷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碧落天星镜吗?”秦子骞不予理会,直入主题。

    “秦家村的上古神镜?那是传说。谁也肯定不了传说的真假。”吴承教脸上冷笑,前有怨灵,后有那怪物,你一路逃命,还有心思去弄清亮村发生了什么?他四肢被怪物折断,不见恢复的迹象,早就置生死度外,亮村搞过什么祭祀,克莱尔去了哪里,他全不在乎。

    反正都是死,只是一刻钟的差别。

    就这问话的时间,两只怨灵又拦住秦子骞的去路,攀住了他的肩膀,都向自己方向拉扯,秦子骞不由得停顿,怨灵速度极快,见秦子骞微顿,一只只呼啸着扑来。

    秦子骞肩膀越来越重,就连后背的吴承教,身上也攀附了几只。

    “死吧,阎罗,你和我黄泉路上作伴,交流一下刀法,倒不寂寞,这亮村,我当年逃出的时候,就没打算活。好在我儿子养大了。”吴承教放弃生念,不停说着丧气话。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对抗沉重的鬼力,秦子骞喘不过气,一声怒吼,身上的三道生火突然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这下更糟!五行不再属阴,怨灵群像是被注入了兴奋剂,一只只疯狂起来。

    吴承教哈哈苦笑,“小子,你五行归位了,这会儿死得更快!”

    秦子骞暗暗叫苦,这个时候,新年伊始,他五行虽然恢复,但阎王帖还不到一年,不但如此,时间顿止也且差一两月,同样无法使用。

    眼见怨灵越聚越多,干着急也无计可施,举步维艰,想要通过这片水域,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!”屋子里一声怒吼,想来“毕子晋”就要追上来。像是时间停滞一样,水榭静谧的风景,月影摇曳。可怨灵在侧,急速追赶而来的风压,都让秦子骞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他艰难的前行一步,沉重的再也走不动了。

    吴承教猛地叫了一声,“蹲下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