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2.第352章 背水一战(五)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看见了吧,这是你的先祖,慕凌兮。 ”阴测测的大殿中,施恬雅异常热情,拉着慕清的手,指着镜鬼手中所持的画像。

    那画像上的男人身着紫袍,眉宇之间有些英气,只是表情冷淡。

    “先祖......”慕清皱着眉头,这个男人的形象有点意外,和她想象中高大威猛的形象完全不同,甚至比起秦子骞,还要差一点。

    很阴郁的一个书生。

    “你先祖慕凌兮,是仙域西峰噬魂府之主,但凡修炼玄功的弟子,都在其麾下效力。只是他当年壮志未酬,被奸人所害,死的冤枉。”施恬雅轻描淡写的说着,笑嘻嘻的看着慕清,就像凝视自己在水中的倒影。

    “不过他的对头没讨到好处,沾染黄泉,最终也故去,没什么仇好报了。”施恬雅扭头对着镜鬼,“取我的锦服,与我......对了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   “慕清。”她回答着,见镜鬼速度极快,取了一件手工缝制的白色锦裙,呈到施恬雅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来,清儿,让我给你梳梳头吧。我喜好白色,你今天到来,我便送你我新作的一套衣裳......”

    大殿之中,突然凭空出现了一座梳妆台,逐渐有了光亮,慕清眼前一亮,被精致的妆台吸引了目光。

    长方的桌子上摆满数不清的小物件,她一半都不认识,只觉得黄色的灯罩下闪闪发着温暖的光芒,极为耀眼。

    “嚯。”她不由得心生赞叹,上前取了一只做工精致的银钗。左手摸着妆奁里一把回旋纹透雕的象牙梳子,不停的轻搓着。

    “真漂亮。”她笑着回头赞美,脸色却猛地一黯。

    秦子骞和蒋雅南呢?

    在言笑晏晏的施恬雅身边,只有无尽的黑暗,根本看不到殿外是个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我的朋友呢?你把他们弄哪里去了?”慕清惊呼。

    施恬雅的脸上依旧恬静可人,就那么淡淡的笑着,让慕清觉得非常不安。这笑容像是能穿透她的心,笑得她心里发寒。

    更让她无法忍受的是,施恬雅的眼珠子紧盯着她时不住上下转动,就好像自己像是她的女儿,接受她的审视一样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!大虚!”慕清放下了手上的物件,好奇和感叹已经被心里的那份惊惧所困扰,再也没有了继续欣赏下去的勇气和心情。

    “现在就剩下你和我了。”施恬雅说着,“清儿,你是个聪明人,又是我的后人,跟那些外人可不一样。事情得从六十多年前说起,仪式的失败,已经造成了不可逆转的破坏,秦家最后的遗存,也都淹没在黄泉之中,我落入半生不死的境地,灵魂被困在**的身体里,再也得不到释放。这是亮村人犯下的罪过,这么多年,我一直引导着一个最后的亮村神官,为我寻求一副新的躯壳。但是一直没有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直到你们踏上这片零域,我才又再度活了过来。你是我的后人,理应接受我的馈赠和传承,你将学会我所有知晓的仙术和剑术,走出这片困惑的地界。”

    慕清浑身一抖,她开始明白了,大虚看上的,不是被人玷污的秦映雪,也不是触碰过黄泉的蒋雅南,而是自己这干净的处子之身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有闪失,已经做了最好的安排,所有的浩劫由其他人承受,当然,我也看得出来,你喜欢仙官阎罗,对吗?如果你想得到,我能为你安排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要我继承你吗?”慕清不自主的后退,这一刻她相信秦子骞的判断,大虚一直在寻找身体,至于自己的灵魂,她是完全不需要的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,你也就是我,如果你愿意,可以拥有这世界的一切!现在虚村的‘空’已经不在,再也没有人能够阻止我们了。你可以透过我的眼睛,去看你的世界如何拜倒在我脚下!”施恬雅双眼放光,上前逼近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能留在这儿,我得回家。”慕清惊恐的瞪大了眼睛,尽管面对着是一副倾国倾城的面孔,但不比青面獠牙的恶鬼差多少。

    “不是所有的人,都会拥有一切。想想你可能得到的,将是凡人永远无法触及的一切,永生、力量和唯我独尊......”施恬雅见她仍在自己的靠近中后退,嘴角泛起冷笑,“慕清,你是想经年累月蜷在寒冷狭小的黄泉柜苟延残喘,还是运用你的天赋去征服一切?”

    “你是为我而生的!”施恬雅一晃,就已经站在慕清面前,按住了她的手臂,“用你能听懂的话说,你从意识、身体直至灵魂,都是属于我的,这就是你的使命!你可以通过我的新生,成为我的一部分!”

    “你把他们怎么了?”慕清的话语颤抖,秦子骞成了自己唯一的希望。

    施恬雅微微一笑,抬起了下巴,“你喜欢的人说话很有趣,他没有说错,牛是没有办法离开屠宰场的,但是牛肉除外。”

    她一手按在旁边的妆奁,“我给你几分钟时间的考虑,毕竟我们血浓于水。当然,在我这里,也只有我,能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
    不过轻轻一点,慕清觉得肩膀上像是扛了一座山,被按在了梳妆台的木凳上,施恬雅一转身,就消失在了黑暗的殿中。

    她视线所及不远,两只镜鬼一左一右在黑暗中左右轻摆,嘶嘶隆隆的地滚声,安静的在耳朵里徘徊,殿外是什么情形,自己一点也听不到,同样也看不到。

    是接受,还是抗争?她摸到了手上的日游面具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秦子骞和蒋雅南在做什么呢?是不是已经丢下自己逃离了?

    大殿之外,秦子骞身上大量的汗水流淌到了破开的伤口上,蛰疼的感触使得自己的行动越来越受限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杀了近百,还是近千,他分辨不出。只是不断的杀戮,已经让神经有些麻木和沉重了,每一矛挥出,鬼兵不是掉了脑袋,就是被戳掉了一截。这沉重的压力,极具画面感。

    他恶心的想吐。

    “施恬雅!你把慕清怎么了!”蒋雅南突然一声大吼,背靠着秦子骞的她见到施恬雅正从大殿中缓缓踱步,走了出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