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398.第398章 嫉妒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秦子骞闻言变色,吕莹吃了一惊,这平等王竟然是周晴钦点蒋雅南的新郎!

    看着黄昊廷慢慢身体后仰,脸色丝毫没变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他是在扮猪吃虎么?

    那种似笑非笑,薄唇轻勾的模样,帅得还真不科学。吕莹这一刻竟然希望,秦子骞下手轻一些,可别打伤了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我有生之年第一次婚礼,新娘跑了。”黄昊廷苦笑着摇头,举手投足,像是对秦子骞完全不设防。

    “对...她还真是...够葩的。”说实话,秦子骞生出不少感动,要知道,黄昊廷确实有那个资本和脑袋,配的起蒋雅南。

    可是他专情、谦逊有礼的黄昊廷,还是让蒋雅南逃婚,这其包含的情谊,只怕......

    “感情的事,无法掌控,有感觉了,要及时抓住,一旦失去,想要找回难了,这些都得看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吕莹听着这些话从秦子骞口说出来,更为吃惊。他真的是要放弃蒋雅南,让她自己选了?这个时候一切都利于他,算不是明智之举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前辈了。”黄昊廷毫不客气,居然也接下话茬。

    秦子骞只是把薛正初给自己的一番话,再转述罢了,直到他说完,觉得一丝苦涩涌心头,但是嘴角带笑,一把在旁边若有所思的吕莹搂进怀里。

    “我敬哥哥的潇洒。”黄昊廷不卑不亢,举起酒杯。秦子骞跟他碰了。

    一杯烈酒下肚,有点辣嗓子,“不管这次谁要诬陷哥哥入狱,我黄昊廷第一个不答应,情势复杂,我怎么也要去趟现场看看,明天一早,要是哥哥有空,也请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吕莹脸一寒,“黄昊廷,你过分了!”

    “不用,莹,九弟是为了我好,他的思路清晰,帮我一起寻找凶手,一定找得更快!”

    黄昊廷见他笑得真诚,也是一凛,“那好吧,我去休息,今天晚哥哥的花费,给吧台说一声成,明天早八点半,哥哥公司见了。”

    他站起来,走向吧台,俊俏的眉头突然紧锁,阎罗和传闻的不同,不像是个心胸狭窄、我行我素的莽夫。

    从自己给他的打击来看,起码他气度非凡。

    “给叶柔说,让他滚蛋,还给我们下命令了。子骞,别说你没杀人,算真认,也没人能把你怎么样。你是阎罗啊。”

    “有人安排好了剧情,走走看呗,你不是说,晚要陪睡的吗?”秦子骞轻描淡写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当我是盾牌使啊,我已经说过了,要做我的男人,心里只能有我一个,他......”吕莹还没说完,身体一扭,被秦子骞反扣,温暖的一吻,亲的结结实实。

    秦子骞初始还觉得她有几分挣扎,最后做了死鱼状,被自己强吻的不动了。

    足足一分多钟,他才带着轻佻的笑,停下了亲吻。吕莹双目盯着酒吧的天花板,一片茫然,嘴里喃喃的道:“你***欺负我你劲儿小......”

    秦子骞哈哈一笑,伸出手插在她柔顺的头发间,给她按摩头皮,“人生总有意外,你说都是安排好的,那么这一吻也不意外,现在滚床单,也不意外,命由天定嘛。”

    吕莹微微蹙眉,秦子骞的化见涨,已经会挑人的语病了。

    她从男人的怀里起来,在酒吧里巡视一圈,没看到黄昊廷的身影,“这个黄昊廷不一般,脑子似乎很厉害,明明知道你和蒋雅南的关系,他居然还要造次。完全不把你放在眼里......”

    “蒋雅南已经不会信任我了,想做什么选择,她自己有主权,而我得通过吕博的死,弄清楚谁在背后搞鬼。然后把他碎尸万段!”

    吕莹点点头,夸赞道:“其实抛开情感,你这次的选择像个男人,多一个帮手,要多一个情敌要强。”

    “我棒吧?莹,来一发吧。”秦子骞开始在滑若凝脂的吕莹身动手动脚。

    “去!”吕莹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,羞得双脸通红,急忙拦下他游走的大手,“别叫我莹,听着太别扭,在你和蒋雅南之间的瓜葛没有结束以前,别想我跟你有一发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要提醒你,我现在还有一个导师的身份,在不久以后,还有一个对我较崇拜的学生回来。小心以后床太挤,没你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“呸,你个自恋狂,算全世界只有你一个男人,你心里没我,我还是不会跟你滚床单。”吕莹站起身,向吧台走去,她太艳乍,这一移动更是吸引着不少男人的目光。

    秦子骞收起笑容,靠着沙发闭眼睛,他实在太累了。真要是来一发,只怕也力不从心。

    “小姐,请问芳名。”衣冠楚楚的男人靠近,浑然不知这美丽的女人正在气头。

    “我美吗?”吕莹抬头询问。

    “简直美若天仙,我敢说小姐的容貌,称了世界第二,没人称第一。是女神啊!”穿着笔挺灰色西装的男人赶紧在她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一个破学生呢?那个学生什么都不会,只有一股子骚狐狸的劲儿,我还差点把命都赔,真是巴不得她现在死了,”吕莹愤恨的说着,“我应该得到尊重!”

    男人一愣,没听明白,“什么学生?”

    吕莹的头扭转过来,脸色迅速变化,不消片刻成了一副历晓筠的模样,只是心里嫉恨,在额头带了一片死尸才会出现的尸斑,“你喜欢这脸吗?”

    说完,不顾那搭讪男人的惊恐,吻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妈呀,鬼啊——!”男人被她强吻,吓得屁滚尿流,跌跌撞撞的尖叫跑了。

    只是瞬间,吕莹的脸又美得冒泡,让所有的目光疑惑万分。

    “你吻技真差劲!”她挪了挪曼妙的腰肢,又转回了吧台,点了一杯烈酒。

    现在的蒋勇和历晓筠,应该还在疗伤,没有大半个月,是回不到江州的,再加有人正在诬陷秦子骞,在江州的各个交通要道,只怕都会布下人马,时刻阻止蒋勇的返回。

    除非,那个骚狐狸,能把魅惑用到极致,让整个江州都陷入她的桃色陷阱。

    真不知道,秦子骞的脑子都是什么造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