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47.第347章 生与死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蒋雅南浑身发抖,随着不断深入,竟越来越是血腥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“嗷——!”鬼兵将的一声齐呼,吓了她又赶紧缩回了血河里。

    她在河里潜行,直到河边,也没有见到趁手的东西可以做武器。溶洞里温度很高,她推测越来越接近通宫内部了。

    在污血里游到岸边,她猫着身子前行,感觉血液干得异常的快,没有多久,就结了一层厚痂,开始大片大片的掉落。

    尽管如此,污血还是贴着,就像所有关节被绳子绑起来一样。

    看见河边有一处暗洞,她想也不想,就钻了进去,暗洞非常狭小,她只能在其中匍匐,视线逐渐变得昏暗。

    直到碰到两块巨条石拦住了去路,她才爬了出来,刚一冒头,赫然见到一位身披盔甲的鬼兵,急忙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这一瞥魂飞天外,余光里残留的影像,告诉她似乎不止一人。

    “哗哗......”整齐锁子甲的脆响传入耳际,她微微抬头,见到了条石的另一面,身披盔甲的鬼兵正在列队行进,更是头皮发麻。

    她见条石还算能藏住身形,连吸了两口气,这地方同样极度危险,决不能停留,就在心里不断鼓励自己前进。

    没有几步,头顶的那边又是一名鬼兵持矛而立。那矛杆都已生锈,可矛尖却尖利无比,她急忙又缩了缩身体。猜度自己现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无论这通道通往什么鬼地方,可见重兵把守,秦人轩说的对,就算从洞里出去,也是向通宫内更加深入,绝不是出路。

    幸亏道路两侧都有宽厚的条石相隔,若是从洞里出来,直接就是鬼兵,只怕现在的自己,早就人头分家,给血河做贡献了。

    她俯低身体,踏上面前的石阶,令她叫苦的是,这一条侧路,地势是越走越高,上了石阶之后自至石台,决不能停留半晌,不然鬼兵只要侧头,立刻就能发现。

    她祈祷着挪动脚步,这个时候,整个心脏似乎都变得机械了。

    蹑手蹑脚的走到侧面的石台,这才发现,石台的两侧,都是紧锁的大门,根本没有出路。只有一根木条,横在两座高台之间。

    她躲在石柱之后,向下观看。这一看更是惊恐。

    通道的内部,死水环绕着一座祭台,而在死水潭包围着祭台的四周,整整齐齐站着成群成阵的鬼兵!

    “呼!”一声吼叫,头戴将军盔的一名鬼将,押解着秦人轩向祭台靠近。士兵纷纷走过通道,分流到两侧的大殿中依位站好。

    秦人轩夹在鬼兵中间,一眼就看到了蒋雅南飘舞在高台石柱后的长发。不知道她打得什么主意,似乎想要从头顶的木条上横穿,一颗石子随着脚下摩擦落下的灰尘,滴溜溜的滚了下来,急忙发出一声清咳。

    身旁的鬼兵立刻捂住了他的嘴。秦人轩就见蒋雅南用极快的速度,从头顶上跃过。

    蒋雅南屏住呼吸,到了左侧的石台上,她清楚的听见秦人轩咳嗽,心里有了一份感激。尽管他之前心狠毒辣,但是自从被俘,好像对求生抱得希望极为渺茫,这一声咳嗽算是给自己帮了个忙,没教脚下的鬼兵发现,得想个办法救了他才好。

    可说到救人,她又开始犯愁,手上无枪无弹,偏偏这两侧大殿,全是成群的鬼兵,瞅过去黑压压的一片,怎么救?

    秦子骞能手撕恶鬼,自己却不行。

    秦人轩很快的被鬼兵架到祭台,一个鬼兵手起刀落,切断了他身上的绳索,很快的他被五个鬼兵齐齐按在祭台上。

    像是制作木乃伊般的,用麻布从脚到头,把他紧裹起来。唯一不同的是,四肢分开来裹。

    蒋雅南在石台上看得傻了,不知道这个算是什么名堂,抑或是仪式的一部分?

    “杀了我吧,本祭父高高在上,拥有永生,黄泉杀不死我。”秦人轩突然高声吼了一句,鬼兵立刻用麻布勒住了他的嘴巴。

    鬼兵们动作麻利,不到五分钟,就已经把他裹得像粽子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呜......”秦人轩被捂住了嘴,却在不停的说着四个字,因为是四个声调,蒋雅南分辨的出,他不停重复的是“高高在上”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蒋雅南心思一动,双眼抬起,见到嵌在石壁上木制阁楼的两只窗口!

    他是叫我逃生?

    蒋雅南心里一紧。这秦人轩其实本质不坏,只是在山上困的久了,才逐渐养成了占山为王、自私自利的个性。刚才自己劝他逃跑,怕是内心被自己的行为触动,给自己提个醒,指了一条逃生的路线。

    可是这路线......

    通往阁楼的,只有一段平整的石墙,在石墙之上雕刻着祭女飞天的凸起图案!难道是要自己直接跳在凸起上,一步步的跃过去?

    且不说下面的鬼兵鬼将会不会发现,单是这个盗墓贼或是武林高手才会的技术活儿,自己就不见得能弄得来。

    稍有不慎,一脚踩空或是落下石子灰尘,下面的鬼兵纷纷掷出长矛,就能把她扎成刺猬!

    这么想着。秦人轩的麻衣已经包裹完毕,开始套上锁子甲。

    蒋雅南陡然明白了这些鬼兵鬼将的来处,亮村的送祭队伍有很多僧侣和神官,加上伴侣,最后都将是这个下场,成为大虚的护卫!

    看着秦人轩故意扭动身体,弄得盔甲哗哗作响,蒋雅南知道,这会儿是自己唯一能够逃离的机会,一旦盔甲穿戴完毕,他就会被鬼兵丢入死水潭,这黑炭一般的死水,就是黄泉。一旦结束,可能鬼兵就会立刻散开,这个石台上少不了就得跃上来几个。到了那时,自己往哪里躲去?

    她深吸了一口气,从石台上朝着第一个祭女的头颅凸起跃去。

    “啪”,她张开双臂,稳住了悬空的身形,楼下大殿扑朔的火光打在一个鬼兵的长矛尖上,十分晃眼。

    瞅准位置,她又跳上第二个祭女图案的头颅上。

    距离窗口,还有三个。

    有了两次跳跃经验,蒋雅南有了些底气,第三个轻轻跃上,低头看时,秦人轩的盔甲已经穿了一半,正在套黑靴。

    她提气向第四个跳跃,却不想跳的距离过近,双脚落下时竟然在那头颅上一滑,嗤——!她心脏狂跳的站稳,一缕灰尘就落了下去!

    一名鬼将的头瞬间抬起,右手一挥,发出了一声怒喝!鬼兵们一阵骚乱,数根长矛和弓箭就射了过来。

    蒋雅南心脏都快跳出来了,急忙前跃,听着身后当当声不绝,剩余两个被她一踏而过,双手就攀到了阁楼的窗边上。

    呼——!一根长矛就已经到了身后,在她翻身上窗的瞬间,扎穿了窗户下的木板,钉在了阁楼上。

    蒋雅南落地就滚,还是被一根长矛擦身而过,在后背留下一道血痕,啊了一声扑蹲,一枚冷箭贴着鼻梁就钉在了阁楼里的墙面。

    逃!快跑!她喘息出声,向阁楼的门口闯去,于此同时,死水潭扑通一响,传来沉重的落水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