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14.第414章 倾心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♂

    “我说的话,跟那个案子有什么关系?”吕莹想破脑袋,也不知道自己的一句话,究竟带给了秦子骞什么启发。请大家搜索(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小说

    “我们现在重要的是,要把凶手找出来。算清楚了他怎么实施的犯罪过程,也得抓到他才行。”

    “是因为凶手的力气大,像将军一样吗?”吕莹想了半天,只有这个想法较贴近。

    “你的推理总想让我呕吐。真不知道你脑袋里装的什么味儿的油茶,”秦子骞笑道,胳膊挨了吕莹一粉拳。

    “再胡说八道,我趁你睡着切了你!”吕莹也笑。

    “你确定不握着玩一会儿?”秦子骞话一出口,吕莹红着脸狠狠瞪他一眼。

    他解开了这个谜团,看着吕莹眼珠子翻动,知道她想破脑袋也都想不出来,“我们得先把吕博、周天佑和包工头的共同点找出来,只要找出来,能发现凶手在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还能有什么共同点,都是有钱人。”吕莹回答。

    后卿始终听了一知半解,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,是阎罗在断案。

    “是,他们会同什么人接触?”秦子骞问。

    “女人,漂亮的女人,嫩模、明星、红......”

    听见吕莹的回答,秦子骞扁扁嘴,“不是所有的有钱人都跟我一样。你想,周天佑是什么人,老婆早病死,独自把女儿带大;吕博没有女朋友,人又老实,不会留连花街柳巷;这个包工头,满手老茧和灰尘,估计也是个挣辛苦钱的,他们有我这么优雅吗?”

    “三个人一定共同接触过什么人,必须查一下他们的资金流向。”

    “你好聪明啊。”吕莹赞道。

    秦子骞摇摇头,这些问题在表面,薛正初和蒋雅南,恐怕早搞清楚新的嫌疑人了。看了一眼气息深重的后卿,现在麻烦的是,怎么安置这个古的魔神。

    “你们走吧,我答应让你们活一个月,一定能让你们活,你们也别想逃,逃到哪里,我飞到哪里。”后卿黑洞洞的眼睛里泛出光芒。

    秦子骞失笑,这后卿是古魔神,自己想什么在他面前如同明镜,又怎么不会被他知道。听说他会飞,不禁双眼瞪圆,“你会飞?”

    这么一具臭烘烘的尸体,在天飞过不知道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形,本事真不小。

    “崔胖子也来了是吧?我不做他给我的任务,所以着急来惩戒。怕打不过我,所以找了你们四大僵尸的始祖来帮手?”秦子骞道。

    后卿的脑袋微抬,尽管枯黄的头骨什么表情也看不出来,但他的肢体语言,已经证明了秦子骞的估计正确。

    “嬴勾、旱魃、将臣,都接受了崔判的提议,要不了多久,都会赶到江州来,这里很快热闹了。你只是遇到我,而我觉得你似乎还挺公平,给你一点时间。”后卿说着,从地站起。

    那腥臭和尸臭混杂的味道,令人作呕。

    他张开双爪,攀墙壁,像是一只极快的大壁虎,哒哒的在墙壁攀爬,没有几下,在青砖的小巷里失去踪迹。他要是不想说话,或是不想留下,谁也拦不住。能降住他的,只有古之神,女娲、伏羲、黄帝。

    迴梦是被解了,是被魔神解开的,可还是摊了一个固定时间,要被他取走生命。猫叫成咪,始终还是一死。

    “后卿有什么弱点?其他的僵尸魔神呢?”秦子骞冲吕莹发问。

    一对肉球挤到了秦子骞的后背,吕莹从身后将他环抱,把香滑的身体紧紧贴在他身,小声的说道:“你救我两次了......都怪我不济事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心里一跳,这样热情如火的动作,简直让他欲罢不能,要不是地方不合适,真想当场把她给办了。不过吕莹没有正面回答问题,应该是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跟古的魔神相,十殿阎王加起来都不够看,有多少能够逆袭的机会呢?可是一个月后,还是要争得你死我活。

    “要是后卿在一个月后杀我们,先杀掉我好了。”吕莹真诚的说道,她是真心感激,同时也真正的把秦子骞当做亲人和朋友。

    “我们都不会有事,会长命百岁,现在需要抓紧时间,找到这个凶手,先洗脱我的清白。对了,黄昊廷跟王家有勾结,遇到他要千万当心。从现在起,我和你必须形影不离,我到哪里,你也得跟到哪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吃饭睡觉洗澡卫生间都要跟着你了?”吕莹不怒反笑。放在以前,无论是谁给她说这番话,她可是一巴掌要扇得对方找不到北,“你说什么是什么。”

    男人和女人始终都是存在气场的,阎王们更不例外,因为各个特立独行,每个阎王都有自己的脾气,吕莹现在乖顺的像是小羊,不用多说,那份气质已经完全折服在秦子骞之下,把他当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了。

    秦子骞点点头,看着她头纷乱的长发髻,身着深蓝色套装,制服裙下露着一双裹着超薄黑丝的修长大腿,诱人极了。

    吕莹双臂勾住他的脖子,脚后跟和脚掌脱离了高跟鞋高高翘起,在他脸深深一吻。从后面看去,黑色漆皮高跟鞋细细的鞋跟面,一双裹着黑丝的诱人丝袜脚一展美姿,粉白的脚掌在超薄黑丝的印衬下,展现出迷人的光泽微微摇曳着。

    胸前的拥挤制服前襟大开,白衬衫的扣子也被解开了几颗,一条粉色的蕾丝边缘下,是细白粉嫩的身体,随着她忘情起伏的动作轻轻荡漾,那鲜嫩欲滴的样子,让秦子骞难以自制。

    突然在温柔之间,秦子骞一把将她推开,“你能不能换张脸,这个我有些别扭。”

    怎么说,这张脸可是自己的祖宗,让秦子骞感觉极为混乱,见吕莹捂住嘴巴笑得花枝乱颤,“吕莹,你原本到底长得什么样?”

    “想看真实的我?你别做梦了。”吕莹吸了一口凉气,她的真样貌,是永远的秘密,这辈子,只有自己能够看见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告诉我,到底我是怎么启发你断案的,我给你看。”吕莹抓住他的大手,她想躺在秦子骞的怀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