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65.第365章 水中宫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怎么打我?”秦子骞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“你摸我!”吕莹怒喝,阎王觉醒了这么多年,见过仙官不少,真没见过这种不要脸的,“你尊重一下自己的身份,你是五殿仙官阎罗,不是金瓶梅里的西门庆!”

    “西门庆见潘金莲才摸的……”秦子骞撇了嘴。

    吕莹气不打一处来,“先救人吧。”她的心情极差,不想再看他一眼,为了吃豆腐占便宜,他能无所不用其极。

    “大虚你都处理了,救日游不难。”吕莹看他摇头晃脑,毫无所谓,拧紧了眉毛,跟他接触算是领教了,毕子晋说的没错,这个阎罗不干好事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你跟我滚床单,我去救人。”秦子骞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救你的人干嘛要跟我滚床?”

    秦子骞一笑,即使说到这么过分,吕莹也都是心平气和,没有爆气,可见她性格在所见的阎王里是最温柔的了。

    这是个软妹子,要是不够软,也不会放过自己,得晓之以情,“你没杀我,我很感激,但你有没有想过后果,违抗阎君命令,她能放过你吗?”

    “这不用你操心,我当然有话说,现在救慕清才是最重要的,日游慕静珊牺牲自己,阎君千叮万嘱,要她活着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秦子骞恍然,原来她的任务是杀一个救一个。

    “你看,这水中宫阴郁难明,日游已经陷落其中,你的神力在于控制,论实战必须辅助,以前有毕子晋,现在你也没好战友了,一个人进去,能不能出来都是问题。同重伤的我相比,你的速度都不及我,照我看,阎君不是收拾我,是要你死在我手上。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,阎君要杀我?”吕莹心里一跳。

    “我身上有迴梦,这阎君不可能不知道,罗帝之中有一位风帝,我少不了跟他发生接触,掌握他的能力,也是必然,你不善战偏偏派你来杀我,这不是让我反杀你嘛,我看,这是清算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清算?”吕莹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不听话,但也和蒋雅南多少有些关系,怎么说蒋雅南也是阎君的女儿;我再叛逆,也还没害过人命,你和毕子晋不同,你们有那么一段时间,靠吸取人命提高实力,没有向阎君讨要灵筹……”

    看她神情一动,秦子骞知道自己说的话开始发生作用,故作感叹,“这个女人的心啊……我可说不太好,我更倾向用暗示,简单直接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胡说八道,阎君不计前嫌,现在起用我,是表明我足以委托重任。”吕莹被他说的毛了,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“真是这样吗?真是这样,你会派来杀我吗?给你灵筹了没有?给你承诺了没有?杀我也是功劳,给你许愿了么?”他一串提问,吕莹无言以对,想起周晴那皮笑肉不笑的表情,觉得秦子骞说的不无道理。

    自己确实有段时间受到毕子晋的怂恿,开始不遵号令,不取灵筹,吸了几个人的性命维持神力,虽然吸死的也不是什么好人,但事后也非常后悔,自从和阎君周晴再度接洽,主子不计过失,已经相当高兴,哪里有阎罗这些鬼道道儿。

    秦子骞见她不做声,只是转动眼珠,知道心里被他说动,这个时候要下一剂猛药,要她倾向自己不可。

    “假如蒋雅南有一天坚持非要嫁我,你说阎君会怎么办?我还是我,不用听她话,说不定还能熬个官二代的女婿,你呢?”秦子骞双眼迷离,停顿了一下,“到时候她无处撒气,就要责怪你为什么要放过我了,少不了要找你开刀......”

    “秦子骞!你够了!你不用这样说人坏话,你没功夫救人,我去救!”吕莹心思已乱,怒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妖剑一晃,轻轻甩出一道剑弧,拦住她的脚步,“跟你说些掏心窝子的话,我的伤已经恢复了**,这救人的事,还是我上,你多在这里照看黄泉的气息,要是能帮我一点,就尽量控制,让你进去,我舍不得。”

    吕莹翻了他一眼,鬼话连篇,“你说的不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耸耸肩膀,把脸凑到了吕莹的面前,“我不知道,可能就是猜测吧,怎么了?不让猜吗?或是你想从我这里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,”吕莹偏了偏脑袋,怕他又来偷袭那一套,见他迷人的笑容,镇定了一下,“你,明知道我想问什么...”

    “那你也清楚我会怎么回答。”秦子骞压低了声音,双眼在漆黑的溶洞里放出光彩,在他看来,吕莹本来就心里有鬼,怕遭到周晴清算报复,自己的话说的恰到好处,她会好好考虑一下,选择新的阵营。

    现在的问题是,这片水中宫里还隐藏着什么。

    当他踏上黄泉水面上的巨大铁箱,耳朵里似乎听见了女人冗长的悲鸣,那份不亚于大虚的压迫,立刻沉重的压到了身上。

    这片水域,至少还有与大虚类似的力量。

    吕莹试着控制黄泉的涌动,但那无数死亡的画面和嘶吼声,几乎要把她的脑袋炸开,她只能捂住发烫的头停下,喘着粗气看着秦子骞一步步深入。

    咚咚摇晃的铁箱,随着他踏上的脚步上下浮动,她深切感受到在铁箱中的祭巫所承受的痛苦,那份冰冷、刺痛,还有无数人死亡的悲惨场面,都会在每一个祭巫的脑袋炸响,永无停歇,直至祭巫体内的血液彻底被黄泉吸光。

    这是人类犯下的罪孽,这是整个举行祭祀的四大家族所犯下的罪孽!

    可是,最初的人,为了什么要开始这种祭祀?

    秦子骞终于踏上宫门,回头冲吕莹摆了摆手,就闪了进去。吕莹有些恍惚,他的话究竟有没有道理呢?

    秦子骞踏过吱呀作响的木制走廊,看着斑驳墙壁上留下的字句,黄泉涌出,应该就是最可怕的灾厄,好像四大家族祭祀的作用,就是为了阻止黄泉的涌出,这是祭祀的目的吗?

    可是黄泉究竟是从哪里开始出现的呢?

    是这水中宫的亮村?还是虚村?抑或是地下皇城?

    跟慕清、蒋雅南不同,他抬头看着层层叠叠不同色彩廊柱的建筑格式,又深陷疑惑,这水中宫,虽然外层腐朽不堪,但明显不止一次进行过修缮和改建,只怕水中宫殿不大,却有着层层二重或是三重的包围,将重要的内宫与外界完全遮断,成为构造非常复杂的巨大屋子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继续深入,猛地眼前一黯。像是颗粒状的灰尘糊住了双眼,视线开始模糊,隐隐的前方拐角处,出现了几只人形的黑影。

    他努力使用瞳力,却还是看不清楚,想起手中的妖剑,急忙挥了一把,蓝色的剑弧在空中划过,在黑影队伍的最后,赫然是弓着腰的慕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