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53.第353章 背水一战(六)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施恬雅没有答话,只是冷漠的用眼神瞟了瞟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她的能力,不过是个身手敏捷的凡人,比起正在挥舞长矛的秦子骞,更不用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“仙官受累,替亮村的神官们解脱,这是功德,但在我的地界骚乱,就是对我不敬!”施恬雅冷冽的话语一出口,鬼兵的迫力瞬间涨了数倍。

    六柄长矛同时翻卷挥舞着进攻过来,火把上的光、刀刃上的精光、矛尖上的反光,构成了一张凌厉之极、凶悍之极的光网。没有风声、杀声,只有澎湃而又冷酷的杀气。

    这背水一战,竟然安静得没有拼杀之声,黑暗中只有秦子骞大口大口的喘气,他手上的长矛已经不必瞄准,也能判断出自己的长矛从一个鬼兵的额头正中戳了进去,没有丝毫误差,已经完成了必杀的一击。

    曾经实战鬼兵的过程,如果长矛是刺入额头正中、再从脑后穿出的话,都没有再移动的可能。

    从刚才的对抗,那个被击中的鬼兵已经“再死透了”一回,但它只是打了个趔趄,头盔里却放射出一种更凶悍、更视死如归的狂热红光,脚尖在栏杆上连踩,噗地从长矛上扯了脑袋,飞跃着向秦子骞一刀劈了过去!

    这一刀鬼哭神嚎,秦子骞的长矛哪里能及时收回,唯有架起矛身狼狈招架。

    刚才死去的鬼兵,纷纷又从地上站起,多半数没了脑袋,可还能抽出腰间的长刀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施恬雅轻蔑的出声,“黄泉对活人是凶猛的剧毒,对死人则是延绵长生的灵药。你慢慢体会......”

    话虽这么说,她却手指着地面,口里开始念念有词。

    秦子骞骤然间,感觉到脚下产生了奇怪的松动感,仿佛踩着的石阶全部变成了柔软的沙滩,接着,沙滩又变为松软的泥土,以至于双脚正在开始慢慢下陷。

    他仓促抵挡鬼兵的同时,低头去看自己的双腿,这一看头皮都麻了,仿佛立刻陷入寂静的真空世界,他的双脚已经陷入地下,奇怪的雾气正在由淡转浓,慢慢的包裹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“雅南——”他张口大叫,声音却像被最优质的吸声棉给夺走了,耳朵里什么都接收不到。下陷的速度越来越快,几秒钟内便到了膝盖,现在脚下给他的感觉像一片浮力巨大的海水,缓缓承托着他的身体。

    下意识的,在他思想里,怀疑这陵寝上的施恬雅,是位法力无边的“神”,正在肆意摆弄着他们这群接近陵寝的人。

    心念一动,下陷的速度便停住了,石阶平面刚好到达他的腰间。

    “咦——?”施恬雅微微皱眉,突然笑了起来,“怎么,阎罗天子也要拜我么?居然承认我的法力无边?”

    秦子骞手掌一翻,五指牢牢扣住了矛柄,同时右臂屈肘,在石阶表面一压,身子借力迅速向上弹射起来。

    仿佛溺水的人突破水面,石块就如同浪花四溅,迸射出来,当他的身体弹起四尺多高时,神志已经完全清醒。

    视线里,蒋雅南握着长矛在镜鬼的夹击里沉重的挥舞,只能自保,形势岌岌可危。

    双脚落地时,秦子骞重新感到了石阶的冰冷坚硬,左手一扬,顿时金光万道。自己长矛挥出,竟与之前不同。

    急速挥舞之下下,长矛带起的金光一落到鬼兵身上,便如遭雷击般跌了出去,仰面朝天地摔进前仆后继的鬼兵阵中。

    滴零当啷,这些鬼兵的盔甲,纷纷从身上剥落,鬼兵四仰八叉地躺着,手上的武器已经跌出数米远。一阵风刮过,掀开了覆盖在脸上脏污的麻布,露出黑炭一般的皮包骨头,早已经没了人样。

    “阎罗要是信我,一样可以永生,我得到了一切,也有你的一半!”施恬雅兴奋的回答。

    秦子骞微微皱眉,在鬼兵扑上的一瞬再挥长矛,闪过的金光再也没有迸发,又开始变得艰难,这地域是属于大虚的,只有愿意誓死效忠,听命于它的“旨意”,才是生存之路。

    “呸!”蒋雅南啐了一口,“赶紧把慕清放了,要不我一把火烧了这个通宫,让你尸骨无存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苦笑,要是略微妥协那么一小下,可能还能撑得更久一些,这一句话说的,自己非要苦撑下去不可。

    可这话多么“蒋雅南”。

    “尸骨,我马上就有新的身体,干嘛还守着旧的尸骨?这是我的后人,不再是献祭那种不正统的肮脏身子,你们两个也算我重生在这个世界上第一对遇到的男女,这陵寝以后你们住吧,说不定,也没有鬼差来收你们的魂魄,好让你们继续祭祀下去。”

    她张开双臂,一股强横的,强横十倍的鬼力一下子散出来。这真的是数个世纪的老鬼才拥有的强横力量!

    鬼兵明显有些恐惧施恬雅鬼力的出现,刹那间,气势反而一挫!陵寝上空的溶洞咔咔作响,石壁落着灰尘,正在做不规则的扭动,看上去极为的诡异,一道道透亮的星光,好像激光一样反射地面,这是星力汇聚成实质的表现。

    “到夜晚了,这个月夜终不再苦寒,月挂半空之时,就是我出寝之日!哈哈哈——”,施恬雅异常得意,抬头看着陵寝的变化,发出阵阵狂笑。

    头顶的光芒一道道射进来,从最初的陵寝中央位置,正在逐渐的向四周扩散。

    眼见大虚似乎越来越强,秦子骞心里焦躁,手上更是不停,然而鬼兵却在月光中汲取着天地灵气,一道道发蓝的星点,慢慢漂流汇聚,鬼力也越转越强,逼的秦子骞反而顶着蒋雅南后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完了,难道真要死在这里?

    正焦急如焚,手上矛尖猛地一震,一把长刀磕在矛身,差点震得秦子骞丢了长矛,睁眼去看,面前头上戴盔,身上披着锁子甲,正是在木桥上拦住自己去路的那个鬼将!

    不仅仅是他,就连身后的鬼兵,也都被一个个鬼将强行挤开,纷纷抢到秦子骞的面前。

    鬼兵抗击起来吃力,何况这些鬼将!

    秦子骞心里一沉,后背突然被凉风吹过,侧头一瞧,身后的蒋雅南不知去向!

    于此同时,施恬雅笑着,单手掐住蒋雅南的脖子,远远站在殿门口,鄙夷的笑着说道:“放下长矛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