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12.第412章 怪尸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“先别着急,”崔判官见黄昊廷充满信心的被他说动,拦阻了一下,“阎罗的能力目前在你之下,他不敢对你造次。 ()你得先取得阎君的信任,要让她觉得你行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有我在旁边相助,一定能赶在秦子骞之前破案,只要你不停把事情做得干净漂亮,阎君说不定真的会改为培养你。要知道,瘦死的骆驼马大,怎么说她也是阎君,下一任阎君的人选,她也是能说话的。”

    这是最好的方式,黄昊廷点点头。

    假设周晴真的能改变初衷,那么秦子骞的生死将彻底不再重要。

    关键的是,他不会同阎君交恶。

    “要是她肯给我机会,我根本不屑做任何的小动作。”黄昊廷愤愤不平的说道。

    他真的想不明白,为什么一个吊儿郎当的秦子骞为什么会有这种好运气。看看自己,从外表到谈吐,从心智到神力,无一不胜他百倍。

    “蒋雅南对阎罗有情,你不妨送个人情,把她推回秦子骞身边去。这样能破坏他的不死之身,时机一到,也方便动手。”崔判官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这样下去,蒋雅南还会嫁我吗?”黄昊廷不肯。

    崔判官哼了一声,“算你用绳子把蒋雅南绑到身,她也不见得动心,为什么不暂时给秦子骞放松警惕?她的心思又不在你这里,你难道还非她一个不娶了?做大事,要不拘小节,你想想看,等你做了阎君,地府夜叉八百,兵多将广,罗刹八百,妖娆多姿,到时候吼一句话,整个地府谁敢不遵号令?你还能缺了漂亮女人?想要什么样的,都有!”

    黄昊廷觉得他说的有道理,事实,要把蒋雅南占有,不过是想看到受打击的秦子骞,不过要是秦子骞死了,将会变得一切失去意义。

    对蒋雅南,只达到了喜欢,充其量也不过是滚几次床单的热度,自己也许太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好,崔判官,我都听你的,这蒋雅南我不要了,只要有朝一日,我做了阎君,一定会把判官的恩情铭记于心!”黄昊廷表示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那现在是不是和我联手准备,去杀秦子骞?”

    “嗯,你先去对蒋雅南好言相劝,她心里对你一定充满感激,说不定还会有不少的愧疚,这个人情非常重要,一定要善用。说不定有一天,有用处。不过我们即使做好了准备,实施的人也绝不是我们。我会安排其他东西去暗袭,你暂时不要出现,等他们破案有了眉目,去抢功。”

    “其他东西?”黄昊廷一蹙眉。

    “对,其他的东西。”崔判官买了关子,剩下的内容没有提起。

    原本是阎王之间的争斗,可是现在牵连的圈子,已经变成了崔判官和阎君之间斗智斗勇的博弈。

    秦子骞从引水渠爬出来,已经是两个小时的事,一只手失去了知觉,左脚不住的麻痹,像是毒的在街盘旋了几圈,终于到了万豪酒店。

    他一身脏污保安看了赶,却不能抗拒那暗示,了解了几个劫匪的房间,秦子骞带着备用房卡楼。

    到了傍晚,原本应该开灯的酒店走廊正一片漆黑,连两侧的落地窗的窗帘,都遮住了残阳的余光。

    “吕莹!”秦子骞苦撑疼痛,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隆隆的风声回答着,连半只人影,秦子骞都未发现。

    一股子腐烂发霉的气味扑来,秦子骞辩出那是浓重的尸臭,右手一揽,挡住了身后浑浑噩噩的保安。

    他屏气凝神,将电梯按下一层,自己独自出了电梯。

    随着电梯门叮地一声关闭,整个走廊里黑黢黢的更是伸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他向1002的房间方向踏出两步,脚底下碰到了一只软软的肉,多年劈鬼的经验,让他瞬间察觉到那是一条人腿!

    “吕莹!”他一声惊呼,立即蹲下,用手触摸,却是一条男人的冰凉粗腿。

    他鄙夷的抽回了手,在身擦拭了一把。

    看来吕莹已经承受不了疼痛,为了活命,已经把那个心猿意马的劫匪吸食了。

    这劫匪咎由自取,死的活该。

    “吕莹,你在哪儿?”他一步步的向前走去,却越来越觉得不太对劲。

    自己已经走过了1001,按理说,1002在隔壁,可已经走了近二十多步,都没摸到门口,他伸手摸着酒店墙壁的高档壁纸,一步步小心翼翼的前行。

    突然,右手猛地一凉,竟然摸到一块青石!

    黑暗视不见物,秦子骞的神力都用在了抵抗迴梦,猛地靠墙,张开了瞳力。

    疼痛登时加重,整个脑袋像是要炸裂了。

    然而眼前的一切让自己惊得呆了,哪里还是酒店的走廊,分明是一条破落的古老巷子,巷子宽阔四米开外,两侧都是古旧的青石墙壁!

    “吕莹!我知道你难受,但别玩了,我是子骞啊。”他站在原地不动,却本能感觉到前方的危险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一股血带着一具残缺不全的肢体,抛过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喔——!”一声大吼,秦子骞看到了一具身披盔甲的骷髅烂肉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”他说着,一脚踹了过去,只踹得左脚酸麻,连着在地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“嘎吱,嘎吱。”气氛诡异凝重,那烂肉堆成的骷髅低头瞧了瞧,伸出一只手,在秦子骞踹的肚腹处拍了拍!

    是只有意识的有形鬼!秦子骞简直不敢相信,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东西?

    不知不觉,当了对方是人,“你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“很饿。”骷髅竟然回答了一句,尽管声音像是漏风,却在秦子骞耳朵里听得清楚。

    “这些人是你吃的?”秦子骞问,“你有没有见到一个女人?

    “吃了好几个,你说哪个?”

    “最漂亮那个!你吃了没?”秦子骞简单粗暴,疼痛让他再也站立不稳,单膝跪地。

    “你猜?”骷髅尸蹲到他面前,一手托了下巴,歪着脑袋回答,“你肚子不舒服?”

    他伸出恶臭的手掌,去拽秦子骞捂住肚子的手,“滚......”秦子骞道,把他的手拨开。

    “藏了什么东西,拿出来看看。”骷髅尸道。

    “我肚子难受!”秦子骞忍不住吼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