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0.第330章 良心发现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我到哪里给你找长梯子去!”慕清也不含糊,听着她一步步靠近的脚步声,秦子骞摇摇头,如果她说的理由是真的,那么确实也被阎君周晴逼得无路可走,凡人能违抗神的旨意,纯粹找死。

    更何况是个掌管地府事务的神,等同跟地府的“地委书记”争朝夕。

    再者,她还是回来找自己了,也算是良心未泯,“找个凳子扔进来也成,注意门口的水,千万别粘到一滴......”秦子骞还想叮嘱两句,脖子上猛地一凉,一双鬼手就搭上了来,越扼越紧。

    坏了!即使是丹青笔,也只是控制那鬼东西一段时间,并不是永久性的定格。

    耳边那沉重的尖叫再度响起,这次就几乎贴在耳朵旁边,秦子骞脑袋肿胀,一张脸因为缺乏氧气涨的通红。

    “什么声音!那鬼东西还没死么?秦子骞!”慕清此时停下了脚步,声音有些发颤,秦子骞听得出来,她反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的他完全说不出话了,全身的力气用在了挣扎,他手上没有其他的武器,随着后背上越来越多的鬼手攀住,挣脱越发困难。脚下的实验桌发出了滋滋的脚步声,那是他与黑雾间的胶着,好在自己还是神官,有些蛮力还能撑个大几秒。

    “秦子骞,你说话啊!”

    慕清的声音回荡在地堡,可是偏偏就站在原地发抖,不敢到实验室的门口瞧上一眼,秦子骞简直气得都快骂娘了,老子被你陷害,你不救也就是了,这个时候光喊叫有个毛用,还不如没下来,至少死的舒心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他只得拿起丹青笔,朝身后戳去。

    噗地一声响,鬼手猛地缩下,秦子骞一句话憋到了嗓子眼,剧烈咳嗽起来,这时已经顾不得犹豫,弯腰低头的他一把拽起脚边的衣柜,就抛到了黄泉中,然而他瞬间跃起的一瞬,脚脖上突然一紧,鬼手又抓住了他的左脚脖!

    刹那的功夫,铁制衣柜在黄泉中淹没,他上半身更是失衡,脚脖子登时骨折,身体笔直的朝着黄泉里栽下!

    那黑黄色弥漫的黄泉,不带一丝冷热温度,就要触及他先垂下的双手,哗啦啦一声锁镰甩动,及时赶来的慕静珊勾住了他下坠的身体,悬在半空将他迅速拉起。

    秦子骞不住的咳嗽刚喘过起来,身体就开始觉得被拉长。那鬼东西和慕静珊同时发力,开始拔河。

    “你们......是不是想玩死我......”秦子骞忍着骨折的疼痛,继续叫道:“日游,你要把我拉起来!”

    说罢,他狠下心肠,右脚狠狠踩踏在左脚的骨折处!

    “啊——!”痛彻心肺撕裂般的痛苦,传递进了秦子骞的大脑,原本红光铺面的他脸色煞白,他竟把自己的左脚彻底踹断了!

    慕清到了门口,看着他左脚脖上血丝粘连,惨得连白花花的骨头都露了出来,觉得左脚发麻,更是挪不动脚步。日游急忙拉扯锁镰,迅速把他卷起,与此同时,“扑通”一声,那团黑雾裹带着无数鬼手,落入实验室低洼地面的黄泉之中,失去了踪影。

    “姐,快跑!”慕静珊喊叫一声,秦子骞已经入手,脚下水气翻腾,一双双鬼手又从她脚下的黄泉中翻了出来,向她狂抓。

    秦子骞满头大汗,剧痛几乎昏厥,被慕静珊驾着,觉得她已将自己背负,迅速的飘离实验室。

    沾染黄泉,那团黑雾像是充了一次电,尖叫的更是起劲,“嗷——!”地一声,地下碉堡猛地一震,纷纷震下灰尘。秦子骞感觉那黑雾紧随其后,脚下鲜血不止,光是疼痛,就恨不得立刻死了,“放下我,你们逃......”

    “就是放了你,阎君也不一定就放过我们。”慕静珊回应,一心用在逃跑的她远远已经看见姐姐三步并作两步正在踏上石阶。

    原本的打算,就是执行阎君的任务,想办法拆散秦、蒋二人的她,叫住了那时要出门的姐姐,无论在地堡里的黑雾还是秦子骞那个更强,阎君周晴的承诺还是让她无法安心。

    跟别的地府仙官不同,她作为一个孤魂,这个日游的身份,是偷抢得来的,她先暗算了薛弘济,又私自在鬼门关前收魂,现在再加上害死阎罗这一条,她根本不信,最终不会招致报应。

    阎君周晴虽然信誓旦旦,也下足了威胁,但是始终无法让她摆脱杀死地府两位仙官的这个事实,要是真的完成了任务,她翻脸耍赖,倒时自己又能求谁?这样的做法,太过唇亡齿寒。

    相反的,自己不去听命于周晴,不去促使蒋、秦二人分开,反而促进两人感情更进一步,就等于多了一个不服管教的帮手秦子骞,蒋雅南是周晴的女儿,这裙带关系,反倒使情势交织,她周晴就是再有能耐,会对自己女儿下手么?

    恋爱中的女人能为所爱的男人奉献一切,从不怕离经叛道。这一点,她活着的时候就深有体会。相通了这一节,她才决定,改变初衷,下地堡来救秦子骞。

    “你撑着点!”慕静珊觉得后背上的秦子骞身体越来越凉,飘荡的同时晃动了肩膀,自己还是看走了眼,以为他对蒋雅南腻腻乎乎,只是一个当断不断的草包,突发的状况,改变了她对秦子骞的看法。

    这秦子骞骨子里有股狠劲儿,寻常人哪里会折断手脚逃生?可见他心智和反应高于常人,不但能迅速的下决定,而且能在极短的时间内反应和实施。

    “静珊!快点!快!”慕清已经站在雷达站内,冲着慕静珊呼喊。

    慕静珊心里更急,黑雾像是吸收了黄泉中的怨念,追击的速度和声势比刚才更强。就算她没有背着秦子骞独自逃脱,只怕也会被这东西呼啸着追上。

    她一晃身体,终于飘上石阶,但那黑雾更是穿透了石阶,直接挡住了她的去路!

    慕清大呼小叫,在眼中的怪物伸展着无数的手臂,就露给自己一个极为密集恐怖的后背,有几只鬼手向她抓了几把,吓得她花容失色。

    为躲避鬼手,她的身体猛地后错,撞到了一个软软的身体,蓦然回头,看到的是吴承教一副奇怪笑容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慕清察觉到了一份充满戏谑的气息,自己的双肩猛地被吴承教满是老茧的粗手扣住。

    “你们做的不错,不过阎王和罗帝,水火不容......”吴承教冷笑着目露凶光,使劲推了她一把,“转世投胎吧,但愿别让我再遇到!”

    “啊!”慕清根本受不住他这一推,脚步踉跄,滚下石阶,向那黑雾扑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