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5.第315章 发现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见她不住发抖,秦子骞把她轻轻搂在怀里,万分感激的说了一声谢谢,并迅速在她的肩膀深吻。

    “别贴这么近乎,”蒋雅南扭动了身躯,倒不是因为反感他的举动,而是他的短发扎在颈部一下,确实很痒。

    “我这人经不起吓,你别拿我做试验品,这样不好玩!”蒋雅南一本正经的伸出右手食指,指着他警告。

    秦子骞笑着捏住她手,不停用指头揉搓她纤细的手,嘴角牵笑,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这幅贱样,能知道才怪。

    蒋雅南抽回手,哼着转身,怕被他牵动情绪,一起笑场。大雨下得虽大,她却感觉不冷了。踏上石阶,哒的一声响,蒋雅南觉得像是走上了远古的道路,心头沉重不少。

    亮村秦家的格局就不小,加上山顶的亮村,现在到了山脚下,还是颇为讲究的石阶、石灯笼,一路上所见的陶罐杂物,随便带出一件,也是古董了。

    她眼里突然见到半截石头,清晰的石刻满是云纹,看上去似乎是什么人腾云驾雾,只是可惜,除了一双靴子,上半截的雕刻已经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“哇,你看这边。”秦子骞呼叫着,上手扯动一条藤蔓,一大把雨水洒下,蒋雅南定睛一瞧,巨大的石头壁上雕刻着身着连襟的汉服女人,双手直立冲外,看上去盛装华贵,微闭着双眼,脸带着微笑,表情慈祥亲近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祭,祭品么?”她皱眉说着,双唇冻得发紫,不住打战。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秦子骞说着,将她揽进怀,他身上的温度异于常人,蒋雅南像是贴在一张直立的电热毯上,也就由着他抱紧,去看石雕。

    “朝圣...么?”大雨滂沱中,石壁的侧面内容,分别刻着上中下三路盘头的女子,站在云纹之中。

    一些瓶瓶罐罐堆在路旁,应该都是旧物。

    秦子骞目光向前,瞳力瞬间就顺着石阶看到了五十米开外的大门,似乎那里的石雕更大,振奋了精神说:“我们顺着路向前,前面还有。”

    后山和亮村的山体相连,并没有明确的分界,应该就是以前面的大门做分界的。从石壁的雕刻上看,在亮村的过去,这里应该是村民要参拜神祗而经过的路,仪式祭品们走的路是另外一条。

    踏过石阶的最后一道,两侧赫然可见两排粗壮的木桩,一直在茂密的树林中延伸到大门,地上散落木板和数不清的瓦片,两人推测这里可能出现过走廊,只是时代久远,已经榻毁。除了石雕,什么都留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,秦家的先祖是个什么样的人?”蒋雅南想不明白,究竟是什么原因,这个古人要带着四位妻子,避世躲在深山中隐居,更是无法想象,究竟是谁来搭建的这些古代建筑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来破案的,不是考古,你管一个古人干什么,也许他就喜欢在深山老林玩滚床单的调调,”秦子骞胡说八道起来,说到兴起双眼猛地一亮,“对,六个祭品都是给他的,挑选一个做大的,用滚床单的方法来决定谁做大虚......这样一来,奸杀就得到解释了,不合意的祭品,就被奸杀。”

    “呸,滚!你就污吧,整天胡扯。”蒋雅南边走边骂。

    “你看,米家的家主是个墙头草,听王氏集团的胡扯,弄出了虚村的悲剧,到了地下皇城,魏修杰干脆就是个太监......”他像是打开了话匣子,说得越来越添油加醋,提到太监突然一顿,“对!我们见到的幻觉里,蓑衣男被红线所杀,证明这个先祖傅九尘也是个太监,所以用红线杀人灭口......”

    “闭嘴!”蒋雅南深知再不阻止,秦子骞一定会言而无尽。透过树林,她好像看到两处金黄的火光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火。”她疑惑说着,脚下缓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是大门前的油桶。”秦子骞收起嬉皮笑脸,瞳力之下,两只油桶立在玄红色的大门主柱两侧,火势烧得正旺。照着大门处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这里渺无人烟,谁会在这里点火?秦子骞环顾四周,祭女的石雕满布,只是不见一个活人。

    “亮村里还有人么?”蒋雅南问,两人已经走到门前,门前的抱鼓石上,立着两具石像,跟寻常鼓子上雕刻石狮不同,须弥座上两侧的鼓心雕刻的莲花上,却立着两个女子。

    一个扭着细腰,左手里握着匕首,在脸面前端详,然石像雕刻已久,面目早就风化脱落,只是这个姿势,有些妖孽。只有石雕内侧,有些红色的漆色。原本的模样应该是穿着红裙。

    另一个则身穿胡服男装,双手捏着铜环,侧身而立,长袖卷在小臂关节,看上去英姿飒爽。

    两人姿态毫无对称,就这么突兀的立在圆鼓上。

    红门两侧修八字墙,原本应该在宅门侧边墙角处安泰山石的位置,立着三具石雕,竟还是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这是个什么摆法?”蒋雅南蹙眉,被秦子骞拉到门前的屋檐下。

    “烤会儿火吧,先暖和一下。”秦子骞说着,又看了三具石雕。

    为首的是个书生打扮的男人,挺着胸膛腰间挎剑,身后分别站着两女,同样的还是不对称,一个使鞭,一个捏着匕首。

    “那汉服女说过,通宫门前就有先祖的雕像,是不是就是这个男人和四位妻子?”秦子骞道,有心想看看先祖长得什么样,去看时才发现那张脸也已经风化,无论傅九尘长得英俊不凡还是歪瓜裂枣,都无法得知了。不过但从丰神俊逸的石雕姿势去看,应该也不太差。

    蒋雅南站在燃烧油桶前,看了几具石像的脚下,“这些石像是被人搬动到这里的,这道门后应该不会是通宫,通宫的位置,应该在山腰或是山顶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对。”秦子骞附和,赞赏她的心细。从石像脚下青砖的划痕痕迹来看,这些石像分明被人搬动过。

    “两种可能,一是亮村的灾难发生,却还有村民幸存至今;二是王氏集团。”蒋雅南做了分析。

    “后者可能性大些。”秦子骞回应,“不过还有第三种可能,就是罗帝。”

    “你在念叨我么?下山了也不知会我一声。”大雨之中,克莱尔和吴双穿着蓑衣,从另一侧树林边上,走到了两人面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