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73.第373章 导师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历晓筠径直走进了一号教学楼,这才躲在大理石的走廊柱子下向来路观望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这一刻,她心里矛盾的很,一是害怕那个原本被诊断为植物人的英俊病人缠着不放,二是内心实在窃喜不已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像是一点也不收受自己的魅惑影响。

    或许,他足够的性冷淡,才能对她的魅惑毫无知觉。

    他有二十?还是二十五?刚才的情况,让她觉得十分朦胧,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,姑且认为他自己大吧。

    看了一阵,身后并没有人跟来,不免有些失望,反倒是希望那人来死缠烂打了。

    她稳定了一下呼吸,准备回宿舍,想起他挺身而出的勇猛,不知怎么地想起他结实而又有力的臂膀,心里一跳,俏脸红得像是火烧云,一直红到了脖子根。

    “历晓筠!怪不得不跟我们去吃饭,我还真没想到,你在大富豪班啊。”

    一群讥笑声响彻在她耳朵里,她抬头看了一眼,是班长李博。

    冯思凡撇着嫌弃的眼神,和一群舍友们将李博和几个男生围在间,“别这么说,人家是日进斗金的努力挣钱的进青年,咱们起人家创造的社会价值,可差得远。”

    “对啊,次不是有个古惑仔追求她吗?估计是捧过场的,要不怎么胳膊断了,还要更疼?”

    “真看不出来,这种人还能学医?简直是侮辱这个职业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啊,你倭国片看过没有?俏护士往身一爬,老来劲了。”

    一时之间,各种刺耳的话语纷纷传进历晓筠的耳朵,每一条都像是锋利的钢针,戳得她脸色毫无血气的惨白。

    这种事越描越黑,自己越是辩驳,反而坐实这顶肮脏的“帽子”。

    历晓筠强忍着怒火微微颤抖,咬紧牙关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既然都挣钱了,干嘛还学啊,趁着青春年少,快活去呀!”有人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快活一次多少钱?”马有人附和。

    哄的一声笑,气氛顿时高涨,除了历晓筠,人人投来的目光,充满了调戏和毫无忌惮。

    她已经气的浑身冰冷,脑袋嗡嗡的响,这一场刚才见到那禽兽一般的父亲更为可怕。

    “让你们去挣,一根毛都挣不来!”秦子骞的声音再次响起,压住了众人的嘲笑,在历晓筠投以感激的眼神,他和吕莹走进了教学楼的走廊,他伸手一直指李博,“我说嘛,怎么老在大富豪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,我怎么会去那种地方?”李博马反驳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我妹妹在大富豪,还说没去?”秦子骞一手按了历晓筠的肩膀,双眼突然红了。

    精虫脑好似惊涛骇浪般无法遏制,急忙又取了下来,“等下次我和妹妹班,记得一定来捧场,我给你八折。快活一次也不贵,一亿两千万。”

    “草,你以为是金鸡啊,是明星也要不了这么多钱!”李博吼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是这价钱,你花不起。”秦子骞嘴角冷笑,“你玩不起这个高消费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?干什么的!”冯思凡喊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们的导师,你们马会开一门课,叫社会学。”

    医学院学什么社会学?众人听见是门偏科,纷纷嗤笑。

    “你们遇见我,得巴结,不然一个不及格,都毕不了业!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学生们一阵哄笑,李博更是神采飞扬,历晓筠神色一黯,觉得秦子骞吹牛了天。

    “社会学导师是吧?我不为难你,你说大话也先调查一下,我爸是校董兼校长,你说我毕不了业?”李博嘿嘿笑出声来。

    “校董?那给他课,让他儿子毕不了业!”秦子骞淡淡的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一群哄笑,历晓筠伸出手臂,扯扯秦子骞的衣袖,“别说了,我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她说的非常谨慎,这个男人是对她挺好,可是大话说翻了天,图个痛快,到最后说不定还要牵连自己无法毕业,那对自己来说,无疑是灭顶之灾。

    “这样吧,我是导师,我们相处时间还有一年,大家慢慢感受。”秦子骞仍旧不卑不亢。

    李博脸色一变,伸手指了他高挺的鼻梁,“你叫什么?社会学导师?”

    “秦子骞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李博从牙缝里挤出了一个字。他下了决心,要把这“社会学导师”轰出校门,不过,要当着全校师生的面!

    秦子骞见他眼神里精光闪烁,知道这个骨瘦如柴的公子哥打的什么主意,双眼满含深意,带了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冯思凡有些恍惚,这男人跟李博的学生气质迥然不同,坏笑得不那么彻底,成熟的味道由内而外,看着同龄,却有着本质的不同,这才细细打量,突然发现,秦子骞居然生的俊美莫名!

    她微微张开嘴巴,露出虎牙,惊叹这男人的魅力,竟是从小到大,都未见识过的。

    “秦导师,我们走着瞧。去吃饭!”李博一声喝,学生们一呼百应,跟随他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,秦老师,谢谢你了,别为了我,丢你饭碗...”历晓筠抬头看了一眼,急忙又低下头,为了掩饰,鞠了个躬,“谢谢老师了。”

    她不敢多呆,一溜小跑回宿舍。

    “含羞带臊,她有魅惑的能力,为什么不用,反而害臊?”秦子骞像是自言自语,也像是对吕莹发问。

    “我们躲在这里,别搞出太大的动静,暗示一些校方的主要骨干行了,现在最重要的,是你要把伤养好,这小姑娘还未觉醒,要是醒来,说不定你和我都不是对手。”吕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更要搞好关系,她要真是阎王,我们先入为主,自然成为朋友,对抗罗帝、阎君,多一个帮手。”秦子骞说着,决定先给自己找一间教员宿舍。

    吕莹点点头,起送这阎王下地府,完成阎君的任务,拉拢她成为自己人的一份子,与阎君对抗,也是一种手段。

    她原以为,秦子骞和毕子晋性格十分相似,却陡然发现秦子骞与毕子晋的不同,跟后者的冷静、守旧、说一不二的干脆个性对,秦子骞心眼足够,更会耍花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