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11.第411章 逆天改命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老头的两道很浓的眉毛,投下了两层阴影,他的眼窝陷落得很深,看起来实在有点怕人,他的眼睛是血胀得红红的,两道眉毛直竖在那里,脸是一种没有光泽的青灰色,额颈项胀满了许多青筋。

    他似乎十分反感,别人称呼他是胖子。

    “可是所有人都是这么传说的......”他不敢相信,这个貌不惊人的老头竟然是大名鼎鼎的地府判官——崔钰!

    “道听途说!几世生前,我做兹州令,后升礼部侍郎,日夜忙于事务,直到死后,也从未胖过。什么鬼怪,能说我胖?”

    黄昊廷低垂眉眼,这个“鬼怪”是咋咋呼呼的秦子骞。

    “崔胖...崔判官大驾不在地府呆着,怎么来?”黄昊廷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是地府的几位阎王,自从几位阎王归位,十殿转轮王知天命,愿受地府册封,其他的几个大姑娘,一个一个蹿下跳,小鬼还难缠,天天央求着我要修改阳寿回到人间。这生死簿又不是我一个小神所订,谁能给这么大权?阎君不在地府,我无处禀告,地藏不管不问,只顾普渡念经。”

    “所以,崔判官来了?”黄昊廷不认为几个死去的阎王,能让他如此难堪。

    “一段时间相处下来,我从她们嘴里听到秦子骞,按着生死簿一查,才知道是转世阎罗,搞了半天,这些姑奶奶们天天都在念叨阎罗天子,地府有女阎罗和转轮王坐镇,我也来看看,这阎罗究竟生了几条胳膊几条腿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本事可大,怎么打不是不死。你不是给他下过任务,要带其他的阎王回地府吗?秦子骞你会不了解?”

    “生死有命,该是谁干的事,谁得去干,不想干老天爷爷可不管,该死的时候死。”崔判官说完,黄昊廷的脸色极其难看。

    一句该死的时候死,把他的最担忧的心病牵了出来。

    凭什么我得被当做枪使,得为阎罗的修炼大道铺路?

    见他不悦,崔判官咧嘴一笑,“刚才的问题,九殿阎王还没回答我,你还要做阎君的女婿吗?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是阎君大人的女婿,什么当不当。”黄昊廷听他语气,不明白他到底想干什么。

    “阎君属意五殿阎王秦子骞,这已经不争的事实,只是这阎罗太爱胡闹,调教一下而已,倒是九殿阎王的位置...要相当小心了。人的名,树的影儿,要是这其的奥妙传到下面去,有朝一日你回到地府殿,只怕耳根不净,小鬼们也难以拜服。搞不好,连阎王的位置,都保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阎王的功德,凡人难以逾越,社会越是浮躁,越是无人能及,我可不信到了地府,会没有人敢不遵我的号令!”黄昊廷说的大声,表示自己信心十足。

    “呵呵,”像是看出了他的外强干,崔判官一笑,“表面听见,又不代表去做......”

    “行了!崔判官,你有话直说吧,想干什么?”黄昊廷心里别扭,早没了耐心,硬是用良好的涵养撑了这么久。

    “扳倒阎罗,让九殿阎王真正成为阎君的女婿!”崔判官双目发出寒芒,“我在地府,奉阎君令游走各殿,数千年来,做的是传令、书的行当。要是你能成为阎君的女婿,可谓一步升天,到了那时,给我换换工种如何?”

    “怎么扳倒?”黄昊廷问。

    “现在阎君的态度,你应该有所察觉,可是其他的阎王还不知道,集结所有能集结的力量,以活在人世为理由,趁着王氏集团在世间作乱,把阎罗杀掉!”

    “阎王身居神位,都有不死之身,要杀他你以为容易?更别说阎君还在暗观察。”黄昊廷说道,这个崔判官一定有他的办法,能够帮自己达成目的。

    如果自己真的能处理了秦子骞,蒋雅南也嫁给了自己,只要一直好好的哄骗,要她最终爱自己,也不无可能,周晴没了培养对象,而只要努力,她能看得到。

    “蒋雅南身为阎君的大女儿,身有着特殊的神力,能够让所有的阎王失去神力,包括不死之身,只要好好利用这个机会,要制造意外。而且我能做的,是欺瞒下,只要我展开神力,阎君想要看着秦子骞,没那么容易了。”

    他语气一转,“你去杀他,我引开阎君的注意,这样神不知鬼不觉的,意外一旦发生,谁也无法挽回。”

    “可他是死了,到了地府,还是五殿阎王,杀他又有什么作用?”黄昊廷提出疑问。

    “这个也不难,人间和地府,间隔了一层,是不生不死的零域,这片区域,无论是阎君还是地藏,哪怕是天...”他伸手指指天空,“谁也没有办法,只要毁掉秦子骞的神识,丢他进零域,让他不生不死,这阎罗之位,难道会一直空置?迟早还是要让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零域......你是说,魏修杰的祭祀?”

    “对,人制造出来的区域,神魔难犯,这也是一种能耐吧。”崔判官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让我取代阎罗的位置,做五殿阎王?”黄昊廷不屑的眨眼,从九殿升到五殿,这又有多少的意义?

    “错!阎君处事强硬,早得罪了头,有意更换,有一段时间,把她的法力都祛除了,她属意秦子骞,是想把他培养好,做阎君的继承,而她可以借靠她大女儿的关系,这女婿升职,还能亏待丈母娘?你懂得?”崔判官冲他眨眼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只要干掉了阎罗,我有可能成为阎君?”黄昊廷睁圆了双眼,“可阎罗谁来做?我的位置呢?”

    “术士掌教梦依尘,和其男友秦逸。都是阎罗的继任人选。无论谁坐稳了五殿,剩下的一个,是九殿吧。据我所知,梦依尘似乎和秦子骞还有一些交情,要是秦子骞做了阎君,你的位置他可要酌情考虑,你觉得他是给梦依尘,还是给你?你可不危险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临渊羡鱼,不如退而结。再犹豫下去,得不偿失。”崔判官见话说到了火候,又哄了一把,轻轻捏住他的手臂,“你在人间看得多了,有时候,富人永远富,穷人永远穷,有些人是官是富,一生荣华富贵,都是世袭的,其他人根本到不了那个境界。这个道理,你懂的吧?”

    “好!你来帮我,我决不会坐以待毙!”黄昊廷知道自己的一掌拍在秦子骞的身,和他的关系再也没有回头之路。

    原本以为,周晴是真的重用自己,可惜只是一场误会的假好运。

    他要逆天改命,绝不成为他人的鱼肉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