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01.第401章 妙计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吕莹见他说的头头是道,喜形于色,嘴里嘀咕着,“牛逼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说到推理,这些人的面相都较白嫩过胖,但是每一个人都生得极有特点,你看这个。 ”秦子骞拿起一张死者的资料,指着照片说:“他的鼻子有肉,”接着又换了一张,“这个耳朵大,也有肉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算命先生,在讲福相吗?”张洁也推理了一回。

    “好推理,不过很垃圾。”秦子骞笑道,“我是说,这些人都是有福的人,如果没错,至少他们生前一定都很有钱。”

    “确实......都非富则贵。”张洁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也是我推理你的家离警局很远的原因,因为你把这些资料摆在我们面前的时候,皱了皱眉,你在本能的抗拒有钱人,既然穷,不会选择江州的闹市区来居住的是不是?”

    张洁从他手里拿回资料,这个男人还是让人讨厌。

    “咳咳。”黄昊廷打破了尴尬,“服毒、有钱人、密室,这些案件的共性在这几个方面,对吗?”

    “张法医,能不能把这几个人体内的提取物做个药物检验,看看是不是同一种药物成分。”蒋雅南说着,偷偷瞥了一眼秦子骞,“秦子骞,我有话要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张洁眨巴眨巴眼,的确有这个必要,立刻去做了。

    黄昊廷看着秦、蒋二人出了技术科,被旁边的吕莹撞了一把,“怕不怕他们和好如初?这样你的新郎官做不成了。”

    见她狡黠的笑,他露出迷人的一笑,“要是那样的话,我得动用关系,给雅南打造一张大床,免得你们三个挤得慌。哦,不对,可能是四个,还有一个没有回到江州呢。”

    吕莹脸色一沉,这家伙知道历晓筠,也变相的承认,蒋勇其实还平安无事!

    果然是个扮猪吃虎的阎王!

    技术科外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到底死了没有?你和他之间发生了什么?”蒋雅南急切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捅了他一刀,推他下山崖。”秦子骞皱起眉头,这个场景并不适合解释,黄昊廷是敌是友还不是定数,要是和王氏集团合作,安插在他身边也不无可能。自己和蒋雅南的谈话,会尽数落入他敏锐的耳朵里。要是给蒋雅南和盘托出,知道父亲还好好活着,说不定蒋勇又会被王氏集团窥伺起来,永无宁日,自己岂不是一刀白捅,他也白挨了?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为什么,看不顺眼。”秦子骞道。救人救到底,送佛送到西吧。

    “他又没惹你,甚至还在我面前夸奖过你,我真的不明白,我认为你和我已经...你怎么能...”蒋雅南的眼圈渐红,“我认为我们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们搭档,我们的关系当然是朋友。”秦子骞说道。在不清楚黄昊廷有什么目的,想干些什么事情之前,他还不能跟他关系弄僵。

    蒋雅南抬头凝视他半晌,最终低下头去,她不得不接受打击,“好,我们是朋友,是搭档......”

    她的心如同跌入深渊,不断的向下沉去,无边无际的下沉。

    “好......好好。”她喃喃的说,已经没有什么要问的了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?”秦子骞内心触动,按住她的肩膀,蒋雅南如遭电震,缩开了,她一抹眼泪,“先查案,如果你遭到诬陷,必须要把真凶找出来。”

    她转身向技术科走去,“你要嫁黄昊廷么?”秦子骞按捺不住,还是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蒋雅南的后背微微停顿,没有回答,还是进去了。

    事论事,秦子骞站在走廊下,去想整个事件,俊眉不展。做他秦子骞的女人,实在太难了,从一开始,王氏集团都对自己的一切进行着监视和利用,无论身边是谁,都难逃一死的厄运。

    这对蒋雅南太不公平,她应该有自己的权利,重新去做选择,这样,有阎君和黄昊廷的双重保护,她应该很安全,起跟着自己,要安全的多。

    “子骞,结果出来了。”吕莹出门惊喜的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秦子骞大致已经猜出了答案。

    果然,见到张洁对自己注目的眼神,听到了她嘴里的证实,“正如你所料,几个富翁的体内都有相同的药物成分。唯一不同的是,吕博的最少,我误认为是止疼药。”

    “他接受我的公司,有着大展拳脚的雄心壮志,广告大奖赛是他人生的敲门砖,又得到了头等奖,还没有任何情感困扰,怎么可能会有压力去吃止疼药呢。”秦子骞接口。

    “你从剂量能分辨出是同一种毒药成份么?”黄昊廷问。

    “任何一种毒药,都有杂质,这些杂质的成份,会有细微的不同,但是这些人体内的毒素杂质成份完全相同,我能确定是同一种毒药,这个跟剂量多少无关。”张洁做出了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确定是同一凶手做的,不单是广告公司的老职员了。”吕莹说。

    这样一来,几人心里都清楚,凶手的范围不但没有缩小,反而扩大了。

    “他是针对我,也不是针对我......”秦子骞陷入深思。

    “凶手很久以前开始了用毒物杀人,只是凶器只在最后一次呈现,嫁祸给了...秦子骞,这个凶手可能也在做尝试,直到十拿九稳,才开始动真格的?”蒋雅南假设。

    “江州的有钱人很多,下一个目标广了,谁是下一个受害者呢?”黄昊廷犯了愁。

    “要找一个富豪来做目标,简直太容易了,吕莹能做到,从明天起,往她身砸钱,吕莹你负责花,怎么招摇怎么来。或许能够引出凶手。”秦子骞说着,吕莹的五官可以随意变化,她来做一个假冒的“暴发户”,说不定能成功引起凶手的注意。

    “对,制造一个富翁,那凶手不是想栽赃秦子骞吗?你们两个多在公众地方接触,越招摇越好。”蒋雅南双眼发亮,顺着他的思路拓展。

    “怎么算招摇?”吕莹皱起眉头,她以前可都是能藏藏,尽量不露行藏。

    “光天化日之下,天当被,地作床的来一发。”秦子骞认真的说着。

    张洁噗地喷了一口刚进嘴的咖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