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2.第322章 继续劫持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见蒋雅南浑身是伤,意识有些混沌,段鸿哲莫名有些羞愧,蒋雅南的确强过他身边的许多男人。

    包括他本人。

    为了不想成为牺牲品,或是同程江涛的下场一样被这些暴徒削成人棍,他只能就范,眼睁睁的看几个凶徒用麻绳把蒋雅南手脚绑缚结实,守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与秦人轩相处的几个小时内,他看着程江涛的手脚被残忍的切断,感觉就像有只无形的巨手强压着住脖子,让他抬不起头来。

    秦人轩的语气始终冷静而柔软,提供给他两种选择,获得救赎或接受死亡。

    程江涛选择反抗,被秦人轩毫不犹豫的折磨致死,他眼中没有邪恶,更没有愤怒,只有冷静果决。段鸿哲当时就站在旁边发抖,身上溅满程江涛的鲜血,知道自己再也没了机会,永远也不能反抗秦人轩。

    蒋雅南尝试逃跑,也得到了失败。直到这一刻,他的心思才完全安定下来,恢复了一点平静,无论是好是坏,他决定跟随祭父秦人轩的脚步。

    毕竟如果永远被困在这亮村的后山,至少目前他还有一份最好的工作。就算秦人轩是个疯子,但是他聪明,也知道亮村的一切,只有他能够带着自己离开这个鬼地方。

    “雅南,别反抗了,其实在这里留下,我们取得祭父的准许,控制枪支和食物,就不会死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闭着眼睛,不想与他再交谈。

    段鸿哲轻咳了一声,继续游说,“无论谁到这里,所有的物资最终都是我们的,而且我们能够决定新来的生还者的命运,谁敢藐视我们,一律格杀勿论!”

    “你也疯了。”蒋雅南冷冷的回了一句,疼痛随之窜进脑袋,吸了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山顶建造了新村,祭祀过后,只要能顺利进入通宫,就能修缮山上山下的货物运输,但是我能看的出来,他是在拖延时间,这些建造工作只是为了让手下的人分心,就算他想用祭祀、大虚的力量和残暴杀戮的手段控制这些人,但手下人迟早一天势必造反,只要我们用脑子,等他们造反,咱们可以一同接手掌控大局......”

    他把右手轻轻放在蒋雅南的腿上,心里却一荡。

    蒋雅南上半身只剩了一件贴心的灰背心,长发散落肩头,盖住了胸前那山水。双腿半曲并拢捆在一起,在他手心传递着体温的温暖。

    段鸿哲有了想抱抱她的冲动。

    “你敢碰我!”蒋雅南从他手掌在自己腿上来回搓动,感觉到了他龌龊的心思,瞪起双眼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段鸿哲一凛,想到她杀人利落的手段,“雅南,我们是多年的朋友,这是我们唯一生存下去的机会,秦子骞根本不可能,杀光亮村的这些暴徒,势必会死在这里,再固执下去,谁也不能保证你能活着离开......”他半威胁的告诫着,还是把手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蒋雅南是个死脑筋,上学的时候,悟性就远远不及自己。“雅南,你知道吗,秦人轩和那个祭品秦映雪是六十年代生人,可是现在一点没有变老,这亮村的祭祀一定能使人长寿,如果我们知道了其中的奥妙,回到文明世界,你知道会有多少赞助商想要这个结果么?我们会成世界首富!”

    他的双眼放出光芒,充满了**,“只要你愿意,我的一切都是你的!”

    蒋雅南失望透顶,早知道段鸿哲心里已经是这种想法,刚才就应该结果了他。秦人轩疯了,他也疯了。

    见她不答自己,反而一脸的鄙夷,段鸿哲咬咬牙,既然他已经选择跨出了第一步,就没有回头路可走,就算后果再怎么悲惨,也不能让蒋雅南离开这里,包括所有人。

    这是蒋雅南逼他的,他打消了还准备分她一杯羹的想法,她没有拥有建立丰功伟业该有的胆量,不够心狠手辣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眼中逐渐凶狠,扑了上去,恶狠狠的去扒蒋雅南的裤带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蒋雅南惊呼一声,然而她的手脚都被捆缚过紧,除了扭动腰腹,根本无法反抗。

    “雅南,我喜欢你,但是你一点面子也不给我,非要喜欢秦子骞那个卑鄙小人、色棍!你跟着我吧,我保证你以后生活无忧,只要你随我,我可以放弃一切,秦人轩的仪式一完成,我就立刻跟他分道扬镳,咱们就是这次事件的生还者,独家故事、生存经历、长生不老的秘诀,还有说服人的哀伤情绪,带回我们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他边说边扯下她的登山裤,急迫的去解裤带。

    “段鸿哲,你简直是个畜生!”蒋雅南喝骂出口,就在段鸿哲再扑过来的一瞬,惧怕得闭上了双眼。

    段鸿哲在她身上突然停下了动作,一滑竟然歪倒在地,松开了怀抱。

    “妞,换人了。”秦子骞的俊脸反而凑了上来,他虽取笑,心里却暗叫来得及时。

    蒋雅南见到是他,哇地一声大哭起来。秦子骞急忙捂住她嘴巴,“听我说,我不是来救你的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不禁一愣,秦子骞果然没有给她松绑,只是给她重新系好裤子,“我在外边杀了个把人,你要去祭祀了?”

    他的话显而易见,是要自己继续被劫持。

    “是,秦人轩是祭父,正在做去通宫的准备,他要我也做祭品。”蒋雅南收起委屈回答。秦子骞赶来,让她绝望之中,立刻有了生望。

    “你多委屈一阵,我混在队伍中间,我们去看看,祭祀是个什么情况。”秦子骞已经把她裤袋系好,正色道。

    “一有异动,我就救你。”他说出了计划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?”蒋雅南看着歪倒一旁的段鸿哲,向秦子骞询问,尽管这个人死不足惜。

    “我哪里舍得,”秦子骞坏笑,“这小子帮我这么大忙,给你脱裤子,省得我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呸!我差点连命都没了,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笑!”蒋雅南怒了。

    说到没命,秦子骞脸色一变,“好了,现在不是说笑的时候,我先去救老程。”

    “子骞......老程,没能挺过来。”蒋雅南黯然,眼睛朝着黑瓮堆里看去。

    秦子骞顺着目光,看到了失去四肢程江涛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草!”他怒不可遏,牙齿咬的咯吱作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