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2.第342章 上下夹击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直到这一刻,秦子骞才认真寻找出口。但是整个“鬼兵护卫”想象中的制作画面,始终在脑海里萦绕不去。

    他似乎看到了所有神官最后的去向,所不同的是,原本以为这些伴侣、僧侣和祭巫都会老死在通宫,结果是在黄泉中挣扎翻滚,渐渐吸掉了躯体里最后一丝血脉,而后变成一具坚硬如石的僵尸。

    僵尸还好,起码只剩下了生物本能。它们只能毫无终点和休止,不吃不喝不困不睡,守着t通宫前的这些要道。

    在通宫里的“鬼兵护卫”也许更惨,只能遵循大虚的命令,不然等待的只有消亡。

    慕清走到了那僧侣最先碰到钢盆的附近,终于发现头顶的通风口,这东西就是从这里下来的。她冲身旁的秦子骞会心一笑,总算不会困在其中了。秦子骞看见通风口上两条浅浅的印痕,那僧侣的身体已经畸形,而且它不畏疼痛。就算这个通风口它可以通过,却不一定适合正常人。

    和西式的大型通风管道口不同,这个管道窄小的多,而且这种封闭的管道,一旦进去,就没有回头路,假如爬到一半,遇到黄泉怎么办?就算没有怪物,要是卡在里面,除了等着活活饿死,再无他法。

    慕清见他脸色不见轻松,想了一阵,他在想些什么猜了**不离十,心里十分惋惜。明明就知道是出口,却不能采用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两人的神感同时有了感应。觉得地堡出口的铁盖,被人掀开了!

    “有人进来了。我们正好出去!”秦子骞大喜,又被慕清打击一把,“是罗帝,我们打不过;是别人,我们没有机关打开翻板,也还是出不去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顿时失望。两人感觉头顶上的人脚步踉跄,应该是正在拖着右脚走路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什么东西就放到饭堂的桌子。

    慕清做了襟声的动作,秦子骞点头明白。最清楚这个地方的就是吴承教,要是他的话,可能在桌子上放了什么能够压住机关的东西,好让两人活活受困在这里。

    两人慢慢向翻板下的石阶靠近,同时竖起耳朵,听着上面的声响。

    咕咚,啪!一些细碎的声音越来越多,从声音上,两人都有着判断。

    “好像有把长枪。”秦子骞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有刀子,不,匕首。”慕清在旁边补充。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候,两人都明白,这进到地堡的,绝不是罗帝,而是不清楚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撕啦——!”又是一声撕布的响声,证明这个人正在包扎或是弄些什么准备。

    鬼兵?幸存的狂徒?亦或是新的闯入者?

    不清楚情况的两人,对视了一眼,谁也没有说话。最后一条,可以排除了,谁也不可能在这种恶劣的暴雨天气中到深山老林中来。

    “啪!”zippo打火机特有的钢音闯进耳朵,两人断定,这应该是幸存的狂徒。心里由衷的盼望,这个狂徒能够发现旁边墙壁上的机括,继而对这个损坏不久的机关产生好奇。

    然而过了一阵,始终不见机关打开。

    秦子骞冲慕清扭动了脑袋。

    “救命啊——!救命!”慕清吼了一嗓子,还是没动静。回想那翻板的厚度,只怕就是扯破嗓子,外边也是听不见的。她和秦子骞有神感,能感觉到人。却不能把声音传递出去。

    “切。”她无奈又可惜的放弃,坐到最近的床板上。秦子骞朝上砸了一拳,闷声得如同石沉大海。地堡的翻板异常的坚厚,外边的人肯定听不到。

    早知道有人会来,干嘛自己非要找什么出口,现在无计可施。

    毫无办法的秦子骞抽了抽鼻子,“有人烤肉。”

    翻板之上的桌面上,平躺的蒋雅南疼的嘴角苍白的抽搐,尽管内伤尽复,然而所有的皮外伤,仍在不断的出血。

    这个旧式的雷达站,武器已经无法使用,但是子弹中的火药,还是起了作用,在迅速起火之后,让身上流血的伤口暂时缓解。

    相比消毒,还是止血更为重要。

    蒋雅南艰难的侧翻了身体,她刚才痛彻心扉的嚎叫,不知道会不会引来木桥上的鬼兵。她躺在桌上,握着手中的ak自动步枪对准了门口,竖着耳朵仔细听了一阵,耳朵里隐约听见雨声,没有见到人下来。

    坚持了好一阵,这才从桌子上颤抖的坐起,用撕好的布条,给自己身上的伤口做绷带。疼痛、麻痒就像千百只虫子在身上啃咬,为了获得最大的行动力,她把布条勒到最紧。

    原本已经闯入通宫范围的她,以为杀死十几个秦人轩的手下相对简单,没有想到的是,这些人在跳崖时得以幸存,绝不仅仅依靠惊人的幸运。

    他们的反应机敏,脑筋灵活,长期的丛林生活,就是行动起来的默契和速度,都远远超过一个都市里长大而单独作战的她,几次暗杀中的交锋,成功暗杀了一个,伤了两人,就再也占不到便宜,反倒是受了不少轻伤。

    关键是伤口不深却血流不止。

    所庆幸的是,躲避时在林中发现了一只暗溶洞和一条古代的祭祀通路,灯火通明的得以脱困,从雷达站旁钻了出来。

    她的右脚错了筋,走路一瘸一拐,那是滚落溶洞时下坠所致,在确定周围安全的情况下,她才能放松精神去处理。

    这次经历的险恶,生平是第一次,她不断鼓励自己不要放弃,一定能行,才苦撑到现在,而这地堡下的物资,足够包扎和补充手上ak自制步枪的弹药了。

    秦人轩早晚都会发现那条古代暗道,如果顺路寻找,就以狂徒们的速度,很快就能追赶上来,如果要彻底摆脱,一是立刻找到秦子骞,二是要利用现有的条件,准备一场伏击。

    不管这噩梦再怎么恐怖,迟早还是会醒,重要的是,秦子骞一定有能力带自己回家,所以自己要坚持到他找到自己。

    这么打算着,她收拾装备,从食堂里走到地堡的正厅。丝毫没有注意到墙壁上的机关。

    这里弥漫着一股焦糊的味道,不久前发生过爆炸,所有的武器裹在油布包下,除了能找出些子弹,再没有任何能用的东西了。

    她刚把子弹上了满匣,就感到了身后有人靠近,握紧枪杆急速转身,却什么也没有见到,但通道墙角的黑暗,让她感觉不同。

    那不是正常的黑。只觉得面前一片灰暗,模糊异常。有吸力,有热量,有气息……

    然后,她感到了极度的窒息和压抑。在隆隆的雷声中,她见到了一个发亮的身体,像是被拧成麻花的女人,浑身散发着淡蓝色的光芒,在黑暗中,全身像是拧成了麻花。

    还是数不清的惨白鬼手,把那蓝光的女人拽拖进了黑暗。她倒吸了一口冷气,瞬间明白了自己看到了什么了。

    黄泉。

    她惊惧的想要逃离,刚踏上石阶,耳朵里猛地窜进一句人声:“这小妞就在附近,给我翻出来!”

    秦人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