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09.第309章 无巧不成书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女人低垂的长发遮盖了脸庞,在昏厥中轻轻吟唱着一首歌谣,后面的话语呢喃不清,蒋雅南仔细的辨认,再也听不懂她唱着什么。

    歌谣的曲调平缓优美,让人能够卸下疲惫,很像是摇篮曲。“六祭乘上小舟,寻回神官终路……”她重复了一句,脑海里呈现六个汉服女人乘舟的画面,这里没有提到她们的伴侣,不知怎地,身上泛起一阵寒意,按虚村的做法,这些祭品的伴侣都要同时跟祭品一起承受厄运。

    这是仪式祭典的后半段还是开始?

    正在思衬,秦子骞手里横抱着一只鼓鼓囊囊的军用背包,走到身边,“你们猜这客机是哪里的?”他把背包上的标志logo亮给蒋、段两人观看,只见一只雄鹰展翅的logo上,带着一个龙飞凤舞的“王”字。

    王氏集团?

    蒋雅南蹙眉,从开始知晓这个集团,就感觉他们没有做过好事。集团组织庞大,又是四大家族之一。段鸿哲平静的呼了口气,“王氏集团的财力雄厚,各行各业均有涉及,别说拥有客机,就是数十个飞机场也不在话下。”

    “对,譬如什么地下医院什么的。”秦子骞讥讽了他一句。段鸿哲脸上一红,当时他一心一意想跟王氏集团套上近乎,秦子骞话中有话,自己想方设法害他,深怕蒋雅南知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地下医院?”蒋雅南一时没有反映过来。

    “来,喝点水吧,如果你们还有胃口的话,吃点东西。”秦子骞把话岔开,从背包里取了几瓶矿泉,递给两人,“怎么样,这个女人没醒?”

    “她刚才哼唱歌谣,有句奇怪的歌词。”蒋雅南抿了口水,给秦子骞说了那句歌词。

    “伴侣呢?”秦子骞也想到同样的细节,看着面前的女人,他凤眉紧皱,答案似乎能从这个女人身上找到突破,得等她醒来才行。三人边休息,边等待那女人醒转。

    女人脸上虽然没有血色,但是身上有业火,怎么说都是人,又等了一阵,女人醒了。

    “客机上发生了什么?”秦子骞等着心焦,着急的询问。

    女人比较害怕,见身边蒋雅南是个女人,就不自觉的向她身后躲避。

    “你别担心,我们不是坏人,实际上我们不清楚亮村的情况,是来进行调查的。”蒋雅南双手拥着女人,一是了为了防止她逃跑,二是期待她情绪稳定。

    “调查?”女人的神情有些恍惚,见秦子骞注目急忙又低下头。

    “机舱里的人都是怎么死的?”秦子骞又问。女人的头更低,轻轻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秦子骞有些心急,问了半天,三棍子打不出一个屁。

    “是神官杀人么?”蒋雅南换了说法,女人才有所动,抬头凝视,却还是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先吃点东西吧。”秦子骞掏出一根火腿肠,塞到女人手上。

    “吃饱喝足,在天黑之前我们去通宫!”秦子骞故布疑阵,盯着那女人的反应。

    “不!我不去!”女人大叫一声,惊吓的声音都走调,手上的火腿肠掉落在地。

    蒋雅南见有效,也就装了“红脸”,捡起火腿肠边递给她边问:“那你就告诉我们飞机为什么失事和为什么不能去通宫。”

    “是神官......的魂魄,”女人为难的回答,“有人使用了镜子,正好到了亮村的上空,神官们感应到了我...”

    “你叫什么名字?能给我们说说亮村里发生过什么大事吗?”蒋雅南双眼发亮。

    “我...姓秦,但我不能说。”女人的回答登时令秦、蒋感到兴奋,这一切的起始终于快有了一个答案,这女人明显知道亮村的祭祀过程。

    “你边吃边慢慢说,”秦子骞又掏了一根火腿肠给她。女人低头,双手接过,极为恭敬,“谢过仙官大人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一把捏了她骨瘦如柴的手腕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仙官!你见过我么!”

    “三十八年前,您不是见过我么?”女人茫然回答。

    这句回答让三人瞬间沉默了!这个女人竟然是亮村的当事人之一!蒋雅南上下打量,她不过看上去二十多岁,那里有上了年纪的模样?

    “你是祭品还是神官?”秦子骞觉得心脏就堵到了嗓子眼儿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神官,也不是祭品,在亮村,我们是巫。”女人稳了稳情绪,“仙官大人的本事大,以前我就见过,您要是还问我祭典目的,我不会再说一个字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“秦子骞歪了脑袋,极快的给蒋雅南一个眼色,自己低头去捣鼓背包,”那我就不问啦。“

    这事交给她慢慢攻克,先填饱肚子再说。秦子骞开始吃东西。

    蒋雅南努嘴的表情一闪而过,开始琢磨撬开这巫女嘴巴的方法。

    根据《周礼》、《国语》等文献的记载,早在炎黄时期,天朝就已出现了职责为“掌岁时祓除、衅浴。旱暵则舞雩。若王后吊,则与祝前。凡邦之大灾,歌哭而请”的官职,大意就是求雨、为江山社稷祈福之类,任职的女性叫做“巫”,男性则叫“觋”。后来到战国百家争鸣时代,各种言论的冲击下使得巫觋的地位不断衰落,秦朝之后便完全淡出了主要舞台。虽然朝代更迭,祭祀还是存在,但是已经影响不到封建社会的格局。

    这种可怕的活人祭,恐怕早就在亮村根深蒂固,每一任巫女都有着牺牲的使命,死对她们来说,造不成威胁。

    ”你怎么不老?是不是接触过黄泉?那是一种什么液体?“蒋雅南问。

    女人此时已经完全从刚才的慌张中镇定下来,嘴巴紧紧闭着,一字不答。蒋雅南没了招儿,又把目光转到了客机的残骸上。一架大型客机坠毁,可能还会在空中滞留盘旋一段时间,锦都和江州都没有大型机场,偏偏这王氏集团没有标识的客机就在亮村头顶降落,送来一个清楚亮村祭祀过程的巫女,几乎可以说是无巧不成书了。

    目光移到秦子骞的脸上,见他冷漠着正眯缝着双眼,一副疑心颇重的模样。

    他是不是也想到这个了?

    蒋雅南没有吱声,心里所想却和秦子骞不谋而合,秦子骞也是这么想的,但他不信段鸿哲,所以不想说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