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0章 有魅力的阎王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第370章 有魅力的阎王

    秦子骞躺在病床,他耳朵里似乎犹还记得祭巫和鬼兵们的呜呜叫声,费解的是,睁开双眼的视线里,是明媚的阳光,和医院里传来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再听那些呜呜的声音,竟然全是医院里传来的喧闹。

    自己在水宫昏厥之后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。

    面前站着一个漂亮的女护士,没有注意他刚刚醒来慵懒的眼光,正在给他手臂扎着点滴,那小脸红扑扑的,好像微微出了汗,很是紧张,年纪太轻,应该是个刚刚分配到医院里的小护士。

    透过女护士的白大褂,里面是件淡粉的短袖、白色的蕾丝胸罩隐藏着山山水水。秦子骞想笑,但是身体的疼痛实在让他无法笑出个模样来。他在床不经意的一瞥,看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对于胸前小白兔的评价,往往挂在他嘴边的不是太大,是过小,然而这个青春活力的小护士,却给他一个不大不小刚合适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扎吧,又不烫手。”秦子骞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小护士这才惊异的发现,这个男人醒了!

    “咦——!你不是植物人吗!简直不可思议!”她整个身体后退了半步,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呆在这里已经多久了?秦子骞低头看着自己的身,到处都是绷带,而且还有几处被缝合的伤口,浑身下都是伤,不过,都不像是被包扎了一天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你休息一下,我去叫大夫!”小护士如释重负,把针头临时挂起,一扭屁股出去了。

    像是急着解开他心里的谜团,病房的门被人推开,一个美丽高挑的女人走进屋来,飘进来一股香风。

    红发挑染,短发精干,唯有一双眼睛极为清澈,女人的脸立刻裹了一抹微笑,“你总算醒了,不枉费我把你从那鬼地方带出来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挣扎着从床坐起,虽然这女人素未蒙面,他也能从气息感觉到吕莹的存在。

    她是五官王,想变成谁,变成谁。

    “我在这里养了多久了?”秦子骞问。

    “时间不长,才半年而已,这已经是转了第六处医院了,不是你的伤病难治,而是我总是被人发现......”吕莹笑着坐到床前,从床头柜剥了一只香蕉塞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是怕阎君找到你吗?”秦子骞皱起眉头,既然醒来,得面对这些问题,“亮村的黄泉怎么处理了?还有...慕清呢?”

    “阎君和雅南去了倭国,实际不在国内,而是你昏倒后,亮村突然进了一批人,把傅九尘的石像摆放回了水宫。他们可能知道亮村的秘密。”

    不用说了,一定是王家的人。他们总是挑合适的时机下手,地下皇城以后,他们开始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看着吕莹,只是轻轻“哦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王家的动作这么快,证明自己身边还有人窥伺,或是有人通风报信,相助自己杀大虚的神秘人可能会透露消息。

    这个集团始终围绕着祭祀展开行动,自己的所作所为,都像是给对方开路。

    “我藏得很好,没有被人发现,把你弄出亮村以后,给你找地方医治,但总是发觉有些熟面孔在眼前晃悠,我不敢回子晋的酒吧,也一直留在锦都。”吕莹说着,递给他一根香蕉,“吃不?”

    “我不吃皮,谢谢。”秦子骞一句话让吕莹撇起嘴,“怎么,还要我伺候你,你五殿我四殿高么?”

    “吕莹,你选择救我,应该是卷入一个大麻烦了,不但我们没有灵筹,应付罗帝而且还要面对王氏集团的监视,这一切你不觉得后悔吗?你到底这是为了什么?”秦子骞不解。

    “别忘了我们到阳世来做什么,你阎罗也还是有任务的,那是负责所有的阎王回下面去,我可一直都没闲着,在这里给你养伤,我也发现了一个还未觉醒或是已经隐藏起来的阎王。”

    吕莹狡黠的笑笑,“送回一位阎王,你说我这算不算是功过相抵?”

    “新阎王吗?”秦子骞几乎都快把这个任务忘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刚才的小护士好不好看?”吕莹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那个小护士吗?”秦子骞抽了口气,要是刚才美丽青春的小护士的话,那这阎王的力量实在不容小觑,因为她近在咫尺,但是却丝毫感觉不到她身传来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实习生,读锦都医学院,今年是大四。我从她身,能感觉到她极力压抑的东西。”吕莹翻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情和色,反过来说,也行。”吕莹交流着自己的发现,“她每天独来独往,从不和异性或是同性接触,学、实习总是头班车和末班车,住地偏远,对于热闹,避而远之。”

    “这能看出一个人有情...色?”秦子骞突然有了兴趣,连慕清的下落,也忘记了问。

    吕莹见他没问,心里也算松了口气,慕清的死是必然,要是过于纠结,反而不好。

    “常人不能理解阎王的痛苦。拿我来说,可能你觉得变换样貌是件好玩的事,但是我自己不记得我真正长什么样子。因为每一次变化,都像从头开始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说说小护士的情况。”秦子骞皱起眉头,看来“迫切”的想认真的分析一番。

    “她特别能喝酒,喝完了一个人在屋子里放浪形骸,出了门,缩手缩脚,见人躲......”吕莹说着,又吃了一根香蕉。

    “别大喘气,告诉我怎么放浪,怎么形骸。”

    “咳!”吕莹看他怪异的表情,知道阎罗的老毛病又开始了,“是放浪形骸,其他你脑补得到,少来问我!”

    “她有魅惑所有人的神力,可是却始终压抑着不敢奔放,这才是我一直观察她并没有下手的原因。她一直尽量让自己的言行,不会产生性方面的联想,同时极力避免与他人接触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难了,天朝这个国度,不跟他人接触怎么行,她还选的护士,只怕接触得更多。”秦子骞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在天朝,礼义廉耻极为被人人所看重,可能是她小的时候,发生过令人劲爆的事件,所以才会一直压抑着不敢释放。

    “其实也没什么啊?想要让一个人有冲动,才能证明自己的魅力!”秦子骞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不要脸的你,你以为人人跟你一样?你想想看,她要是喜欢一个人,究竟是体内的神力吸引对方恨不得跟她粘成一个身体,还是出于对她真正的喜爱,不碰不行?”

    “一样啊,来一发再看。”秦子骞打了一个响指,接着因为身的疼痛狠狠抽搐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呸!”吕莹啐了一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