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7.第317章 落款是你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人轩......你变了......”秦映雪黯然。这种恶劣的环境下,注定身不由己。

    “任谁在这片土地,都会改变。既然我比其他懂得多,也就注定我来做所有人的首领,让他们知道谁是老大!”秦人轩说着。

    “你找到‘大虚’的陵寝了么?”秦映雪问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,没有充足的准备,我不会靠近山腰的通宫,不过,我已经提拔了副手,这么多年来,王氏集团派来的人,给我提供了所需要的人力,他们体魄强健,但是心灵脆弱。我训练他们,让他们为我所用!壮大亮村秦家的队伍,草拟法条、创造法典,以供驱使,有了这队伍,信仰大虚,协助我寻找离开的钥匙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的,除非‘大虚’真的不在了,你们才能离开。”秦映雪答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秦人轩伸出左手,掐住了秦映雪的右臂,“你有觉悟做大虚了么?”

    秦映雪见他的头发深褐,压得很低,盖住了额头,英挺的鹰勾鼻子,涂抹了白色的颜料。身材高大修长,显示更多的是轻捷而不是力量。双眼里满是冷漠憎恨,再也没有数十年前的清澈温柔,知道这一切根本无法避免。

    她深呼了一口气,觉得很累,“我会做好准备,要是我做了大虚,你就逃吧。”

    秦人轩满足的放开手臂,多年的筹备,使得他手下的追随大军日渐茁壮,围绕着山腰的通宫,他在山顶已经站稳脚跟,为了弄清楚大虚的秘密,他曾经做过无数尝试,就是为了杜绝失败。

    “准备僧侣,我们要去通宫。”他冲着身边的两个凶徒下达指令,“他跟你一起来的,就做你的伴侣一起去通宫吧,稍待我会为你们举行婚礼。”

    段鸿哲吓得手脚发软,想要拒绝,料他不会,若是自己敢吐露半个不字,只怕血溅当场,脸上一阵白一阵红,就是不敢反抗。现在唯一能做的,就是迅速拉拢秦人轩,只有他,才能收回成命,饶了自己的命。

    “大...王,不,领导,不...”他支吾了半天,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个实际上控制着后山的男人,“去通宫还需要准备,跟我们一起来的,还有神官和罗帝。有一个还是阎罗。”

    秦人轩一愣,“阎罗?”他想起了诸多年前,神官参加仪式后所发生的影响,质问秦映雪,“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阎罗也在,不过好像脑袋有些不清楚,把当年的事情忘了。”秦映雪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你们得抓住一个女人,这个女人是个关键,有她在,所有阎王和罗帝,都会失去不死之身。”段鸿哲迅速出卖着队友。不管这亮村有什么强大的仪式,眼下最关键的是,在这后山上的凶徒,彻底都丧失理智,他要活下去,活着到文明世界去。

    只要说服了秦人轩,就能控制情势,必须让他看到两人携手合作会带来多么可观的利益。

    “叫我人轩。”秦人轩伸手挥开扣住他肩膀的随从,让他们押着秦映雪休息去了,“你说说看。”

    段鸿哲舔舔嘴唇,能不能活下去,就看自己的能耐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在山下门前等待,等到的却是慕清和慕静珊两人,出乎意料的是,两人竟然带着盒饭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人质,生活似乎不错?”秦子骞在心里暗骂,老子出生入死,你们吃香喝辣。

    慕清苦笑,“我还是学生,需要长身体,这几天我都没饿着,那个叫吴双的哥哥对我挺好。”

    慕静珊笑笑不做声,飘忽的她四周查看环境,她们这次来,阎君周晴的交代不能忘,想尽办法,要拆散秦、蒋两人,现在情势逼人,正好给予了机会。

    慕清把盒饭递给秦子骞,“这是吴双要我带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她脸上笑得灿烂,实际恨不得秦子骞就死在当下,省了自己还要勾引他的工夫,看着秦子骞狼吞虎咽的吃饭,她产生了极大的厌恶。

    这个弄坏自己裙子,在生日爽约的男人,实在让她无法多去喜欢一点。

    “毕子晋呢?”慕静珊问,她偷了面具,对毕子晋有些畏惧,见他没有随行,以为他先走一步。

    秦子骞扒着饭,没有回答。最难交代的不是她,而是叶柔。

    “跟你说说罗帝们的发现吧,我偷听了不少......”慕清话没说完,秦子骞头也没抬的回了一句,“你走,这里不适合你。”

    亮村的险恶,自己领略到了一些,这冰山一角中,所谓的“大虚”根本没有出现过。单是镜鬼切割人脸的手段,就足够触目惊心,加上不能触碰的黄泉,任何一具凡人躯体,在这里都会被其湮没。

    “是的,姐姐,门后阴气很重。这后山到山腰,恐怕都不正常。”日游回话中,已经掏出锁镰。

    她透过残破的房梁,觉得似乎有什么东西。锁镰甩出轻轻勾下,竟是一本厚重的人皮书,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秦子骞将饭盒丢进燃烧的油桶,“给我瞅瞅。”

    人皮书上褶皱斑斑,但是字体还算能够辨认,“什么......什么之书?”他抢过翻阅,只见书里字体潦草,用的是草书。简单的一二还都认识,只是稍有繁杂的笔迹,就无法辨认。

    “导魂之书。”慕清在一旁回答,“看来我不能走,你们也需要我。别忘了,我除了学生会主席,家里可是做生意的,我们家的账本,就用草书。”

    “写得什么?”秦子骞把书递给她。

    地下皇城里有一本镇魂之书,亮村这里发现一本导魂之书,不知道是不是有什么关联。

    “每人经过的最初之所,也是每人拥有的共同终点,此谓‘零域’。明明一切都将终结了,祭巫归位,僧俗伴随,庆典也准时进行,为什么还是失败?让我无法得到大虚的力量。不过,现在想起来,造成失败的,或许并不是仪式本身的问题。这次的黄泉喷涌规模将比以前来得更大,更绚烂。就将要涌到这里了,至少在那之前,我希望能享受这份闲适......”

    慕清念了扉页,突然不再继续,而是停下来,去看秦子骞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怎么停下了?”秦子骞急问。

    “扉页的落款,是秦子骞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