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59.第359章 背水一战(十二)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寒风浸在她的伤口,立刻深入骨髓,蒋雅南哈了一口冷气,在江州的警局办公室里,有着一张祠堂照片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薛正初当时还给她专门指了指,说是除四旧的时候,这座祠堂就被打砸了。之后,祠堂的位置被定址成了公安所,时代演变,最后成了江州的警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居然处在通宫的深处,再见到这座祠堂,实在叫人费解。

    蒋雅南拉开祠堂大门,一脚踏了进去。刺目的光芒照的自己眩晕,她急忙伸出双手护着面门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耳朵里居然听见了一串响亮的电话铃响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乱跑的!”成熟女人的严厉苛责声,就毫无预警的闯进她的耳朵。

    蒋雅南眯缝着眼,看见了明亮的警局办公室,而自己的母亲一袭蓝裙,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满是脏污和伤口的她猛地回头,看到了办公室外走廊的栏杆,在阳光的照耀下,一辆辆警车就整齐的停放在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妈?”她带着疑问,慢慢转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我开完会,你就趁机连夜从医院逃跑,给我说过没有!无法无天了你!”周晴重重一拳,砸在了办公桌上。

    对面的王局长一手端着茶杯,脸上定格在喝水的一刹那,他的时间像是停顿了。

    “雅南,我告诉你,以后不准你和秦子骞在一起混!我不是告诉过你,他已经开除仙籍,不再是阎罗了!”

    “做到地府仙官,他的功德是常人无法替代的,事实上你也拿他没办法。他还是阎罗。”蒋雅南呼了口气,开始明白为什么见到祠堂了。

    周晴眯起双眼,阴沉着脸,却一点不影响她的端庄秀丽,“你知道的挺多了,还知道功德?”

    “当然,人在做,天在看。早晚要还。”蒋雅南捂住自己的伤口,并没有进到办公室的意思,“所以我还得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也不准去,你就呆在这里!”周晴怒了,从沙发上腾地站起,“我看你是疯了,连去哪里都不吱一声,翅膀硬了是不是?”

    “我吱声,你不会让我去!”

    “知道还去!”周晴一转身体,“你有想法可以说,别逼我最后只能把你锁在笼子里!亮村里的人,我有其他的安排,会有人去救,你只能乖乖的呆在我身边,不能离开我一步!”

    蒋雅南鼻孔里出气,不以为然,跟母亲的对抗,又不是第一天,她说往左走,我只要往右边行呐,“你规定的?我还有没有人权,有没有自由?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闭嘴,从十三岁开始你就开始要自由,要解放,让****碎心,现在我不能看着你连命都不要。我让你还能吃饭说话睡觉走路,就已经给你足够的自由了!”

    “亮村的大虚才疯了,慕清和秦子骞都危在旦夕,我得赶回去救他们,等你的人到,他们就死了!那里来得及!”

    “死就死了,那是他们的运数,不是你的,至始至终,你都不能卷到整个事件中来,跟我回家!”

    周晴上前就抓她的手臂,被她甩开,“你是阎君,又有地上地下穿梭的能力,为什么不救你的下属?非要指使和引导他们去死不可!”

    “我是阎君,我想怎么指使就怎么指使,十殿阎王都是我的下属,必须听命于我!”周晴双眼猛地通红,这个不听话的女儿显然已经触碰到了她的底线。

    “没有兵的将,也就不算将了!”蒋雅南针锋相对。

    周晴看着她,轻轻歪了脑袋,“没有灵筹,他们不算是兵,他们需要灵筹,一直都会需要,我拥有他们的生命,掌控他们的身体,决不能看着你把下半身给一个下三滥!”

    “谁要给他下半身了!你是母亲,能说这样的话吗!”蒋雅南脸上一红,也怒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能说么?这是事实,难道我说错了么!你早就迷了心窍,不再是你了,我可不傻,不能看着你就这么被毁掉。”周晴抬起下巴,“不管你乐不乐意,以后只能紧跟着我,哪里都不能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我自己的,你老了我照顾你,死了我给你养老送终,我的生活我来决定!”蒋雅南吼着,“你赶紧送我回去!不然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然怎么样?杀我吗?我生你有罪是吗?”周晴怒不可遏,她觉得根本没有必要再和女儿谈下去了。

    但她抓住蒋雅南左臂的一瞬,看着她近乎仇视的眼神,突然就松了口气,也许方法错了,可以不用搞得这么僵。

    紧皱的眉头舒展,嘴角带上了一抹微笑,“你说的也有道理,他们是我的下属,我应该救他们。现在也只有我有能力,能拉他们出亮村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还......”蒋雅南见她变了话锋,顿时觉得像是做梦,然而看到她似笑非笑的表情,瞬间想到了她的用意。

    她扁了嘴,不看她的脸,“有条件的是吗?”

    “是。你也清楚,他们命在旦夕,时间不够了,你可以考虑一下,我也许还能救上一个半个。要是耽搁下去,我也没有办法。”周晴呼了口气,白吵了一架,真是浪费了不少力气,见女儿不吱声,又怂恿道:“你是一个凡人,在那种地方转上一圈,还能救什么人出来?你们三个都是死路一条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你,你救他们两个,我以后不再和秦子骞来往。不理他可以吧!”

    “行啊,跟我回家,机票我买好了,倭国那里的樱花开了,我正好有假,我们母女得好好相聚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“你先救人!”蒋雅南压根不想看什么樱花,担忧着秦子骞和慕清,忧心如焚。

    “我好久没有听过你叫我妈了。你是不是要再乖一点?”周晴妙计得售,心情极为轻松,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“我想叫的时候自然叫,你快救人,再晚来不及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行,救了人我还是恶人,与其这样,还不如让他们死的干净,最多我少一个女儿,”周晴斜着眉眼,看着女儿,轻笑温柔的说:“我可不希望,女儿就这么没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不看自己,也不回答,周晴微微一笑,觉得秦子骞还是死掉的好。

    蒋雅南呼了口气,到了这一步,她已经没得选择,无论是在生活,还是灵异事件,得遵循一个原则:别抬头,拼命跑。如果想好好的活着,要预见得到麻烦,不惜一切代价避开,不然,下一秒,就是受制,游戏玩完。

    现在,唯一可以救秦、慕二人的自己,被母亲“吃掉”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