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89.第389章 恢复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吕莹终于知晓了他的癖性,微笑着由着他摸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果然这种方式,瞬间让秦子骞睁开双眼,“你怎么不躲?”

    “躲了你还是要想尽办法来摸,与其让你仓促下手把我抓疼,还不如干脆让你摸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来一发吧。”秦子骞扭了身体,发出咯吱一声响,身体仍旧虚弱。

    “先养好伤,”吕莹脸色一沉,“大虚的妖剑,被王雪薇拿走了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淡淡一笑,收回手去,“想拿拿吧,我又不会剑法,还是不堪大用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怪我么?”吕莹问,秦子骞跟毕子晋的区别其实很大,要是同样的错误,在毕子晋那里,他少不了要声言厉色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活着最好了。你从哪里来的手机?”秦子骞看着不断投下的尸体,脸肃然。刚才陈、赵二人和吕莹的遭遇,他完全听得到,只是意识清楚,自己完全动不了而已。王氏集团的所作所为,最终一定会遭受极大的报应,导致覆灭。

    吕莹一愣,想起自己要找手稿的迴梦解法,急忙翻找了起来,“那个女术士说她从大虚的陵寝里找到了手稿,面写着怎么解开迴梦。”

    看她认真,秦子骞感动不已,“你算是要把阎君的命令彻底抛诸脑后了,这么一次次的救我劳心劳力,我只能以身相许,用我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下身来堵住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休息一会儿成不?别分我心。”吕莹又好气又好笑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听得心痒痒?你早想试了吧?”秦子骞继续说着,吕莹伸下右手,轻轻在肩头掐了他一把。

    秦子骞不再说笑,闭起双眼好好恢复,每一具尸体的落下,都在心头重重一跳。

    这千人坑尸气、怨气聚集,搁置不管,要不了多久,这附近成为新的零域。

    正在想着,吕莹的嘴唇热烈的吻下,秦子骞感觉到了一股雷霆之力,从丹田处迸发,原先充斥脑海里的一片污浊,都被涤荡而空,消弭殆尽。

    吕莹抬起头来,舔着干裂的嘴唇,“办法还没找到,手稿的照片不是很清晰,很多地方需要修复,我只看到这个暂时缓冲的办法,把你体内的迴梦分我一半,估计短时间应该不会发作,导致你死亡,你的不死之身应该恢复的更快。”

    她经过接触秦子骞,有了一点自卑,同为阎王,他体内的蕴藏的雷霆之力,加他无所不能的暗示,威力惊人,但她只会变换人的面貌,说那微乎其微对人的控制,显得颓然无力。无法与之抗衡。

    要不是秦子骞赶来救自己,现在的她,只怕也在这不停堆叠的尸堆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拼了命的表现,让她不得不从内心生出敬佩,同时,对他深层次的了解,也觉得他似乎没有那么色。

    正准备开口说些什么,突然她被身后的石块惊呆了。

    泛着黝黑光芒透明发亮的石壁,竟然是一只硕大无的——老鼠!

    “哇——!”这一下惊得自己花容失色,急忙退了两步。

    不对啊,刚才靠着那么久,也没见这老鼠有什么动静。

    她不顾秦子骞的叫喊,又定神去看,这次才看得明白,这不是一只老鼠,而是一只硕大的仓鼠,毛茸茸的很是可爱,不过在通明的黑色石块,紧闭着双眼。

    像一块巨型的琥珀化石,巧妙的卡在石缝之。

    她仔细看了看石块与石壁的连接处,“这是被人放在这里的。这么大的仓鼠,只怕也是怪物了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仓鼠?”秦子骞躺在地,挪动不了身体,只能靠想象。见吕莹一双美眸惊异涟涟,布满了疑惑不解,他更是好。

    尸体的抛扔终于停下,原本空旷的洞里,血气翻涌。

    “这在过去,应该算是妖兽了吧?说不定还是某仙人的坐骑。”吕莹开了脑洞,这仓鼠大得惊人,至少得有十人展开双臂,才能环绕。

    虽然洞内没有其他陪葬,单以这仓鼠之巨,得要多少人才能抬进洞来?

    “扶我起来。让我也看看!”秦子骞恢复了一些气力,体内的迴梦失效,又被吕莹抽走了一半,不死之身恢复较快,但还不至于从地自行爬起。

    吕莹前掺扶,秦子骞看了一眼巨鼠,也是吃了一惊,“从那里来这么大只宠物?”

    他避开吕莹手机的光线,张开了瞳力。

    石壁之,有些模糊的字迹,虽然落满灰尘,可也能看出其的刚劲有力。

    “竹、汐、玥、城与尘,共埋小黄于此。”他轻轻念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你先祖傅九尘的宠物,这是埋骨之地。”吕莹反应了过来,在亮村秦子骞没有猜错,前四个字都是傅九尘妻子的名字,现在得到了证实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一定要黄泉流进皇城,到虚村停下呢?”秦子骞不解,肩膀被吕莹轻轻拍了一把,“这些问题你想破脑袋,也想不出来,我们得追王雪薇,可能清楚了。”

    对,这是一个办法。

    “我们得想办法从这里出去,对了,夏游和关飘怎么样了?”吕莹见他只身前来,并没有带着两个小女鬼,现在见他逐渐恢复,这才想起她们两个。

    “她们救了蒋勇,现在应该在附近寻找医院或是诊所处理,有蒋勇在,估计能顺利躲开王氏集团的追兵。算找不到她们,我和她们说过江州蒋雅南的侦探事务所做落脚点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么现在等你伤势恢复,这石壁并不滑溜,你我交替着跳跃,应该不难到面的洞口。”吕莹说着,关了女术士身搜来即将没电的手机,把里面的电话卡丢了。

    “你会不会超度的符?这个千人坑只怕日后会留下麻烦。”秦子骞回头望了望成堆的尸体。

    “不会!但是简单。”吕莹在身放好了手机,转身走到了尸堆前,“你们听着,尔等惨死皆有缘分,此处由我四殿五官王接管,自现在开始,到鬼门关前守候,受苦满日,另发他殿!”

    秦子骞长大了嘴巴,这样也行?

    吕莹回头一笑,“跟人的超度不一样,到了地府,都是要看你生前罪过,才能转殿投胎的。有我这阎王亲自接引,给足面子啦,下次你也可以试试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四殿,我是五殿,应该是到我这个关卡了吧?”秦子骞前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如此。”吕莹见他开始走动,恢复之快,简直咋舌。

    “你们听着,”秦子骞举起手臂,“我是五殿阎罗,所有四十岁以下的女人留我五殿之外,所有男人另发他殿!”

    吕莹低头惭愧,原来不是他恢复的快,是体内的那股欢乐劲儿作祟,滋生出来的行动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