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63.第363章 大虚没死?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见他笑,吴承教脸上也露出笑容,上前了一步,把儿子和媳妇护在身后,一抱拳,“老朽只是建议,一切看仙官定夺,这剑嘛......大虚既然死在你手,理应归你所有...”

    什么叫理应,本来就是我的!你们还想抢?

    不,他们不是要抢,是想要我的命!

    秦子骞不露声色,反而捏紧剑柄,“没错,这剑以后是我的了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地上的尸体,猜测罗帝们没有动手的原因,一定是这个尸横遍野的场面,震慑了他们,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两位朋友,困在这后面的古殿,杀了大虚,有些累了,你们帮个忙进去找一找,怎么样?”他脸上带着自信的微笑,轻轻晃着手中的妖剑,能不能撑过这道关,就看施恬雅的尸体给不给力,自己的演技过不过关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仙官的能耐,我们见识了,不过为了灭掉秦家大屋里的鬼东西,老朽这把骨头,也都快折腾散了,加上我儿子和媳妇都受了轻伤,再进后殿,只怕命都要折在这儿,仙官本事大,还是仙官先行,我等在旁边辅助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承教打起算盘,估摸着秦子骞的实力。他和媳妇设计几人困在地堡,玩了一次阴招,可这秦子骞也没“讨个说法”。要是他能力在瞬间增长,现在应该不会放过报仇的机会。可他没动。

    他的眼神逐渐凌厉。

    “呼。”秦子骞转身用剑挑起施恬雅的尸体,直接把后背亮给了他,似乎是看施恬雅有没有死绝。

    吴双和克莱尔见是良机,就要上前,被父亲拦下,距离秦子骞,不过五步的距离,三人齐上,胜算极大,但是凭借自己对秦子骞的了解,要说他是个粗枝大叶,可绝对不是。

    他刚才让自己带着儿子媳妇探路,几乎是命令的口气,哪里有些恳求帮忙的意思?

    不是有恃无恐,还能是什么?

    这阎罗,一定是杀大虚的时候,激发了什么潜能,现在已经完全不把自己这几个人放在眼里了。别说他手上还有一柄神器。搞不好,他现在就已经吸取了大虚,拥有大虚一样的力量!

    见他转身,吴承教赶紧和颜悦色,把双手垂了下来,“仙官,既然我们都困在这里已久,现在最重要的,还是先离开,这后殿......我和儿、媳妇先行,你随后跟来,要是出了状况,还望仙官援手,如何啊?”

    秦子骞微抬下巴,眼皮低垂,“有劳。”

    他努力保持着镇定,现在浑身乏力,别说对抗罗帝,想要挪动几步都疼痛难忍。看见吴承教给回头给两人点头示意小心,一颗心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再等一阵,身上的伤就能恢复一些,就算虚弱,也起码能跑了。

    吴双虽然疑惑,但是忌惮他手中的妖剑,没有吱声,跟随父亲走到了前面,反倒是克莱尔,明亮的绿眼珠不停的转动。

    走过秦子骞身边时,她突然一顿。金发碧眼的她莫名的瞧了秦子骞一眼。

    她右手的手指微动,就想动手。

    秦子骞低垂着眼,心里乱成了一团糨子,浑身极不自在,却不敢移动,下巴继续抬高的同时,不停的活动着脚趾,全身上下,只有这个让人看不到的地方,才能发泄着自己的慌张、压力和惧怕。

    “克莱尔,进去一定要跟紧了,小心危险。”吴双扭头叮嘱。克莱尔扭头回去,点点头,终于还是握紧拳头,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秦子骞一口气憋得辛苦,但这个时候深呼吸恐被人察觉,还是继续忍耐。

    这第一关,算是过了。

    “三个蠢蛋。”不知从哪里冒出一句嘲笑的女声,秦子骞脑袋好像就要炸开,还没闪躲,克莱尔已经转过身来,动作最快,一个反手,就扣住了秦子骞的喉咙!

    “吴,他装的!”克莱尔顷刻就发现了秦子骞的秘密,她神采飞扬,立刻就去夺剑。

    那古剑像是长了眼睛,从秦子骞手中脱出,顷刻没入身后的黑暗,克莱尔右手扭转,掐着秦子骞转了半圈,视线锁定那古剑的位置。

    吴承教、吴双回头,气愤秦子骞的狡猾,却也朝着黑暗中注目。

    古裙白衫,又是一个巧兮倩兮的施恬雅,握着手中的剑,似笑非笑的从黑暗中走出,“想要去后殿,起码是不是跟我这个主人说一声?”

    见大虚安然无恙,四人都是一凛,克莱尔立刻放手,丢了手上的秦子骞,去摸腰间的手枪。

    “枪,有用么?”施恬雅轻描淡写,剑尖摆在身前,指着地面,“阎罗伤了我,跟你们几个无关,我给你们一次离开的机会,不想祭做人柱的,马上给我滚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趴在地上狂咳,看着地上“施恬雅”已经腐臭不堪的尸体,简直不敢相信,自己居然只是杀了一个大虚的替身。他边咳嗽,边疑惑万分,不住在施恬雅身上打量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肯放我们走?”吴承教声音颤抖,几十年前,他就知道大虚的可怕,现在得知它还活着,说什么也不想多看它一眼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,否则眼睛将失去光明;不要说,否则嘴将失去声音;不要听,否则将失去心志......”施恬雅淡淡的说着,言语中迫力十足,“想留下,我也不反对!”

    她伸出左手,握紧了拳头,“轰!”整个溶洞一震,些许碎石落下,罗帝们纷纷被其震慑,均是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吴承教脸上淌汗,“既然如此,阎罗与您之间的恩怨,就交付给大虚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

    他迈开大步,生怕大虚反悔,就向洞外逃去,吴双、克莱尔紧随其后,不敢多待,三个人撇下秦子骞远远逃了。

    沉默片刻,剩下的谁也没说话,直到脚步声彻底听不见了,施恬雅才嘴角轻笑,“你,站起来跟我再打过。让我看看你都有什么能耐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抬头看了半晌,嘿嘿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因何发笑?”施恬雅不解,呜地举起剑,指着他高挺的鼻梁。

    “我遇到的大虚,香的我能背过气去,你这个大虚,臭的光想让我往你身上扑,血液、脉搏你一条不缺,就是有一副死鱼眼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施恬雅扭了脑袋,双眼里突然有了光彩,看上去清澈透明,灵性十足。

    “大虚的力量,由内而外,它要是活着,地上的鬼兵为什么不纷纷爬起?你放开左手,让我瞧瞧,可是有一个遥控炸弹的起爆器?”秦子骞擦拭嘴角的血渍,从地上慢慢站起。

    那施恬雅脸上面无表情,在他面前,慢慢张开了左手,里面果然黑乎乎的一块,正是一个闪着红灯的微型起爆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