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23.第323章 继承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程江涛的尸体通体苍白,像是裹了一层透明发亮的黏液,最后的表情定格在悲哀和遗憾,嘴角和鼻孔下,尽是鲜血。

    至于四肢,齐整的被切断。

    秦子骞蓦然瞅见,一时六神无主,双手气得颤抖,听见溶洞外呐喊声越来越大,下决心,要这些暴徒全部陪葬!

    蒋雅南低着喉咙叫了他几声,不见他回答,又见洞口处灯笼火把洞壁照耀如同白昼,知道秦人轩多半已经准备妥当,要向通宫进发了。她急着挪动腰部,双脚蹭了秦子骞。

    “你要小心。”秦子骞说完身体半弯,钻进瓮群,在一只黑瓮后蹲下。

    人影攒动,秦人轩和几个手下踏进溶洞,见段鸿哲昏厥地上,蒋雅南仍捆得结结实实,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秦子骞见他身穿玄红汉服,头顶高高方巾,就像是新郎一般,心头一跳,连着见了几个手下,都身着汉服,头上方巾或高或低,或方或扁,甚至有些还干脆戴歪戴反,身着汉服,看上去歪歪斜斜,乱七八糟。

    他暗暗摇头,也难为这些野人,这祭祀沿用旧习,从众人头上的方巾来看,应该出自明末,与魏修杰所在的时代相符。

    “带此女前行!”

    秦人轩挥舞手上残旧的禅杖,指着蒋雅南道。秦子骞大呼糟糕,这队伍已经做好了准备,立刻便要出发,自己到哪里找衣服去?一身现代的衣物,混进队伍,顷刻便要被发现了不可。

    段鸿哲哼了一声,被上前的随从摇醒,摸着沉重的后脑,想了半天不明所以,还道蒋雅南不知道怎么就敲了后脑。

    “段兄弟,你身材高大,就穿这件吧。”有人递了一件白裳给他。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他报以微笑,秦子骞见随从脸面闪过嗤笑,就知道这白裳不是什么好玩意。段鸿哲想算计秦人轩,他还没那个脑子。怎么被对方玩死,他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秦人轩可能疯过头了,看上去却有种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感觉。他平淡眉眼,梳洗的极为干净,就连身上的玄红汉服,都穿着规整。这种对仪式的尊重,绝对是祭祀的正确方式,一点马虎不得,至于其他人的生死,他根本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几个壮汉架起蒋雅南,抬出洞去。秦人轩一跺禅杖,发出叮地深响,“放出僧侣,弟兄们,我们能不能离开,成败在此一举。”

    随着他大手一挥,铁笼纷纷被打开,衣衫褴褛、浑浑噩噩的两三个僧侣被推推搡搡放出,纷纷赶出了洞外。秦人轩在段鸿哲等众人簇拥下,也跟着出洞。

    秦子骞不敢耽搁,急忙追赶上前,透过洞口,向外观望。

    一只数百人集结的队伍,正在洞外高举火把,扑闪的火光照在众人脸庞十分模糊诡秘,人人脸上像是有一层飘舞的黑色颗粒,整个村子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队伍最前,是那个被自己从王氏集团客机里救出的祭品,一袭白裙坐在方方正正的一块木板之上,此时她盛装打扮,完全就是幻觉中祭女的模样。

    僧侣们被赶到了中间,如果没有估计错误,是要他们一同送葬!暴徒们纷纷转身,六人为一排,自行排成了长长的队伍,目送着秦人轩一步步的走到那祭品的面前。队伍两端,有穿着玄红官服、手持神杖的仪仗,一个个带着印有月牙的奇怪面具。

    秦人轩转回了身体,看着段鸿哲正在穿衣,赞许的微微点头,“我们为了大虚而辛勤工作,利用它带来山上的任何资源建造新亮村,我们愿意为了它承受痛苦和奉献自己。很快的,我们找到了新的大虚!”

    手里的禅杖一摆,指向了身旁的祭女,“我和大家一样,期待这逃离的这一天到来,不仅仅是逃离这个村,而是逃离一切!一切突然到来的意外、遍地的尸体和污秽。如果祭典成功,这一切都将烟消云散!我们将从这炙火燃烧的地上重生!拥有纯洁的全新生命!”

    像是炸雷一声轰响,一个僧侣吐出了奇怪的音符,紧接着,三、四名随从夹着段鸿哲,口中诵念着听不清的经文,驾到了祭女的身后。

    “这是......干嘛?”段鸿哲一阵慌张,一只冰凉的手掌按在了他的脖子上,身边的人告诫的说道:“不要说,否则失去声音。”几人上前按住他的肩膀和身体,用一根粗绳,勒住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“不能看,否则失去光明。”段鸿哲呜呜的叫着,看着面前一脸冰冷的“兄弟”,取了一块白布,将双眼遮起。

    他使劲挣脱着,双手却被两侧的人越扼越紧,直到一根粗绳,也捆住了双手,他在黑暗中惊得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“段兄弟,有件事我得告诉你,大虚本是一个灵魂,被撕裂成了阴阳两面,每隔一段时间举行祭祀,就必须把镜中的阴面和陵寝的阳面合为一体,只有这样才会产生巨大的力量,镇压住地下深道里的汹涌的黄泉,以致于这世界不会陷入永世沉沦的黑暗。”

    秦人轩顿了一顿,看着几人把蒋雅南一同放在秦映雪的身边,继续说道:“碧落天星镜,就锁着大虚的阴面。要完全的融合阴阳,必须有一男一女......”

    “其实,我们失败过,我侥幸活了下来,掌握了永生的秘密,所以,你给我的财富许诺,对我并不重要,我能永生,要钱做什么?所以,我要你帮我一个大忙,送大虚的继承者到陵寝,我相信,它一定会非常高兴的接见你。”

    他的目光移到了愤怒的蒋雅南脸上,“大虚多年承受世间莫大的苦楚,喜好变得难以捉摸,所以,多送一个,也不是坏事。”

    队伍中的暴徒们纷纷讥笑,谁也没有留意,在队伍最后的一个仪仗,失去了踪影,而在众人回头注视时,那仪仗又出现在了原位,依旧挺直了胸膛,看上去高大修长。

    秦人轩锐利的眼神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,“现在,寻回祭开始!”

    仪仗中的神杖敲击着地面,“叮,叮,叮……”地齐声发出空灵的脆响,蒋雅南觉得身下的木板微微一晃,几个穿着古装的暴徒已经将木板托起,开始行进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有事的,我去做大虚,你就可以放心的离开。”秦映雪小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肯定你能做?”蒋雅南耳朵里充斥着队伍中低声诵念的咒文,向她询问。

    “我和人轩都经过黄泉浸泡,我们都活到现在,证明我是被大虚选中的。所以,我可以做大虚。”

    “你做了大虚......”蒋雅南有些疑惑,突然问道:“那原来的大虚呢?它去哪里?”

    秦映雪蹙眉,“这......不知道...我们是祭巫,侍奉大虚是我们最终的使命,在四十多年前,我们人数众多......最终选出了六个.....”

    蒋雅南没有吱声,在秦人轩和秦映雪口中,大虚尽管是分阴阳两种的一种魂灵,但却是切切实实存在的,假设秦映雪成功做了大虚,那原来的大虚将会何去何从?

    脑海里灵光闪过,她通体发凉,颤抖着说道:“大虚只有一个,你不是去侍奉大虚,而是继承!你将继承它的力量!而思想...也是继承!”

    她发现了其中隐含的真正可怕之处,“至始至终,大虚只有一个!它是要继承你的身体,继续活下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