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0.第320章 胁迫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秦子骞开始明白为什么魏修杰要把地下皇城交付给自己了,他根本不信任何人,只是让自己暂时做了个“记忆学习型超人”,然后等待莫名其妙的死亡就可以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王氏集团趁火打劫,相信自己一定还留在地下皇城寻找祭祀的秘密,就算发现一切的起始,也要把命最终丢在皇城。

    这样,他的地下皇城还是完整的,成为某种失落文明的残存,秉承他一脉相承的族人。一个鬼太监的心机都这么深重,临死前还要人守住秘密帮他办事,更别提活人。

    他抬头看着面前的运输机,和客机一样,只要经过这个神秘的村庄范围,就会莫名的失事迫降,即使有生还者展开调查,也最终要吞没在这复杂的后山。搭乘载具,绝对不是离开亮村的方法。

    客机失事,而久久没有赶来的救援队伍,也证实了在亮村之外,所有的地界都受到了王氏集团的严密监视。

    自己从出发,就安插了段鸿哲这个眼线,无论做些什么,都及时的反馈给王氏集团的高层。秦子骞闭上了眼睛,回想来亮村之初,就连蒋勇的突然来访,都成了疑点。

    他是来说自己女儿的心事,询问他的意见,还是刻意告诉他亮村的情况,好让他加快出发的步履?

    “不如我们一起,跟随这些狂人上山顶去看看?”慕清见他不答,以为他沉浸在对死亡的思虑中,这样也好,早死早超生,既然他要死,也就犯不着去刻意勾搭,非要立刻拆散他和蒋雅南了。

    蒋雅南是阎君周晴的女儿,保住性命的同时,把她安全的带回江州,也算是功劳一件,然后自己好好在世上活一遭,到了死,势必在地府也有一席之位,弄个鬼差当当,总好过堕入轮回。

    吴双看着克莱尔,见她轻轻摇头,想她和自己想得一样,淡漠的说道:“我只要找回父亲,这亮村有什么过往,我没什么兴趣。”

    言下之意,就是拒绝上山顶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留在山下,我上去找。要是见到你父亲的尸体,我一定背回来。”秦子骞没了生存的意义,一心只想先把蒋、程两人平安送出亮村。

    吴双微微动容,知道他命不久矣,回答客气了不少,“那我谢谢你了。”可惜,阎王和罗帝是死敌,无法建立信任,不然可以一起协作,设法逃出去。

    “我和你一起去。”慕清决定跟随秦子骞,罗帝要是只剩吴双一人,她一定不会这么选择,可是她能感到克莱尔眼中的冷漠残忍,从本质上,她跟吴双有着区别,即使留下,她不在乎自己的生死。

    见三人步进树林深处,克莱尔凑到吴双身边说道:“我们去山腰,去看看那里的通宫,要是有异动,就先撤出来,再联合他们不迟。”

    她的概念里,吴双和父亲的感情不好,也就可以忽略不计,殊不知天朝人落叶归根,亲人之间即使再差,吴双也和父亲没有到达那种老死不相往来的程度。

    吴双没有拒绝,可也没有表示赞同。

    后山之巅的一排残破的木屋中,蒋雅南已经醒来,被麻绳紧紧捆绑双手的她对段鸿哲怒目而视。她不敢相信,段鸿哲口口声声说爱她,竟然就这么把她骗到山顶。

    段鸿哲弯低了身体,脸色尴尬,“雅南,你别反抗,我都跟他们说好了,只要你配合他们,他们保证安全的把你我都送出去...”

    “咔啦”一声,他拉动了手枪的保险,从现在起,他负责看管蒋雅南。

    “你有手枪,为什么要听命这些狂徒!”蒋雅南怒了。

    “这手枪是祭父秦人轩给我的,主要是保证我们的安全。”段鸿哲还想保住一些他的脸面,“听我说雅南,秦人轩在这里是权威,没有人能违抗他,而且他清楚亮村的祭祀步骤,只有跟随他,才能保命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冷哼了一声,只有经历事端,才能看出一个人真正的秉性,现在她清楚了,相比他的龌龊,秦子骞那个小色棍简直就是圣人。

    “把枪给我,你要做随从你就去。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行呢?我不能放你走,他们会杀了我。”段鸿哲害怕的说着,紧张得看了看窗口外的哨兵。

    “程江涛呢?你们把他关在哪儿?”蒋雅南话音刚落,一人推开木门,手持一根禅杖,就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女人就是她吗?”来人有着一只英挺的鹰钩鼻,就是脸上苍白许多,像是长期营养不良的长相。

    “对,是她,她叫蒋雅南,有她在,无论是罗帝还是阎王,只要靠近,就会失去不死之身。”段鸿哲急忙接口。

    “蒋...”秦人轩皱了皱眉,“那她也算是有能耐了,能对地府的仙官免疫,我倒是第一次见。”

    他打量了一下正窝在地上的蒋雅南,麻绳的紧缚,更显得她身材修长,玲珑有致,最关键的是,她的一双腿匀称优美,即使是登山裤,也都遮掩不住喷血的身材,秦人轩嘴角冷笑,“可惜了,胸不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,想要干什么?快放了我!”蒋雅南怒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到了我这里,你应该感到庆幸,起码我这里要安全的太多,在这后山,能取你小命的东西多了去,要是不依照我说的办,你根本活不了!”秦人轩低下头去看蒋雅南的脸,“你这种人我了解,为了活下去永不放弃,你的同伴在地窖,估计你见不到活着的他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段,”他挺直了身体,“你看管她,我要准备祭典,然后带着她去山腰。”说完,便留下了两个随从在屋里,转身出了门外。

    段鸿哲点点头,不敢去看蒋雅南的眼神了。

    “段兄弟,你这个妞长得不赖。”一个随从无耻的用脏手揉搓裆部,一双三角眼色眯眯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是啊,我们马上就要离开这鬼地方了,祭父总是把女人用去祭祀,害得老子十几年都没碰过女人,”另一人附和着,脸上狰狞着横肉。

    三角眼冲他使了个眼色,那大汉心领神会,一个闪身就扣住了段鸿哲!

    “你干嘛!”段鸿哲一惊,就见三角眼迫不及待的朝蒋雅南扑去,“住手!别碰她!”

    “段兄弟,要不你别吱声,要不我现在就拧断你脑袋,你自己选。”那大汉看着三角眼和蒋雅南扭摆撕扯,扣住段鸿哲的上臂又使了些劲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