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36.第336章 一起吧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原本以为,自己再也见不到这石门了,结果还是存在,和虚村、地下皇城相同,亮村也有“鬼门关的设施”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阴间与阳间的交界地带,被称为“零域”的地方,只从里面出,却不是鬼门关的真正入口。

    慕清向他靠了靠,从他凝重的表情,她有些怕了。慕静珊见姐姐松开自己的手臂,靠近秦子骞,心里有些不悦。

    女人的心思,就是这般,有了目标,有时候亲人也忽略不放在眼里,自己可要长个心眼,指不定哪天秦子骞和她就摆上一道,要自己抱憾终生。

    慕静珊深深呼吸,她死于车祸,亲眼看着自己的那个混混前男友对她的死毫无知觉,继续勾三搭四,再度成魂后,性格就谨慎小心了许多,看上秦子骞的同学吕博,尽管对方老实可靠,也都小心翼翼靠近,生怕吓着他。

    现在吕博去了秦子骞的公司,可能已经磨练了不少了吧。等这次出去,再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烧了它!”秦子骞一声喝,吓了两人一跳。

    “不行,哪里来的明火,我们只找到了一盏好的煤油灯,毁掉就什么都看不见了。”慕清说着,心里却反应过来,如果不看看前面是什么,那么只能被困在这里等死,“我去拿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看着慕静珊,“你的神力有没有受损,能先飘过去么?”

    “阴气太重,我只能留在这里,靠近那门,我不安全。”慕静珊回答,她没有实体,深恐那石门上的符咒,对自己产生影响。

    “那你留下,我和慕清先过去,如果有出路,我们绕回来再救你。”秦子骞说话间,慕清已经带着煤油灯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走到了杂物堆前,犹豫了一下,打开了灯罩,拨开灯芯,把剩余的油撒了上去。最后把灯芯丢在沾满灯油的布上。

    “好了。”她说着退回。秦子骞突然咯噔了一下,“这杂物的木桶里放着什么东西?

    此时火光已经把破布几乎燃尽,透过光线,他看到一只小木箱上印着“***”的字样。

    “妈蛋!快跑,这是炸药!”

    “啥?”慕清还在发愣,被秦子骞拦腰抱起,就往食堂跑去。只有慕静珊默然,原地站着没动,炸药已经不能再把她炸死一次了。她双手挡住脸面,背对着炸药,护好了自己的面具。

    “嗵!嗵!”炸药的威力巨大,秦子骞在食堂气的不住叹气,为什么不事先看看,这地堡里四处的武器弹药都被浸湿,唯有这点炸药,因为上面的破布,肯定还有不少完好。

    就算炸不成鬼,起码能炸炸秦人轩的人马也好啊。

    他一手抱着慕清,慕清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好一阵轰鸣过去,这才发觉他的手紧紧握着自己的****,她抽出右手,就想拨开,脑子不知道产生了什么奇怪的想法,又不动了。

    有那么一瞬间,她竟觉得炸药炸的挺好,再炸久一点。

    秦子骞听见噗噗的火声,庆幸地堡还算结实,慕清的举动他早就察觉,绷住笑赶紧动了动手指,感受一下慕清紧致有料的身材,原本的无意,变成了有意为之。

    见她竟不反抗,也是差异,这个学生会主席不是一样骄傲的很嘛,这会儿任由自己摆弄一动不动算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慕清的眼神飘忽,心里乱成一团,不知道该是推开他好,还是就这么算了。本应该非常讨厌这个人才对,现在却在心里滋生了另一种情绪,连自己都想不明白,这短短的一天半,有些东西已经从脑子里肆意的生长。

    怪不得冲他喊啪啪啪,也不脸红。她蹲在地上不做声,喉咙里干渴的难受,急忙舔舔嘴唇,闻到秦子骞身上传来的男人气息,连看都不敢去看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摸够了,才装着浑然不知说着:“走吧,炸完了。”语气已经温柔至极,对于一个想献身给自己的女大学生,长得又不丑,犯不着总虎着脸。

    啪啪不了情义在不是吗?

    他心里偷笑,跟慕清什么时候开始有情义了?

    慕清见他抽走手臂,心里突然一空,自己跟蒋雅南还是有距离的,要是同样是蒋雅南,这个时候,起码会多一个温柔的吻吧。

    呸!臭嘴,谁稀罕他的吻。

    她抬起美眸,做贼似的看他帅气的脸,又赶紧飘忽心事去了。

    “有炸药,下次早说,真是可惜。”秦子骞不轻不重的说了一句,慕静珊站在原地看火。眼睛翻看了两人,翻了一下,又扭头回去。感觉这东西,敏锐的很。

    “你们赶紧通过,要是能赶在秦人轩面前救了蒋雅南,才是最重要的。”她故意提醒,好叫秦子骞放快速度。

    自己的姐姐已经指望不上了,只是她不能跟秦子骞走得太近,要是两人感情出现危机,被姐姐慕清取代,那自己对阎君来说,就可有可无。

    如果真会发生那样的结果,那么自己只能再转舵选择,偏向阎君,这个尺寸,可要好好把握,毕竟人心才是最难掌握的东西。

    三个人静等火势变小,各自想着心事。秦子骞有些急躁,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天半,这里就算可以通过,又不知道通向哪里,按理说,石门的位置往往都在主家的大屋之下,皇城的也是如此。

    到了亮村,却处处跟自己去过的地方不太一样。不等火尽,他就直接踏了过去,在黑暗中探索,他觉得慕清把自己攥得紧紧的,因为有她的关系,使得他不得不放慢速度。

    这里的石门较小,只有近两米的高度,立在墙壁的侧面,明显经过王氏集团的再加工,四周被水泥全部都糊起来了,唯有门后的一片黑暗,依旧深邃不明。

    秦子骞把慕清拉近,“紧挨着我,贴着墙壁。”

    踏过石门,他突然感到寒意,紧接着,眼里的瞳力突然变暗,再也看不清前面的路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停了?你看到什么?”慕清一阵紧张,回头去看妹妹,哪里已经没了日游蓝色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咕嘟。”秦子骞看见了一个气泡,在眼前破灭。

    气...泡......

    他头顶淌下汗珠,自己的瞳力不是失效,而是,面前所见,只有黑褐色的——黄泉,覆盖着整个前方通路的黄泉!

    就像黑色的稠状物有着固定的位置,肆意占满了通道,有生命的流动着。

    “退,退出去......”他的声音压低得不能再低,急忙推搡着慕清向后退去,然而自黄泉的水中,伸出了一只惨白的手掌,按住了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“和...我...一起吧......”身后传来女子的叹息,接着传来铃铛空灵的一声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悠长而又穿透,秦子骞的身体立刻凉了半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