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18.第318章 山上还有活人?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你来过?”慕静珊飘到了秦子骞身边。

    这点秦子骞一点也不奇怪,前世到过这个地方,这段话,说明了当时前世在亮村的仪式中,起了反作用。他想要得到大虚的力量,但是没有得逞。

    “后面还写了什么?”秦子骞又问。

    慕清咦了一声,但是手上一点没停,连着翻了好几页。几乎不可置信的,又看看书皮,“这书名叫导魂之书,实际上一点关于仪式的内容没有交代。”

    她顿了一顿,继续念着书上的内容,“发现陵寝不久,鬼就出现了。一开始所有灯光全部熄灭,然后就是尖叫,直到现在还回荡在我耳边,他们身上的衣服,就像是古代军队的盔甲,用着古老的兵刃。枪声、尖叫声、鲜血融合在一起,根本没办法阻止它们,突然就静默消失无踪......”

    慕清走近了油桶,字迹的模糊,也让她需要光线仔细查看,“它们为什么不把我们赶尽杀绝?祭父大人要我们向山腰挺近,目标是山腰的寺院,我们只能跟随鬼的脚步,每个人必须这么做,如果我们不去尝试,就根本别想离开这儿......”

    “但,我们都走向死亡。”她翻了几页,连着全是空白,啪地合上。

    “这就完了?没别的?”秦子骞问。这更像是一个完全不清楚状况的愣头青留下的字句,根本和导魂之书扯不上半点边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你看着人皮书的边缘,有缝合的痕迹,一定是原书被人扯烂,把书页重新装订的。内容和扉页,不是同一个人写的。”慕清分析道。

    “他把原本导魂之书的书皮割下,缝到自己的日记本上?为什么?”慕静珊不明白。

    “觉得好看,或是酷。”秦子骞除了想到显摆,想不出答案,很明显的,这留下日记的人早已经不在人世,而之后,被自己的前世拿到,这才留下扉页上的留言。

    单是随意搁置在门框上,说明这东西没有什么重要。

    秦子骞陷入沉思,扉页上前世留下的话,让他感到疑惑。他的话里说,仪式还是失败,并把问题归结为可能不是仪式的原因。由此可见,论仪式的准备条件,现下肯定不如前世经历的那一场齐全。什么祭品、僧侣,在当时可一个不缺,甚至连时辰都归限好了。

    “后面提到什么继父大人?”秦子骞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祭父,祭祀的祭。”慕清答。

    “哦,”秦子骞皱起眉头,原本已经足够复杂的情势又加重了一笔,什么是祭父?看来得边走边寻找答案,“我们进山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去找吴承教么?”慕清一凛,难道她看错了,秦子骞其实和蒋雅南感情并没有那么好。

    “我亲眼看到吴承教死,难道还能活过来不成?”秦子骞不愿去想这个难题,如果蒋雅南真的没有办法度过此劫,大不了陪她一死,也算对得起她了。

    推门的瞬间,秦子骞猛地一怔,扪心自问,我干嘛要陪她去死?呸,长命百岁。

    冷不防一具尸体就从门框甩下!秦子骞伸手拨了,结实的砸在慕清身上,吓得小女孩哇哇大叫。

    “一具干尸而已,怕啥!”秦子骞哼笑,要是蒋雅南的话,就不会这么大惊小怪。慕清推开死尸,从地上狼狈爬起,对秦子骞又恨了一层。

    “你们看前面。”慕静珊迅速飘过门,朝着一架飞机残骸而去。

    这是架老式的运输机,一头扎在丛林的边上,巨大的机翼上全是铁锈,散落的木箱在地上到处都是,驾驶室里隐约透出光亮,那是一个满是污渍反光的驾驶员头盔,不出秦子骞预料,飞机上有王氏集团的标志。

    机身除了铁锈,就是青一块绿一块的青苔,植被的藤蔓几乎把整个机尾都覆盖住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几下利落的踩上机身,敏捷的上了树,想要看看前方的道路上有什么。“快下来!”慕静珊话音刚落,轰鸣的震动自远处传来,秦子骞觉得脚下一颤,险些站立不稳,“是秦家大屋么?”

    “是罗帝。”慕静珊的感觉更为强烈,“看来他们也没闲着。”

    “有两位罗帝,就算那怪物再强,也活不了。”慕清补充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子骞攀着树枝,知道“毕子晋”已经离开,长叹了一口气。这些阎王一个个离自己远去,不可避免的对他产生影响,从最初的那个傲慢、对身边人视而不见、为了自我享受、投机取巧的自我,发生了质变。

    现在的他,同过去已经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“有人过来了。”他的瞳力看的更深远,远远看见一群人在山间腾挪闪跃,很快就能通过这条路线。

    慕静珊一阵风似的将姐姐慕清卷起,和秦子骞一同呆在了树上,迅速做了判断,“随便抓上一个两个。”

    她的本意是有个活人在前方探路,在秦子骞的脑海里确是听成了打听亮村秘密的手段。

    不多时,几个体型彪悍、穿着臃肿的大汉就从门口呼啸而过,他们极为熟悉地形,迅速穿过木门,朝着左方的树林中逃窜。慕静珊探出锁镰就要钩人,被秦子骞拦了一下,“等等,还有。”

    落后的那一个,无论是体能还是心智,都会比最先一批逃命的慢上半拍。直到数十分钟后,才见到最后几个窜近门前。

    这五六人看似受了轻伤,个个喘着粗气,一个还没跑到门前,就一头栽倒,就此没再爬起。

    剩下的几人头也没回,只顾自行逃命。

    秦子骞动了!

    在树干踩踏的他势如猛虎,直接就扑倒了一个,慕静珊见他得手,就毫不留情的甩出锁镰诛杀。

    秦子骞将他翻转过来,就见这人已经咬住了自己的舌头,还没来得及用手阻止,那人身体一软,气息断绝。

    “别杀光了!”秦子骞大喊一声,但是日游出手,又有那个凡人能挡?环顾四周,或是断手断脚,或是拦腰截断,再无活口。

    秦子骞没有料到这种情况,万万没有想到,这批狂人竟然都丝毫不在乎生死,“这是亮村的遗存么?”慕清和慕静珊跃下,上前询问。

    秦子骞摇摇头,表示不清楚,俯下身去翻看这人身上有没有留下什么日记或是只字片语,翻了许久,只从脏污不堪的衣兜里翻出一张褶皱的女人照片。

    照片上的女人站在一颗椰子树旁,笑的很开心,只是褶皱的痕迹已经很重,显然是经常拿出来翻看留下的。

    照片的背后,留下了些字句,秦子骞读了一遍:祭父把新来的丢进地窖,让他们饥饿而相互残杀,时间长达数日,最后存活的,就是我们的兄弟。亲爱的,原谅我,我活不下去了,老天爷都在看,它都知道,到头来,我还是要下地狱的。

    祭父?

    “这个山上,还有活人......”秦子骞望着凶徒们踏过的树林深处,吸了一口冷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