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95.第395章 你不能弯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妈,你......”蒋雅南觉得自己快疯了,转身拦住了母亲的手臂,但母亲美眸难以遏制的怒火,令她六神无主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“现在你知道了吧,为什么我不要你和秦子骞在一起混,他是个十足的流氓,在他身边不是被他害死,是没好下场!”周晴的厉喝更让蒋雅南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她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,而父亲跟秦子骞无冤无仇,甚至还在自己面前表示过对秦子骞的赞许,虽然母亲坚决反对,她还是义无反顾的去爱。

    可是,爱的这个人,真的自私自利、冷血无情、狂妄恣意到这种地步么?

    “秦子骞——!”蒋雅南甩开母亲的手,前两步,看着秦子骞捂住胸口呕血,“你真的用刀杀我父亲?”

    见她双眼寒芒吞吐,秦子骞一凛,“雅南,你听我说,我是给他一刀,不过他不会死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滚——!”蒋雅南哪里听他解释,直接暴到了极致,纵声大吼。

    “你,不相信我?”见他惊愕爬起,周晴掌心一翻,青光濛濛间,无法匹敌的雷霆之力,把秦子骞一掌送出了阳台。

    秦子骞哇地飞了出去,瞅见蒋雅南的脸悲痛欲绝。只不过一闪,人群跃起矫健的身影,将他稳稳接住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一瞥,是个毫不相识的男人。男人像是做好了准备,在落地时毫不犹豫,左脚轻轻在地一点,再度跃起,捧着他翻越院门,顷刻消失在黑夜之。

    “啪!”周晴的黑色高跟鞋,踏在男人刚刚踩踏的地方,在水泥地面震出数道裂痕。

    来人像是早做好了准备,想要追,已经来不及了。周晴手掌一收,去了结界。

    离蒋雅南的家越来越远,秦子骞没有吱声,“你要是还有劲儿,自己下来走。”男人说着不屑的话,脚下却丝毫没停。

    “你这件事迟早都是要蒋雅南知道的,怎么没早说。”男人边问边转换着样貌,没几下成了一位长发美女。

    “说蒋勇是王氏集团的?还是说他没有死?她是个听人解释的主儿吗?”秦子骞见吕莹终于在公园里停下,去扶路边的柳树。

    “女人可不这么想,算是误会,也应该提前告诉她。毕竟你捅了蒋勇一刀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杀他,是在救!以王氏集团的作风,蒋勇一定活不到江州。”秦子骞生气的在柳树砸了一拳,树干被他的拳头震得左右摇晃。

    “冲树发脾气没用,给蒋雅南说去。”吕莹哼了一声,喜欢秦子骞是不假,但任何感情都有排他性,现在她看得更清楚,秦蒋二人之间,那份感情要她和秦子骞之间的深厚。

    摆在自己面前,要么彻底打击两人分道扬镳,要么自己及时放弃。

    当断不断,最后只能是自己受伤。

    听不到秦子骞说话,吕莹越来越觉得,自己不应该陷到这份感情间。这种高超的“技艺”,她可玩不起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只能躲了,阎君的神感很强,一定能知道我们在哪里。”吕莹事论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。她知道蒋勇没死。”秦子骞捏了一把树皮,狠狠的说道,“这婆娘没有对我下杀手,你躲在人群之,她也没有把你怎么样,一直等到蒋雅南到家了才爆发,完全是故意的。”

    吕莹一愣,她还以为是隐藏的巧妙,而周晴没有注意,“你是说她早发现我了,这么做只是为了让你和蒋雅南彻底分开?”

    “无所谓,”秦子骞用手擦掉嘴边的血渍,“这是误会,蒋勇回到了江州,一切都风轻云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,”吕莹低垂下眼,“那蒋雅南嫁做人妇了,想要回头,也不可能了。这也无所谓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我跟她搭档,是工作的,至于滚床单,我的床单多的是人滚。”秦子骞说着,想到什么,去握吕莹纤细的腰。

    岂料吕莹闪躲更快,吃吃笑着避开他的臂膀,站开两步,“我可不在这个时候做牺牲品。我的新郎官,必须心里有我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我有啊。”秦子骞笑道。

    “只有我。”吕莹扬起下巴,月光站在她明艳动人的瓜子脸,笑的更诱人了,“有些人嘴说不在乎,其实口是心非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脸一冷,“你不是说过吗?人的命运都是定好了的,如果这句话是真的,那么蒋雅南是老天派来的沙发靠垫。周晴的一掌反倒把我打醒了!”

    他回忆起刚才蒋雅南决绝而又失望至极的眼神,在她那里,还是宁可信任周晴,也不信他,这种毫无信任的搭档,不要也罢。

    “好吧,既然你用我的话,我无话可说,那你是决定对蒋雅南置之不理了?包括她的感受?”吕莹也收起笑脸,认真的询问。

    “对,这样不但是拯救了她,也远离......”秦子骞打了个大喘气,“我。”

    他不想面对吕莹的目光,事实他说着说着也触动了自己心里最软的那个部分,踱开了两步。走到了公园的池塘边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逃避和无视,你在保护她?因为她没的选。”吕莹开始明白了,他可是个不喜形于色的家伙,更多的时候,很多热情都埋藏在玩笑和玩世不恭之下。

    “她现在可以选了,按照周晴的安排也行,自己决定也行。”

    “i see,不过,子骞,你应该给她一个解释,她为你死,为你甘愿下地狱,她能够面对自己最深的恐惧,全是因为爱你。她做了自认为对你好的事情,你已经失去了晗嫣,失去了若兮,还能损失多少?”

    “人在能多选择的时候,还是多选择吧,我是阎王,说不定某一天会被别的阎王杀掉,回到地府,她还得活着。没什么好解释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吕莹几步前,将手臂挽过他的臂弯,“我不介意来做你的盾牌,我吕莹愿尽微薄之力,勉为其难做一阵你的新女友。”

    “别闹了。”秦子骞又好气又好笑,“陪睡你会肯?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吕莹扭头看他,“我能陪睡,但是你一定不能弯,做得到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