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56.第356章 背水一战(九)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两人在地上翻滚了几圈,秦子骞觉得自己连站起来都十分困难,与鬼兵的一场拼杀,全因为施恬雅的赶来而变得毫无用处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它能随意的让鬼兵重新自地上爬起。

    即使是失去脑袋和手臂,仍有不容小觑的战斗力。

    “赶紧找慕清,这里我们没有胜算,只能逃。”蒋雅南捂着脖子,操着嘶哑的声音说着,环顾四周,根本看不到她的身影。

    “这姐妹两个墙头草,要不是她们,我们会一步步的困在这儿?”秦子骞在地上静静淌汗,不以为然。

    “要是我受困,你救不救?”

    “咱俩谁很跟谁,你一句话我能不救吗?要不被窝没人暖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爬起来救她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哼了一声,从地上爬起,极为不情愿,对他来说,慕清的鹅蛋脸确实影响了她成为一流美女,自己没兴趣,还爱惹麻烦,性格经不起调戏,又有什么有趣?

    “大虚逃走,但不会太远,一定在这大殿中看着我们,她自求多福吧。”秦子骞回头,殿外的鬼兵纷纷挤在殿门外咬牙切齿,但就是没有一只踏上殿门。

    “慕清!”蒋雅南扯着嗓子去喊,不见回答,不仅如此,大虚再没出现。

    “去后殿!”蒋雅南说着,向大殿的后门跑去。

    怕她闪失,秦子骞急忙跟上,却讶异她在黑暗中怎么能够看得清楚,这后殿不像前殿,石壁上有着火把。

    蒋雅南绝逼不是人,他又提醒了自己一次。

    “她一定是被困在后殿里了!”蒋雅南到了后殿口,看着眼前的黄泉河说着。秦子骞追随上来,一眼就看到看到了黄泉里的铁箱,想感叹一句,猛地喉咙一紧,整个身体就被拔起,向着殿内卷去。

    “快……”他仅仅吐了一个字,就再也说不出话,蒋雅南惊愕回头,身后的男人又不见了!

    料想大虚搞鬼,她瞬间放下寻找的心思,跳上黄泉中的铁箱。

    秦子骞被大虚所困,顷刻就变回刚才自己被擒的局面,除了坐以待毙,别无他法。

    自己有没有救秦子骞的本事,也许日游有些能力。

    铁箱发出闷响,蒋雅南头痛难忍,啊的一声,就跪在了第一口铁箱之上,紧按自己的脑袋。

    这疼痛就像是要把她的头皮扯掉,撕裂着让她流下眼泪,视线里一片扭曲模糊,感觉整座“箱桥”的生冷铁箱,一只只慢慢掀开了箱口。

    黄泉在模糊中的眼里渐渐清晰。透过水面,她看到了无数的铁箱沉在水底!

    咝的一声,昏黄灰暗,满是灰烬飘絮的场景中,一位披头散发,拼命挣扎的汉服祭巫,正被两只鬼兵按着脑袋,强行往铁箱中的黄泉按下,那祭巫被呛了口液体,又挣扎着抬头,不住呕吐,然而鬼兵不为所动,还是按她扣进铁箱,在她满是恐惧的眼神中,轰隆合上了箱盖!

    这一声响沉闷而又压抑,铁箱里的祭巫不停的拍打箱面,急促的几下就没了响动。空气里弥漫着悲哀的呜咽,几名鬼兵把铁箱抬起,扑通扔进了黄泉。

    蒋雅南突然醒来,想起刚才的幻觉仍不寒而栗,在眼前的这片黄泉里,这样的铁箱不知道还有多少只,里面又塞了多少祭巫的身体,这亮村所丧生的生命,竟然是虚村矿洞和村落的几倍不止!

    她屏住了呼吸,一步步的向水上宫殿跳去。

    秦子骞被勒的喘不上气,却还是见蒋雅南从箱桥上通过,松了一口大气,大虚竟没有控制自己逼蒋雅南就范,实在意外。

    大殿里鬼气森森,无数的黑发缠绕着巨大的殿柱,两侧的祭巫雕像纷纷在昏暗的黄光中慢慢展现。弥漫着深幽而冗长的呼吸声,在大殿正中,两具威风凛凛、手持关刀和硬鞭的将军雕像,一左一右,对称着矗立在端坐莲花座的大虚雕像两旁,直达殿顶。

    衣诀飘飘的大虚轻巧巧的用左脚点在自己石像的右肩头,甩动脖颈,把黑发紧裹的秦子骞正慢慢翻转到自己面前。

    “无知的仙官,就凭你和和几个罗帝,还有一个不中用的手下,就想妄图杀我?简直自不量力!不归顺与我,就是我大虚的敌人。”

    她此时变了模样,惨白毫无血色的脸上七窍流血,嘴巴一张,黑色的污血就顺着喉咙下淌,染的白色的锦裙一片肮脏。

    她说完话,就开始甩动头发,卷着秦子骞前后磕着两边的石柱和石雕,看着石块崩碎,秦子骞被磕的出血,嘴角才露出一丝微笑。

    “我给你这天下平起平坐的机会,才过了十七八年,你就带着其他仙官和帮手赶回来与我作对,就凭你们这些道行,灭得了我吗!”

    “鹅蛋脸小屁股,也不会生养,给人做小妾,压在身下皮包骨头,连点干货都没有,注定被人糟弃,你是因为这个被大娘乱棍打死的吗?”秦子骞笑道。

    “想死!”施恬雅勃然大怒,重重将它他拍到在地上,磕出一只大坑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被我说中了,”秦子骞继续调戏,“你被抛弃了几回?”

    呛地剑声龙吟,不见施恬雅在半空移动,寒光已经化成剑芒万道,将地上的秦子骞瞬间戳成了血人,鲜血四溅。

    “你再说一句!”施恬雅一声怒吼,显然是怒到了极点,秦子骞无意中的调戏,正巧戳在她生前的憾事,瞬间爆发。

    “原来不是小妾,是人家没看上你。”秦子骞来了劲,第一次感觉受伤也受伤的痛快,“嗤”一道剑气电光飞驰,在地上直直划出一道深痕,向他逼来。

    见到杀招,秦子骞急忙闪避,就地一滚,身体缩到了一根石柱之后。右臂上又多一道深深的切口,她的剑太快了,即使是等同于风帝吴双的速度,也难以避开。

    自己找到了施恬雅的要害,她有着被人抛弃的命运,这人活着的时候才情卓绝,有这个遭遇简直就是打脸,恼羞成怒,立刻驾驭生平最强的套路,用剑斩杀自己。

    等一下,剑?

    他瞬间想到了山门处的先祖傅九尘,他用的兵器,就是剑!

    “你被傅九尘抛弃了?”他缩身在石柱后,试探了一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