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第371章 历晓筠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第371章 历晓筠

    “日游的面具呢?”秦子骞收起嬉皮笑脸,瞬间脸色扳平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吕莹以为说的这么热闹,足以让这个貌似对生死毫不在意的“色棍”暂时忘却这件事,但她没有料到,秦子骞依旧记得,怅然长叹,“亮村的闯入者把石像摆放在哪里,开始挪动铁箱。我看到慕清的铁箱被打开,捞出了尸体,日游面具随手丢进黄泉里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秦子骞面无表情的听着,吕莹没有那个神力与这些人对抗,能进亮村的王氏集团,一定做好了充足的准备,何况她当时还有自己这个已经昏厥的累赘。能够不被发现的藏好,实属不易。

    慕清在第二次进铁箱和祭巫一起之后,没了生命迹象。

    “见过碧落天星镜吗?这些人有没有......”

    “没有,我好像听见有人说什么祠堂,没有见过碧落天星镜。”

    祠堂?

    自己接触的祠堂,一共有三个,一是米家的祠堂,哪里供奉着四大家的牌位;二是秦家的祠堂,除了惩罚神官割下的脸皮,没什么值得注意的东西。

    剩下一间祠堂,是江州市警局的前身。

    要进入那里,必须通过有阎王的神力进行引导。

    他一动不动,脑海里一帧一帧的回忆当时遇到的情景,漫天大雪满是刻着“恶灵”的墓碑院子里,一袋袋用米袋子装着的沙子......

    在宅院的正门,有一面阴阳镜,接着是进门后遇到的青面獠牙给予自己沉重压迫的“二愣子”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当时遇到的转轮王薛弘济,他无法闯入那个场景之。

    是虚村的祠堂吗?

    正在思考的他,突然被闯入的医生和护士打断,透过一群人前查看他的病情,再次看到那个“情与色”的小护士。

    那双眼角微翘的眼睛与躲闪的眼神,根本同“魅惑”这两个字沾不边儿。

    这是吕莹眼里观察到的“放浪形骸”?那份拘谨和紧张,简直老姑娘还老姑娘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小护士慌张的抬头,看见秦子骞还是远远注视着自己,像是镇定了一下,“导师,我有点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“啊,小厉啊,那你好好休息一下吧。”给秦子骞检查身体的大夫,放下秦子骞的臂膀,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见她像是仓皇的逃跑,秦子骞和吕莹相互对视,吕莹随之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她走到门口,已经看不到那小护士的影子了,“跑得还真快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可不肯定,这个小护士是位阎王,说不定,只是个普通的有点拘谨的正常人罢了。想起吕莹说过她在家里“放浪形骸”,想来她也知道小护士的住处,倒不担心,她能逃多远。

    大夫们相互交流着意见,对于秦子骞这种明明重伤不治的身体状态,究竟是怎么在短时间恢复的,实在搞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为了更好的了解透彻,他们决定暂时停止用药,时刻检查秦子骞的身体状况,作出了留院观察的处理。

    锦都医学院是全国最具盛名的一所医科大学,地处锦都城东郊区,离市区大约两小时车程。学校四周是一片未开发的荒地。

    由于交通不便利,城里的人很少到这一带来,而学生与老师也只在周末时乘坐校车到城区购买物品,平时基本是在校园、荒地里转悠。因为师资力量雄厚,也经常安排学生实习的缘故,学校稍显寂静,但不失为治学的清幽之所。学校多年来人才辈出,大概也与其地理位置有关吧。

    至少这个地方,是不可能天天“英雄联盟”和“穿越火线”的。

    然而学校毕竟是年轻人集的地方,校园内怎么样也不会十分安静,到处都是生机勃勃的学生。

    历晓筠一直是校园里备受瞩目的人物。

    学霸的她生人勿进。不仅仅由于她的年少聪慧,更与她灵气素净的美貌有关。哪怕是普通的一根发卡,都似乎能和她睫毛修长的双目交相辉映。无数趋之若鹜的男生通过各种手段打听她的来历,更有好事者使用各种手段企图让她成为自己的女友,但都没有结果。

    原本这一切不是这样的,在她大二以前,还是有很多朋友和肯亲近的同学,现在的生人勿进都源自于一个来自社会的小混混。

    那小混混无意走进学校,看到了惊为天人的她,前动手动脚的搭讪,却不料历晓筠身手了得,几下把他打得满地找牙。

    然而让人感到恐惧的一刻莫名其妙的发生了,历晓筠没能控制自己的身手,拧断了那混混的一条胳膊,混混当然痛的鬼哭狼嚎,突然开始笑着狂吼,“再疼一下,求你,再疼一点啊!我要更疼——!”

    那一天,历晓筠的名字,像是深深的烙印,刻在众人的心里,对她的觊觎和喜爱,在不断的传言越来越变得恐怖莫言。

    有人说是妖法,有人说是邪,更有甚者,说她根本不配为人,使得历晓筠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,越来越没人同她说话了。

    她并不介意别人这么做,特别的事件必然会引起人们特别的关注。这是一种必然。只是连她自己也不太清楚这件事,所以实在不能满足所有人的好心。

    好在时间可以冲淡一切,经过一年多的热潮,同学们对她的研究热情已经消退,除了新生入学刚开始的几个月里会引起一阵轰动外,她确定已经没有人再想和她谈恋爱了。

    问题是,连说话的人,都少得可怜。

    “晓筠!”同寝室冯思凡的拿着教学模具招呼她,“晚一起吃火锅、唱歌去,怎么样?”

    历晓筠一凛,看她突然向自己套近乎,身体向一侧偏了两步,差点踏进了教学楼前小径的草丛,“我不去了,谢谢。”

    她见几个男生从身后经过,身体绷直平移,却因为道路狭窄,一脚还是踏进了草坪里。

    “她是个怪胎。真是嘴贱,非要受小李怂恿,非要约她去玩。我为什么要应下这个红娘的事儿?”冯思凡脸尴尬的笑笑,还是做了一番努力,“去吧,大家都是同学,马大四一过,工作以后没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去,我很累。”历晓筠冷冷的回答。

    只要打扮的亮眼一些,出门转一圈,自然有异性会追随而来,历晓筠深深了解自己这份独有的“特质”。

    对她来说,那份凑来的好感,不是真实的,都是假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