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17.第417章 走错棋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“有的!要是我的朋友,我会为他去死!”蒋雅南喊叫着。

    “你肯为朋友死?我的兄弟都不会!”后卿怒吼了一声,似乎更加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会!我会,我跟你的兄弟不一样,我是女人!”

    “女人只有麻烦!”后卿鄙夷万分。

    “那是你不敢跟我交朋友!所以你不知道。”蒋雅南被他勒得快喘不过气了。

    “那好,你肯为朋友死,刚好秦子骞欠我一条命,你肯为他死吗?”

    蒋雅南双手攀住了后卿的手臂,对于秦子骞,自己有一肚子的话,可现在到底还算不算朋友,难说的很了。

    他杀了蒋勇,杀了自己的父亲,可是看去一点悔改也没有。要不是一直没见到父亲的尸体,自己一直硬忍,关系早崩了。

    但......爱呢?

    “我能为他死。”蒋雅南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“那好。”后卿左掌缓缓用力,只要试探一下,知真假。

    直到她身的业火灭了两盏,剩下头顶的也都即将熄灭,后卿才抽了口冷气,将她抛下了。

    “唉。”一声叹息,他感叹老天对待自己的不公,没能为他安排什么生死之交,数千年活在恨意,他累了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......”过了半晌,蒋雅南才剧烈的咳嗽苏醒,后卿转身走。

    “你去哪儿?”蒋雅南话一出口,开始后悔。眼前的玩意她根本不知道是个什么东西,可是鬼使神差的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去哪?”后卿缓缓抬头,算杀了秦子骞,完成了崔判官的约定,转世投胎,能遇到真正的朋友,重新活过一次么?

    背信弃义,他在地下看到的更多。

    他无处可去。

    见他站着不动,蒋雅南咽了一大口唾液,“要不,你试试跟我做朋友?”

    这只鬼能放过自己,说明他心里还有善念,也许生前遭遇了朋友的背叛,所以愤恨不已。可能也是个可怜人。

    后卿猛地扭头,“跟我做朋友,你够资格么?”

    经历若干个万年,居然有个地府仙官想跟自己这魔神交朋友,一点礼教酷法不顾了,想起她刚才肯为秦子骞牺牲,他心里一动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跟我这魔神做朋友,你最终会有什么代价吗?可能被仙家认为异类,排除仙籍。最后可是要在阎王殿里受苦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和阎王们关系也都不错,是受苦,也别人少吧。”蒋雅南试着接受,其实面前的后卿有多强大,她不清楚,但是目前看来,只有臭味和面孔较骇人吧。

    她从地起来,透过月光慢慢端详,其实也是一具有思想的骷髅而已,没有那么可怕。

    后卿神识一展,知道她说没说谎,又转回了身体,“你嫌我臭。”

    “洗洗应该好了吧?”蒋雅南都不知道自己脸是哭还是笑,“还有你这盔甲,是不是早应该清洗一下了。”

    后卿哼地一笑,枯黄的牙齿磕动作响,僵尸始祖之王,别说洗,是泡在水里,也都还是臭的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有几款浓重的香水,其实臭味是可以掩盖的。你法......神力惊人,收敛起来,应该也不难,我叫蒋雅南,愿意做你的朋友。”虽然还是怕,但是蒋雅南勇敢的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后卿看了一眼,双手朝后一背,“我乃古......”

    他才说了四个字,蒋雅南一步前,双手去捞他的手臂,“握个手而已,又不是要命。”

    后卿居然一慌,枯骨已经传来一股温暖,他的右手已经被蒋雅南握住了。

    “不怕我?”后卿瞬间感受到了蒋雅南的心,清澈、透明、毫无心机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朋友,我不怕。”

    “哼。”后卿甩开手臂,“你不嫌我臭,我还嫌你身的阳骚气,冲得我想吐。”

    他斜着脑袋,古巷墙壁的青砖落下了一块,紧接着越落越多,两堵墙在咋舌的蒋雅南面前崩塌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结界么?是封闭的空间?那我是怎么走进来的?”蒋雅南想不明白。

    别说她,连后卿也想不明白,他没有眼睛,要是有的话,只怕也要连眨几下。“可能是你体内的神识,能够进来,但你只要不害怕,应该没有东西能伤得了你。”

    后卿无论怎么看,也看不出她的真身,要说地府里有这么一位阎王,能够把自己弄得散架,说起来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他是古之神,除了那三个老对手,还有谁有这么大的法力?

    “那个......你饿吗?饿了的话,吃什么能顶饱?”

    “不饿。”后卿撤去法力,跟她走在下着大雨的深夜,倒也不太慌张,毕竟在结界里,已经观察的够多了。

    “鸡鸭鱼肉可以吗?这个时候应该还有kfc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饿!”后卿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冷不冷?对哦,你是有形的鬼,不会冷。那你需要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......”

    女人果然麻烦。后卿站住了身体,寻思要不要立刻飞走。

    “走吧,我得去秦子骞的别墅,我们最近遇到了一个凶杀案,到现在也没有破,我要去和他交流一下。可能时间很长,你要是想睡,可以在他那里睡。”

    “能安静一会么?”后卿有点受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朋友之间,是需要相互关心的,你不想关心我不要紧,但是我不能不关心你,因为你是我的朋友。”蒋雅南认真的回答道。

    后卿长长一个呼吸,蒋雅南的心机自己看得清清楚楚,他从来也没遇到过这样的朋友,虽然有些聒噪,心里有些温馨,盯了她半晌,“去买鸡肉吧。”

    蒋雅南呼笑出声,向最近的kfc走去。

    才走了两步,又停了下来,盯着后卿,像是又有话要问。

    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后卿有些厌烦了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朋友,我告诉你我的名字,到现在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后卿。”他没好气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侯青,好名字。”蒋雅南推测,他可能是死了千年的战将。

    知道她听错了,不过后卿也懒得解释,再说下去,还不知道要说多少话,同样是女人,吕莹的话没蒋雅南这么多。

    选择这样的一个朋友,也不知道最终是个什么结果。

    “你能吃多少?我进去全买了。”蒋雅南估计,他这幅模样的,估计是把kfc里现在的所有食物吃光,都是不够。

    后卿不想回答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。”蒋雅南也不见外,拍了一下他的右臂,把他身的盔甲叶子拍的当啷作响。

    果然是没完没了。

    后卿觉得走错了人生最大的一步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