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88.第388章 扯平了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久久不见两位术士冒头,王雪薇等的有些焦急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手机在这时有了响应,救援队伍已经在五公里外的国道聚集了。

    “收拾家当,我们回江州。”

    从集团佣兵走出一个英俊男人,微微皱眉,陈、赵二人还在洞里,这个时候离开,等于放弃搜索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没看到你皱眉,只是我根本不屑于问你原因,收拾!”王雪薇又向洞里望了一眼,移开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这些旅客怎么办?他们在外地可能还有亲属,要是消息走漏......”英俊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集团来接我们,已经做好了响应的准备,天朝人什么都缺,唯独不缺人,集团控制着术士会,有术士们层层把关,消息不会走漏,我们以前有63%的时间来监视秦子骞,指望他解开祭坛的秘密,现在我们手有皇城的镇魂之书和亮村大虚的妖剑,加从我们王家幽村的导魂之书,四件圣物已得其三。除了魏家的本村祭坛,仙官们已经没了用处。你不肯收拾么?那留在这儿。”

    英俊男人看着一旁又冷又饿的旅客群。

    这不是他能左右的事。

    作为罗帝,他有些后悔听从克莱尔的建议,跟王雪薇合作了。跟阎罗们的对抗相,人的贪婪想象的更要狂妄。

    “我在亮村和秦子骞交过手,你也不打算让我下去看看吗?”男人突然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吴双,你和我王雪薇做的是生意,我们是盟友,不是我的属下,秦子骞已经废了,身边有能耐的阎王全部死绝,等你们重新回到地府接管生死,我们掌管地的世界,合作还会很久。”王雪薇冲着身边佣兵摆摆手。

    “全部射杀,一个不留。”尽管她声音低到不能再低,可吴双还是听见了内容。她是在下令,杀光列车所有幸存的旅客!

    “你们王氏集团不是要收取一些后备么?”吴双不解的问。

    “我损兵折将,没有那么多的高兴。”王雪薇从另一个佣兵手里接过剑匣,背在了身。

    “我能感觉到,秦子骞应该还活着。”知道旅客的命运已经既定,他更无法挽回,只能把心思放回阎罗的生死来,“你不怕,他来搅乱你的计划?”

    “他活着,还是先想想怎么回到江州,面对阎君和蒋雅南吧。我相信我有大把的时间去做别的事。”王雪薇一点也不担心。

    吴双点点头,是的,蒋勇的死已经成为既定事实,阎君周晴死了人间的丈夫,只怕不会放过阎罗的命了,看来王雪薇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......

    在深邃幽暗的洞,吕莹的一只手臂和大腿,骨头啪啪两响,已经恢复。听着那声响,赵的脸越来越难看。

    想起为了取到她的妖剑而对她进行的逼问和折磨,更是六神无主。

    她有不死之身,能瞬间恢复,但是自己的双手双脚断了是断了,除了摆动头部,全身动弹不得。

    “吕,吕莹,能不杀我吗?我一定痛改前非,做个好人。”无奈之下,她唯有求饶。

    “把你的头砍下来再还给你,有用么?”吕莹冷冷的道,她唯一担忧的,是从洞口跳下人来,但是久久都听不见动静,安心了许多,“还有两分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听见啪地一声,一具尸体从天而降,落在她身旁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女人,不过四十岁,吕莹似乎还能感觉她的体温在身边迅速的散发,身被子弹射穿的枪眼,是她的死因。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杀旅客了?”吕莹微微皱眉,双手撑着地,离那具尸体远了些。

    “噗!噗!”尸体像是尸雨,纷纷成批的下落,整个洞的血腥味浓郁起来。

    “还真狠……”吕莹脸变色,不住躲闪,听尸骨落地的声音,赵的脸更是变色,要是从洞口落下一具砸在自己身,那再没有活路。

    “吕莹,求你了,别丢我在这里,你带我走,我知道集团很多丑事,我都告诉你!”

    “我们不熟,”吕莹的语气冰冷,咔嚓一声,最后的两分钟已过,她身的骨折都恢复了,腾地从地站起,伸展了一下腰肢,在一眼能够看到底的水潭里找秦子骞。

    他虽昏厥,伤也很重,漂浮在水面,吕莹躲着下落的尸体,淌水去扯,摸到他胸口还有一丝温热,总算放了心。

    “啊!”赵发出了一声惊呼,她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会这么惧怕尸体。“吕莹,求你了!别丢下我,别丢下我。”

    吕莹充耳不闻,将秦子骞拖出水,一直到角落,确定不会被尸体砸,才放下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保佑秦子骞活着,不然我立刻杀你!”吕莹觉得厌烦极了,“怎么还不醒?”

    “听我说,他了迴梦,我能解开,我学的是古玄法,在大虚陵寝,有出土她的手稿!你只要救我,我给他解。”

    吕莹心思一动,“你能解?”

    “对,分两部分,你得先帮我接骨。”赵眯着双眼,虚室生白,这会似乎能看到吕莹身体轮廓。见她向自己移动,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“你听谁说的,阎王可以讲条件?”吕莹深邃的目光炯炯,盯着她心里发毛,果然,她在自己身翻找起来,“这么重要的手稿,我怎么可能放在身?”

    赵惊呼道,腰髋扭动。这欲盖弥彰的动作,让吕莹顷刻发现,在她满怀失望的脸色,掏出她身的手机。

    “手稿重要,想必没有交王氏集团的你藏在哪里我估计找不到,但这手机贴身贴肉,无处遁藏了吧?”

    “吕莹!你不要得意!王雪薇和罗帝联手,要你们阎王死无葬身之地!我做鬼都不放过你!”赵身疲力竭的大吼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死不知道,但你很快,该没命了!”

    吕莹抬头看着两具叠在一起的尸体正冲着她身重重砸落!

    这一砸血腥四射,赵直接没了半只脑袋,再无声息,吕莹再去看陈姓术士的尸体,似乎已经被成堆的尸体压在下面早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她打开手机,坐回秦子骞的身边,右手探进秦子骞湿透的而碎片的衬衫,摸着他的心跳,坐在地左手翻看手机里的资料,寻找手稿相册,迴梦的解法。

    尸体还从洞外不停的抛落,一时间腥臭浓郁,她像是坐在家里一样悠然自在,翻看一阵,秦子骞冰凉的大手从地抬起,摸到她的左胸。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秦子骞居然醒了!吕莹放下手机,惊喜极了,看着他仍闭着双眼,这才发现他对自己的侵犯。

    “你摸我的,我也摸你的,扯平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