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3.第313章 狼群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傅九书是谁?”女人茫然。

    看来这祭品也不是什么都知道,蒋雅南和秦子骞互换眼神,九尘、九书就像是两个亲兄弟的姓名。

    虚村和亮村的关联找到了源头。

    “可能真的是兄弟。”蒋雅南补充。

    “嘘——!你们听。”段鸿哲突然说话,三人不再说话,跟着他嘘声的动作屏住了呼吸,耳朵里除了水流,什么也没有听到。

    “什么呀?”蒋雅南皱眉。

    “太安静了,刚才还有鸟叫。这会什么都没了。”段鸿哲说出了他察觉的异样。秦子骞翻了眉眼,瞳力立刻在发现距离几人不到十米的一个山包上,一排绿幽幽的眼睛正直勾勾盯着他们。

    五只动物,三只挨在一起,两只躲在树后,相隔约近三、四米远。

    “是狼。”蒋雅南回答,这过河的绳索还没着落,偏偏在近傍晚又遇狼群,算是糟透了。就算摆脱了狼群,这河怎么趟过?

    段鸿哲一抖,就想后缩。

    “别动!”蒋雅南一声吼,她自己曲了脊梁,双眼跟野狼僵持,压低了声音,“狼这东西像狗,你越是跑,它追的更起劲。”

    “真是可惜,没有枪!”段鸿哲抽着冷气。

    “有枪也不行,你杀一两头,枪声反而让它们钻进树林,把我们围起,用嚎叫召集狼群跟我们拼命。”

    空气中弥漫过来浓重的血腥味,夹杂着动物皮毛的一种特有的汗臭,熏得人眼皮发酸,一头狼呜呜低吼,呲着牙向前踱了两步。

    蒋雅南手心虚握,慢慢蹲下,“蹲下来,要缓慢...”

    她专心致志,盯着狼群,手心里被人塞了一只匕首,她不敢回头,却也知道,这是秦子骞所为,心头涌起一阵温暖。

    这是她选中的男人,果然一举一动,都贴近心意。

    段鸿哲瞅在眼角,又低下了头,他虽然有大笔财富,也生得风度翩翩,但是论起什么生存经验,跟两人相比,不是一个档次。一场暗中的感情博弈,他早已落入下风。感觉和蒋雅南之间,感情无望,遂一心一意想着方法如何求生,不再纠结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从小养尊处优,从来不懂怎么博取他人欢心,殊不知女人这奇怪的生物,从不是以什么能力来选择心仪的对象,而是一旦喜欢,即使对方草包一个,怂得怕死,也都会飞蛾扑火般,喜欢得不要不要。

    蒋雅南早就对秦子骞动了心思,不然依她的个性,还会给秦子骞要挟车震的机会?

    头狼又凑近了一步,灰褐色的皮毛像是毛孔都乍了起来,蒋雅南额头淌汗,心里开始叫苦,这些狼是饿得久了,誓要夺到食物不可。

    “有吃的么?有多少丢多少。”她说着。秦子骞在一旁已经打开背包,丢出腊肉、火腿。野狼沸腾起来,兴奋得双眼通红,纷纷大吼,撕咬吞咽。

    秦子骞很清楚,这背包的食物就是全丢出去,还不够一头狼塞塞牙缝,吃完了所有食物,还是会扑上来,这残忍的动物,自己除非有把握一瞬间全部杀光,若是有一只漏网,引来狼群,也就不用赶去通宫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没?继续丢!”蒋雅南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只剩饼干了,这背包食物不够它们吃。”说话间,头狼嗷叫一声,猛地后退了两步,这一退,蒋雅南花容失色,这是要进攻的姿势。

    她吼了一声“快跑!”双脚前后站开,象蹲马步一样,立刻拔出匕首。

    “吼——”头狼疾冲,一跃而起,张开獠牙,露出雪白的獠牙和红舌,弯垂着前爪,就扑了上来。几乎同时,身边的两头狼一左一右,像是多年训练有素,也同时低跃,朝着蒋雅南扑来。

    说时迟那时快,秦子骞右手一把扯过蒋雅南,左手不知何时捏起了一块鹅卵石,向头狼的面门掷击!

    “跑!快跑!”他右手神力惊人,这一把拽扯用了十二分力,直接就把蒋雅南甩了二十几米,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段鸿哲缩头就跑,汉服女紧跟在后,顺着水边向北逃去。

    头狼被秦子骞的石块击中,歪着头落地,左右踱步,唧唧叫了两声,远处的两头狼看见,急忙齐声嚎叫!

    又是嘤嘤两声,其他扑上的两头狼,被秦子骞一手一只,捏住了脑袋,咔嚓一声,掐断骨头,狠狠向嚎叫的野狼抛去,他两手上神力惊人,掷出的力量奇大。直接把两头狼砸得几滚,从眼前的视线中消失,不知道滚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头狼闪得极快,顷刻回到了攻击前的位置,既不逃走,也不进攻,呲牙怒吼。

    山间野狼齐声吠叫,像是传递信息,此彼起伏。

    秦子骞皱眉,本打算立刻跳入身后的急流逃脱,又担心沿着河路逃跑的蒋雅南等人逃得太慢,也就放弃。

    这一愣神,头狼身边瞬间多了五头!听到附近的狼嚎声越来越多,秦子骞的呼吸也逐渐变得急促,握紧拳头,身边冷不防就多了一个人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!”蒋雅南去而复返,跟自己并肩而立。

    见她手上并没有匕首,秦子骞明白了段鸿哲和汉服女已经逃离,嘴角微微一笑,“没事,几头狼罢了,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少说大话,惹怒狼群,这些嘴巴同时咬,你能挡多少!”蒋雅南腰部一紧,还是被秦子骞后拽了一步。他宽厚的肩膀,挡住了自己一半视线。

    正要发怒,就听见秦子骞喊道:“先咬我。”

    狼群慢慢聚集,将两人紧紧围住。蒋雅南怕得要死,却还是被他利落的一句感动,就是立刻被狼咬死在这里,也不枉了,“要是挡不住,我们跳水!”

    秦子骞点点头......

    河边路上,段鸿哲和汉服女听着身后的狼嚎,慌不择路,脚下不停,跑了近百米,汉服女的衣裳实在不便,速度立刻慢了下来,段鸿哲惊惧万分,发愁要不要带着汉服女跳入急流。

    “啪!”一声响亮的炮仗,在紧随的狼群中炸响,野狼受惊,纷纷逃窜。

    他惊魂未定,见地面散落红屑,知道这是鞭炮,四下寻找是谁救了自己一命,就见一个穿着蓑衣、年约四十岁的男人手握砍刀,从一颗树后走出。

    “人轩!”汉服女惊喜的叫着,向那人奔去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,是映,映雪么?”男人取下蓑帽,上下打量着汉服女,简直不敢置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