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10.第410章 谁说我是胖子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黄昊廷表明了立场,是发现了阎罗不如想象的强大,他觉得阎君的作法像是有着怪的缺陷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让阎罗送各位阎王回地府,但是他的能力实在不济事。连自己一掌都架不住的人,怎么可能送其他人下地府?

    这不是明摆着让阎罗去死么?除非......阎罗的实力其实不容小觑,只是隐藏起来了。

    他扭了一下脑袋,决定去找周晴领功。

    见他走进小院,周晴大致猜出了他的来意。左手在阳台轻轻一挥,终结了世界的时间。

    “阎君大人,阎罗已经被我小惩,现在在经二路的引水渠,我是专程赶来向您汇报的。”黄昊廷看见她,心里充满了疑问,却还是循规蹈矩的请示。

    “你做的很好,和雅南的婚事你们怎么谈的?”

    “说是等待破案,举行婚礼。”黄昊廷抬起头,微微蹙眉。

    “破那个逼人服毒的案子?你怎么看?”周晴目光如炬,想听他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一连几次,这个凶手都营造密室杀人,至今没有留下破绽,到了姓刘的包工头,我终于可以肯定,这是从地下来的东西。因为没有人能够制造这完美的罪案,仅仅从短暂的作案时间,可以断定了。”黄昊廷平静的说道,语气平静而充满自信。

    他一抱拳,“属下愿意前去捉拿,只待阎君下令!”

    “嗯。这种分析是错的。我已经去过现场,一点鬼味儿都没有,我能肯定,是个人。”周晴冷漠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”黄昊廷的脸瞬间扭曲,将所有的蛛丝马迹在脑里过了一遍,“如果是人,公寓的保安怎么没看到?再说,要是人的话,他是怎么进包工头的家的?”

    “这个过程我不想听,你想怎么破案,那是你的事,我已经让警局限期破案,你想不出,那些刑警或许可以。这次没有鬼,你不用再管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......阎罗?”黄昊廷又问,自己处理了阎罗,替阎君的丈夫报了仇,理应给自己奖赏才是。可周晴只字不提。

    “阎罗活得好好的,我还能感觉他在活动,你还有什么问题?”

    黄昊廷吃了一惊,从她嘴里说秦子骞还活着,那一定不会错,还是自己下手过轻了,“大人请放心,我一定把秦子骞的人头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用了,你好好等着破案,要是发现什么细节,提供给警局的薛警官,或是告诉雅南也可以。你的要务,是现在准备和雅南完成婚礼。”

    黄昊廷一些话堵在喉咙不吐不快,弯下了腰,“阎君大人,属下斗胆想问,阎罗的实力并不强,可是地府却安排他来送众位阎王回去,是不是太难为他了?属下愿尽绵力,送剩下的阎王回地府,只要阎君......”

    他的话又被周晴打断,“你做好本分,我另有安排,阎罗的事,你少操心,今天的事既往不咎,功过相抵,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黄昊廷心里一沉。

    自己是她的女婿,怎么跟秦子骞相,反倒被搁置一旁?难道因为这层关系,要保护自己?

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婿,有了闪失,雅南怎么办?阎罗不过是个无足轻重的阎王,死了也不可惜。”周晴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黄昊廷表示恭敬,“既然大人另有安排,属下告退。”

    他走出周晴的家,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各种难受接踵而来,阎君此举,意在保全自己人,让阎罗去冒生死危险。

    可是既然如此,为什么要不停的打压秦子骞?是他事情做的不好?死了真的不可惜吗?那既然如此,为什么他一直闯祸,却也不杀?

    他边走边想,人间的官场与地府的亦然。一位强势的领导,手下定有精兵强将。周晴这种既打压,又不赶尽杀绝的做法,更像是一种培养。

    他咝地吸口凉气,觉得整个后背发凉,忍不住回头望了幽静的小院一眼。

    蒋雅南心里只有秦子骞一个,并不从感情认可自己,逃婚是最好的证明,蒋勇的误会迟早都要揭开,到时候蒋雅南清楚了事情始末,依她的个性,岂不是立刻要翻脸离婚?

    阎君周晴的安排,像是把自己变成手枪,用来抵挡和分散秦子骞的视线,而不把主要矛盾,集在她们两人之间。

    他突然在院子外的人行道停下脚步,自古官场至今,有一句至理名言:下面越乱,面越好管理。

    阎君表面的做法,是打击秦子骞,抬高自己,实则坐山观虎斗,无论谁下地府,她都冷眼相望,更是不用亲自动手。

    不!蒋雅南又怎么会让秦子骞死?周晴是在偷偷的打磨秦子骞,要他更加优秀,要他真正配的做自己的女婿!真正不受重视的,是他黄昊廷!

    不然的话,这送阎王下地府的任务,为什么要落在阎罗身不可?

    黄昊廷站在路边,牙齿咬的咯吱作响,等自己下了地府,都会不明里,此变成小鬼的笑柄!

    “啪!”他的肩膀猛地被人拍,一个年龄五六十的老头,正站在身后嘿嘿发笑。他皱眉打量了一番,这个人并不认识。

    “你猜的不错,这样下去,你是笑柄。”老头露出一排黑乎乎的黄牙,衣衫褴褛的笑着。

    “滚开!”黄昊廷正在气头,肩头用了神力,使劲一甩,那只脏兮兮的手却还在肩膀放着,并没有移动分毫。

    这轻轻一甩,这老头应该远远跌出十丈开外,非得在墙撞个头破血流不可,可是他仍笑嘻嘻的站在身边,连动都没动。

    这不是个人。

    “你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阎君有她的考量,你还想做她的女婿吗?”老头笑起来一脸的褶子,配着和秦子骞一样令人生厌的法令纹。

    黄昊廷见老头语出惊人,也收了心思,“不知道阁下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......阎君是个娘们儿,真是可怜了你们这些英俊的大小伙子。”老头伸手摸了一下黄昊廷的头,这个动作令黄昊廷不由自主的生厌,把头缩开了。

    “你可能听过我几世前的名字,我叫崔判。”老头收回了手,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?”黄昊廷下打量了老头一番,“你不是个胖子吗?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是胖子?”崔判双眼一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