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00.第400章 一看便知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这里不准拍照,谢谢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”警局的技术科里,一名带着厚度眼睛的女法医正站在不停滚煮的咖啡机旁发呆。

    吕莹放下了手机,觉得这个女人一点幽默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自己也面对过成堆的尸体,都显得她有趣。

    蒋雅南闻着消毒水的味道,由衷的对面前颇为知性的女法医有了莫名的好感。

    通过对死尸的鉴定,有力的协助警方迅速的排查疑点,找到真正的凶手,这一个行当值得敬佩和尊敬。

    秦子骞已经把这名叫赵洁的单身女法医审视遍了,年纪三十五岁左右,****平平,臀部平平,连不苟言笑的脸,都是平的。看不出短发稍稍枯黄的她人生究竟会不会出现追求者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的这具尸体,检查结果早给凶案组了。还用到这里来查?”赵洁说道,懒懒得像是连抬头瞧他们一眼的工夫都没有。

    黄昊廷看着一旁钢架蒙着的白布尸体,正露出了一只手,那只手带着一只绿宝石的戒指。

    “从僵硬的程度来区分,这个人死在凌晨三点至五点,从手臂的角度观察,应该是年轻的时候做过粗活,所以有着非常厚的手茧,想要杀死这个人,凶手只能是较亲近的人,因为他很有力量。”

    张洁抬起头,看了黄昊廷一眼,才发现在面前的四个人,从样貌,都属于佼佼者,赏心悦目。

    “你对尸体很了解。”她只是很赞赏,却没有寻常人的惊艳表情,秦子骞挑了眉毛,原来她性冷淡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随便说说,起您的专业,我还差很远。”黄昊廷很是谦逊。

    秦子骞越过他,“我对尸体也很了解,他是个男人!”说完,一把掀开了白布。

    吕莹笑了,这货是这样,估计一辈子都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说看,有多了解。”张洁对这个喜欢动手动脚的人没有好感,但良好的涵养还在克制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室温是二十四度,从他的下颚僵硬程度......”秦子骞得意的去捏那尸体的下巴,正要说些什么,但是看着死尸的脸,却呆住了。

    “周......周天佑?”

    蒋雅南一惊,前去看,果然正是周雨竹的父亲,周天佑。

    秦子骞额头布满冷汗,曾几何时,他因为化成周雨竹的苏烟之死,想给这个可怜的父亲一些补偿,可是还没有来的及,他居然去世了。

    “继续说啊,本来是想说死亡时间是三点吧?”张洁闪着睫毛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说的对,死亡时间是三点至五点。”秦子骞没了得意劲儿,“他是什么死因?”

    “他是服毒。今天午送来的尸体,尸检做了一半,应该快完了。”张洁说着,带手套,把白布重新给他盖,“你们要查看吕博,跟我到这边,过了今天,你们应该见不到遗体了。”

    她走到了一旁的冰柜,哗啦一声,拉开了冰柜的铁门。

    几人凑了过去,见到了吕博僵硬而毫无生气的尸体。秦子骞看了他身的伤口,心生疑惑。

    吕博的尸体有三处伤口,分别经过动脉。任何一刀,都足以致命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的脸色不对吧。”黄昊廷说着,“是不是被杀害之前,也服过毒?”

    张洁脸流出一丝微笑,“是的,他服用过一些药物,但不是毒,而应该是止疼片,你还真本事,居然只看一眼,觉得不对么?”

    黄昊廷摇摇头,“我瞎猜的。”

    吕莹觉得他古怪,没有吱声,去看秦子骞,她希望能听到压倒黄昊廷气焰的话语。

    “最近死去的人很多啊。”秦子骞看着存放尸体的铁柜标签,很多牌子都是最近才标注去的。

    “夏天到了,确实有很多意外,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,闷热使人烦躁。”蒋雅南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法医,能把所有病人的死因给我一份吗?”秦子骞说道。

    张洁扁扁嘴,“你以为统计是我的工作?你不是认为,这里所有的死者都有关联吧?”

    黄昊廷微微低垂眉眼,思索着秦子骞的用意。见张洁厌烦的取下手套,急忙陪笑脸,“张法医,调查案件是个繁琐的工作,我也想看看,这么多意外有没有共同点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咧了一个笑容,又严肃下来,几人当,黄昊廷的想法跟他最为贴近,很快清楚了他的意图。

    “秦子骞,你是认为有人会连环杀人?”蒋雅南也反应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昨天我和昊廷见过面,他说,真正的凶手为了更好的栽赃我,会继续作案下去,直到警方认定我是凶手,所以,我猜测这么多死尸之应该有相同的案件。”

    “要是这么说的话......”张洁开始翻找几个月内的资料,很快的,周天佑、吕博和几个不知名的胖子放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这是几件较相似的案件,死者都在死亡时服过一些或多或少的药物。而且......”张洁皱起眉头。

    秦子骞绕着她打量了一圈,“干嘛?你不是认为我是凶手吧?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是,你身有股阳光的味道,这个和江州的常年阴潮天气不太相符,脸有黑色素,曾经被阳光晒伤,证明你不是在江州长大,这么年轻当警局的法医,不是借靠关系,是有真才实学,当然是第二种啦。”秦子骞笑了一声,继续说道:“所以年近三十岁,才开始参加工作的你,第一次离开父母身边,内心不安。从你肩膀头发边的狗毛来看,你养了一只吉娃娃。”

    黄昊廷见秦子骞观察入微,微微动了瞳力,果真在她肩膀见到一根狗毛。

    “袖边有糖分,你爱吃甜食,可能是面对尸体的压力过大,钱包很鼓,但是一个公务员应该挣不了太多的大额钞票,应该都是乘坐公交的零钱或是各种打折的积分卡。你的住所应该不会距离警局过近,也说明你是个把工作和生活分的很开的人。”

    他眨眨眼,“小气,感性,内心富有爱心。”

    张洁见他件件说,瞪圆了双眼,这个人颠覆了自己刚才对他的看法。黄昊廷更是两眼放光,至于蒋雅南和吕莹,都只见过秦子骞耍流氓,什么时候见他对事情做过这样的分析?

    阎罗是断案阎王之首,传说不是空穴来风,看来有些东西是天生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,从你的短发而又微微纷乱的情况来看,你一定没有男朋友,同样,你的脸板的太平,也能说明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没有男朋友!”张洁辩解道,但心里却由衷的佩服,这个秦子骞,推理的能力极强。

    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,秦子骞嘴角邪笑,颇为不屑的道:“这些可不是推理,一看便知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