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3.第303章 秦达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陡然听到父亲的名字,秦子骞倍感意外。吴承教口中念叨的秦达,究竟是和父亲同名同姓,还是另有其人?

    秦姓其实属于偏姓,要说是凑巧,实在不太可能,也就是说,吴承教认识父亲。

    “你爸不是亮村人吧?”理所当然的,蒋雅南开始了想象。

    秦子骞看着昏死的吴承教,想要知道其中的联系,只有一个办法,能让他恢复,就是赶蒋雅南离开。

    “雅南,你们继续上去吧。我们不能把宝都押在一个地方。如果我的父亲是亮村人,也就证明他经历过亮村的浩劫......你在我们身边,我和他的神力都失去效用......”

    “秦子骞!”段鸿哲吼着站起,“雅南为你出生入死,你有危险,她第一个来找你,这会才让她离开,你到底有没有心!”

    “我和她之间轮不到你来指教!这是我的事,我从一开始,就没打算让她来!是你们自愿来找我的,这世界上听我话的人多了,个个都为我出生入死,我救得了谁?”秦子骞反驳。这个段鸿哲还是令人厌恶至极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别吵,鸿哲,我们上山去亮村,我是个侦探,就是专门来调查事件真相的,既然一切都从祭祀开始,我就必须要清楚祭祀的每一个步骤。子骞,你们回秦家一定小心,在天亮之前,我们在后山前集合。如果你不按时赶到,我和鸿哲会去通宫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脸色坚毅,眼波流转,显得精力充沛,看着秦子骞,“你需要一个敢于突破极限的人,你需要我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一愣,蒋雅南已经从身边擦过,他异常惊异的发现,他对蒋雅南的了解,还少的可怜。这个骨子里倔强不服输的女孩子,已经超出了许多的凡人。她实际上的强韧,已经不能用一般人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她可是丝毫神力都没有的啊!

    “还记得我们上次来亮村时发现的幻觉吧?很有可能是反映上一次祭祀失败的主因,祭品一共六人,被杀了三个,所以力量不足,失败了。”蒋雅南走了两步,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她提供给了秦子骞一个思考方向,示意他从这里去寻求发现。

    秦子骞看得出她有些害怕,这让他有些心神不宁,有那么一刻,就想让她留下,当这样的念头在脑海中出现时,他马上强迫自己打消了它。

    “你还是要离开,好不容易才有了些线索,不能就这样看着吴承教去死,作为一个专业侦探来说,你总不能老是依靠别人吧。”这句话与其说是对着她说的,不如说是秦子骞在劝说自己。

    似乎只有把蒋雅南摆在一个“专业侦探”的位置,才能安心的看她离开。

    看她单薄的站在两颗粗壮的大树中间,秦子骞的心中忽然萌生出一种很奇妙的感觉,好像是和什么东西产生了共鸣一样发出嘈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只是心理作用而已。”他在心理这样安慰着自己,可就在这是,不知从哪儿传来的声音又刺入了他的耳中。

    那不是人类所发出的声音。这声音刚一入耳,就仿佛剧烈地逆向穿梭在神经,令他感到特别不舒服。与此同时,在他视野范围的角落,一个白色的影子迅速飘过。

    普通人听不到的声音,还有不应该看见的影子,这树林深处,也不干净。

    “秦达...是你父亲吗?”吴承教突然说话,不知什么时候又醒来了,“我奉劝你们,在这个地方,最好不要分开的好。在一起的赢面会更大。这里的祭祀,时间已久,我最早赶来,就是因为秦达这个人,他身上有着奇怪的神感,吸引着我到来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骨折不算厉害,还能恢复。”秦子骞试着给他接骨。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要救我?”吴承教苦笑,“我要是恢复,还是会追杀阎王。”

    “就是死,也该弄个明白吧,吴老头,说说那时的事吧,你发现了什么?”秦子骞认为这是最好的切口,他有自信,吴承教会开始讲述他的遭遇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吴承教短暂的叹气,尽管自己所知也是有限,他同样对亮村充满好奇。

    1979年春天,各地开始变更委员会的称谓,改成人民政府,吴承教是接近冬天,到了周县。

    他听说了一个传闻,说是周县的陵园附近,出现了奇怪的僧侣,人人身上生了暗疮,红一块黑一块的像是一种传染疾病。

    作为一个大夫,他有着不同寻常的直觉,隐隐觉得这种情况不能耽搁,早早给医院提交了报告,就和几个同事到实地考证。

    这种机会在当时几乎是难得的,周县周边当时没有通车的几个村庄,他都用脚量了一遍,好在那个时代人心火热,同事们虽然都很辛苦,谁也没有喊累。

    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听到风声,僧侣在调查小组到来的时候,突然销声匿迹。好不容易,他们才在亮村的路上,找到了一个正准备离开的僧人。

    他的肩膀上的的确确,有着一块浮肿的黑色肿块。脸色苍白、满是病容的他不予任何人交谈,无论医学调查小组的同事们怎么想尽办法好言相劝,他就是不说话。更是不允许别人动他肩膀的肿块一下。

    见他有些拳脚功夫,同事们也都没有办法,只能看着他,不许他擅自走开。

    吴承教给他下了一道幻觉,却发觉他不为所动,以致于每次同他说话,和就闭上眼睛,装作听不到。最终没有办法,吴承教作为领队,给公安所写了介绍信,要当地寻求帮助。

    来的竟是一个只有十七岁的少年,他表明了身份,他叫秦达。是附近的亮村人。

    看到秦达之后,吴承教忽然觉得浑身发冷。这个少年身上所散发的气息与常人不同,似乎带有神力,但是,这样的事情有可能发生么?关于罗帝的灵力,他当然没有对任何人说过。更不用说有着敏锐灵力的血统这样的事情,那是绝对不可能让其他人知道的埋藏在心底的秘密。

    秦达嘴角抹起笑容,“寻回去吧。”只是四个字,和突然有了反应,给众人深深鞠了一躬,转身就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