正文 418.第418章 近朱者赤

目录:他来自地下| 作者:妄语安年| 类别:恐怖灵异

    吕莹知道秦子骞是不会做饭给蒋雅南的,因为有法医张洁。

    自强自立的孩子,不会做饭的很少。

    而现在已经快三点了,蒋雅南仍没有进到别墅的大门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给她去送伞?”吕莹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秦子骞叼着香烟,往嘴里抓了一把葡萄干,“不要。我有预感,要是我去送伞,可能正黄昊廷的圈套,性命攸关。”

    吕莹点点头,崔判官已经从地府来了,并且找了四位僵尸始祖做帮手,当然是对秦子骞不服管教产生不满。

    而黄昊廷,突然在江州蒸发,几乎都是同时的。他偷袭了秦子骞,也摆明了立场,和崔判官躲在暗处。

    判官崔钰、阎君周晴、黄昊廷、王氏集团、凶杀案嫌疑,落在秦子骞的周围,像是一张无形的大,把他捆在江州了。

    “酒吧的生意李倩正在照看,叶柔带着小佳,至于你的公司,牵连凶杀案,正在接受调查,信誉受损,很多客户的订单都在撤掉,你这次损失大了。不想想其他办法,保住公司吗?”吕莹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帮我看着公司?行不行?”秦子骞坏坏的笑。

    “呸!你知道我有两亿,想来坑我的钱,没门。我的钱可都是血汗......”

    “什么血汗,还不都是坑骗出来的,你看吧,现在我们好的跟一个人似的,是不是给我救救急?”

    吕莹从沙发甩了一个靠垫,“管你的市长女儿要去,我没有!”

    她话音刚落,别墅喀拉一声门响,蒋雅南回来了!

    秦子骞一个箭步,站到了张洁的身边,“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吕莹心都提到了嗓子眼,明亮的走廊下,在蒋雅南身后的,不是后卿,又能是谁!

    “他叫侯青,我在路认识的,现在是朋友。”蒋雅南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朋个毛线,你惹大麻烦了知道吗?”秦子骞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吕莹脸色惨白,着急向她摆手,“雅南你赶紧过来,不要以为好玩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抄起厨房的热锅,满满的一锅热腾腾菜汤,朝后卿砸去,身子扭动,将速度提升到极限,去拉蒋雅南。

    蒋雅南呆在原地,看着一口热汤浇来,想闪躲,在这时,左臂被秦子骞捏在了手里。身后的后卿更快,枯黄的手骨顺着她左臂摸下,把秦子骞的手拨开,左手稳稳地托住热锅,一脚把秦子骞踹飞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嗵!”秦子骞的身体嵌进了墙壁。

    “草。”他体内的气血翻腾,吐了口血,这别墅果然不吉利,每次到这里都要出事。

    “我的鸡可不能掉。”后卿说着,又伸手捞起即将落地的kfc全家桶。

    “别打,都是朋友。”蒋雅南惊呼声,后卿脖子后仰,着锅边咕嘟嘟的喝起热汤。

    “雅南,它不可能成为朋友。快过来!”吕莹无计可施,她的那点控人的微末本事,对付活着的阎王还可以,这后卿可绝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咣当”,后卿丢了铁锅,伸手按在蒋雅南的肩头,“小姑娘想和我做朋友,我答应了,现在我跟着来,是怕她出危险。”

    热汤下肚,后卿觉得四肢舒服极了,双目突然泛出红宝石一般的光芒,连头发都变得赤红。

    秦子骞从墙里出来,碎石啪嗒的落地,感受到了后卿身的气息,对着这神力庞大的魔神,猛地冲去,这一前,劲风几近恐怖,将别墅大厅里的沙发茶几,都全部掀翻了。

    后卿呵呵一笑,也不反抗,见他奋力的一拳砸来,才慢悠悠的的伸出手指。

    “蓬!”又是一块墙壁塌陷,秦子骞又嵌进了另一块墙面。

    “早说过,我是四魔神最弱,你是阎王最弱,打下去你只能吃亏。”后卿说话间,抬起脚将落在脚边的沙发挑正,大喇喇的坐在了沙发,微低着头,看吕莹去扶秦子骞。

    “别打了。都是自己人,打什么打?”蒋雅南怒吼了一声,“不管侯青是什么魔神,但现在也是我蒋雅南的朋友,秦子骞也...”她说道这里,突然一顿,转了话头,“我到这里,是来听凶案分析的。查了几天了,你们想打,等我睡着了再打!”

    “你能分析毛线,你看了一天监控,什么结果?”秦子骞挣扎着被吕莹扶起,全身的骨架咯吱作响,都快散架了。

    后卿说的对,他远远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“凶手是保安,一个正常人绝不可能被人看不见,又不是透明,保安身一定有抗拒暗示的能力,所以你被他骗了!”蒋雅南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”秦子骞翻了她一眼,“我以前觉得人蠢是有个限度的,没想到还有蠢到二次元的。”

    “秦子骞,说人话。”蒋雅南怒道,“那你来告诉我,凶手是谁。”

    “凶手另有其人,只是他通过一个手段,让所有人看不到了而已。”秦子骞把下午给吕莹讲述的过程,又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蒋雅南边听边踱步,靠近了他的身边,这些过程得到秦子骞的推理,变得异常简单,怎么自己都没想到?

    “你都长了个什么脑子,这也想得出来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后卿交朋友,近朱者赤,你也想变僵尸吗?”秦子骞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声点,我听得见。”后卿抱着鸡桶,啃得嗞嗞有声,“这个厨子不错,这味道没吃过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...僵尸,你说他是僵尸吗?”

    “废话,眼睛能看出来的吧?”

    “可是有形鬼也是这样的吧。”蒋雅南反驳。

    “有形鬼不会说话,又怎么有思想?”

    见两人谈论,吕莹眼珠子一转,“其实跟魔神做朋友也没什么过错,这是天意所为。人鬼相恋的故事自古都有,别说只是朋友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想她死吗?”秦子骞回头。

    吕莹一笑,“我不在乎谁生死,但是我想你活着。”

    秦子骞歪了脑袋,伸手抹去嘴边的血渍,看着后卿。这绝对是个麻烦,他能确定。

    神和魔做朋友,不知道导致什么报应,但人和魔呢?早晚蒋雅南都要被它害死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打不过。

    “凶手的手段我们已经知道了。可是现在藏在哪里,还不知道。”蒋雅南又道。